《半翼少女傳說》

               番外極短篇  他與她的故事(其之一)

  那是他與她的第一次相遇。

 

  那是一場極其奢華的舞會,舞會的主角則是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同時也是他與他的師父,今後奉命保護的對象。

  「還真是隻難纏的野貓。」

  這是參加舞會的路上,黎安無意間得知的,旁人對女孩的評價。

  實際上,倒也完全符合黎安對她的第一印象。

  驕縱、蠻橫、自私。

  幾乎身為人類所能擁有的劣根性,都能在這個女孩的言行當中找到。

  也因此,黎安不得不為自己今後的生活感到擔憂。

 

  舞會結束後,黎安與師父一同步出禮堂,打算回到官方新派給兩人的家。

  想到不用飄無定所地住在野外或簡陋旅店當中,或許是這項保護任務帶給黎安的唯一慰藉。

  忽然,一個嬌稚的女聲叫住了兩人。

  「你們,為何沒有前來致上對我的祝詞。」

  女孩在四名衛士的簇擁下,甩了甩一頭金色的鬈髮,盛氣凌人地指責他們。

  面對突如其來的無理狀況,黎安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該做何反應。

  一隻寬厚的手掌輕輕搭上少年的肩頭。

  「真是萬分抱歉,潔拉西卡殿下。」

  身為塔列尼亞聯邦第一拳士,同時也是將黎安撫養成人的這名男子只是面帶淺笑,恭謹地行了個禮。

  「不過諂媚與奉承向來不是我們這種莽夫所能理解的行為,也因此請殿下務必原諒在下與徒兒的無禮行為。」

  「你──」

  「此外,在下認為殿下的身邊應該已經擁有足夠的保護人力了,所以殿下也不用擔心日後的事情,在下會透過軍務部正式拒絕這次的任務。」

 

  隨著師父離去前,女孩明顯受到傷害的驚怒表情,黎安確實也覺得自己的師父說得有些過份了。

  但是,令他更為訝異的是她泛紅的眼眶中,滿溢的淚光。

  在那淚光深處,湧現的是,那股名為孤獨的純粹情感。

  在遇見名為索拉森的這個男人之前,那是黎安唯一有的感情。

  也因此,他對這個原本令自己作嘔的女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直到那天……

**********

  那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日子。

  受邀前往參加某項典禮的潔拉西卡,百般無聊地坐在緩緩行進的馬車上。

  一路上戲弄隨從,藉以打發時間的點子用完後,她只感到一陣強烈的空虛。

  不過那是自從她知曉了自己是多麼特別的『存在』之後,就學會掩蓋的一股感覺。

  因此她只是如往常般,將那陣空虛與罪惡一同掩埋進內心的深處,甚至開始嘗試欣賞人們壓抑憤怒的表情。

 

  因為自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所以不管自己做什麼都是對的。

  但是女孩並沒有想到,如果這種天真的想法是正確的。

  那麼人們的憤怒又是從何而生?

 

  她打了個呵欠,慵懶地望著窗外。

  一開始,她以為那只是一個黑點,直到那枝長矛射穿了門扉,刺入身邊衛士的胸口之前。

  她從未感受過所謂的『惡意』。

  慘叫與憤怒的嘶吼在馬車四周爆發。

  雖然在她身邊是有著相當的保護兵力。

  但是當真正的危機爆發時,原本應該保護女孩的士兵卻紛紛丟下了手中的武器,朝著四周逃竄。

 

  「那個墮落的神之子在哪輛車上!」

  其中一個暴民抓住了來不及脫逃的倒楣士兵,一拳將他揍倒在地。

  潔拉西卡止不住全身的顫抖,只能伏臥在車廂之中。

  「別……別殺我……你們的目標……在……」

  原本應該受命保護自己的衛士伸出了顫抖的手指,指向了潔拉西卡所在的馬車。

  狂怒的民眾於是開始朝她的位置靠攏。

 

  「殺了那個惡魔!」

  「把她拖下車來!殺了她!」

  群眾狂暴的惡意令她感到劇烈的寒冷,在車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她失控地尖叫起來。

  一名衛士為了自保而打開了車門,然後揪著她燦亮的金髮,將她狠狠拽出車外。

  潔拉西卡在痛楚中,催動著自己體內的力量。

  那是自己之所以成為特別存在的力量。

  然而,風兒並沒有如同她所想那般,為她擊退眼前的狂徒。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女孩驚恐地在泥地中爬行。

  自己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為什麼非得遭受這種待遇?

  身上原本華美的禮服,沾染上無數的泥濘而顯得不堪。

  肩頭忽然襲上的劇痛使她發出一聲慘叫,橫倒在泥濘當中。

  接著,一名男子揪著她的衣領,將她提吊在半空。

 

  「不要……」

  潔拉西卡恐懼地搖著頭,劇烈的痛楚幾乎令她喪失意識。

  「不要……」

  看著四周暴民病態的獰笑,她感受到死亡的跫音。

  「不要!」

  她淒厲的嘶吼,在山谷中迴盪著……

**********

  直到那天。

  當門外響起熟悉的腳步聲,黎安一如往常地打開了房門。

  然而,原本扛在師父肩上的應該是打獵取得的野味。

  不應該是像這樣抱著一個哭腫了雙眼的泥人兒吧?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師父……

  於是黎安默默地關上了房門,將來者擋在門外。

  「喂!你這小子是打算讓師父我用腳踹開這扇門嗎?」

  「把那個不知從哪誘拐來的小鬼送回家,不就能空出手開門了嗎?」

  「你這渾小子,現在講話倒是越來越刻薄了喔。」

  「那也是師父教得好,你不是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黎安一面咕噥著,一面重新打開房門。

  重新仔細觀察了師父懷中的人兒,他才吃了一驚。

  是那個女孩。

  看著她凌亂不堪的模樣與浮腫的雙頰,黎安並不難想像女孩遭遇的事情。

  「奎拉斯特教徒?」

  他拿起木盆,裝滿了水,等師父將女孩安置在床上後,坐了下來。

  「不然還有誰能幹出這種事情?」

  黎安聳了聳肩,從師父手中接過了乾淨的布條。

  「這會有點痛,忍著點喔。」

  他柔聲朝女孩說著,然後以極為輕緩的動作擦拭女孩的臉頰。

  依舊是那樣的好強。

  儘管女孩不時的顫抖與看起來隨時都會奪眶而出的淚水,都讓黎安知道女孩正在壓抑著布條拂過傷口時的疼痛。

  但她終究只是咬著唇,倔強地忍下痛楚。

  黎安突然感到心中似乎有某種情愫正在微微地發燙,也因此更加放輕了動作。

 

  也許,就是從這時候開始。

  喜歡上她的吧?

**********

  「你在笑什麼啊?」

  潔拉西卡不解地歪著頭,看著身旁的少年。

  「不……沒有。」

  黎安連忙搖了搖頭,臉上的笑意卻顯得更深了。

  「真是怪人一個……不,你絕對有事情瞞著我,給我說出來!」

  「真的沒有啊!公主殿下。」

  「才怪!你不說我就去跟希朵姐姐還有索拉森大人告狀!說你調戲人家!」

  「喂喂!妳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嗚喔──」

  無形的鎖鏈束縛住少年的動作,將他結實地捆在車廂中。

  「你說不說?」

  「說!當然要說,妳的力量不應該是用在這種地方的吧!」

  「……希朵姐姐!索拉森大人!」

  潔拉西卡猛地拉開車窗,朝一旁的車隊大聲喊著。

  只見一名紅髮少女與聯邦的第一拳士在潔拉西卡的抱怨聲中,朝著黎安露出了無聲的苦笑。

  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啊,小子。

  黎安幾乎可以廳見那兩人在內心深處的嘲弄。

 

  沒辦法。

  誰叫自己就是喜歡上了這有點嬌蠻、卻又十分好強的任務對象呢?

  雖然只是自己單方面的情感……

 

  看著潔拉西卡的側臉,與飄蕩在夕陽餘暉之下的璀璨金髮。

  黎安輕輕地嘆了一聲。

 

  那是有些苦澀,卻又摻雜著一絲甜蜜氣息的嘆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