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其實,科技真的來自於人性!

 

  『賽亞計劃──』

  維茲特看著屏幕映現的字樣,禁不住渾身顫抖。

  『──注意,此文件內容專為類人猿所設計,正常人請勿觀賞,以免損害智商,如欲繼續瀏覽內容請輸入確認指令。』

 

  費理歐這個混帳,下次再進去非得找到它的主機位置狠狠踹上兩腳不可。

  維茲特咬牙切齒地輸入了離去前費理歐交給自己的密碼。

 

  『指令輸入錯誤,為防止機密外洩,現在開始清除資料──』

  「什麼!」

  維茲特不禁吼出聲來,這陣咆哮吸引了不少特警的目光。

  「別開玩笑了,這──」

  『──以上純屬虛構,指令其實是正確的,請螢幕前的類人猿稍安勿躁,並將指令再次顛倒輸入。」

  維茲特半張著嘴,原本準備出口的話語就這樣硬生生地卡在喉間。

  看著屏幕上不停閃動的輸入欄位,以及左下方,有著返回前頁頁面符號的『其實,我是正常人』選項,維茲特忿忿地將密碼顛倒後再次輸入。

  『指令確認,正為您解譯文件內容。附註說明如下:其實密碼無須顛倒輸入,只要按下前一畫面左下方的『其實我是正常人』即可順利瀏覽文件,不過顯然閣下並不認為自己是正常人,那麼貼心提醒,為了您的身心健康,請您有空找位醫生聊聊。』

  維茲特費了極大的勁才忍下心中那股砸毀屏幕的衝動。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並未發現文件解譯時的背景音效,其實正是人猿的吼聲……

**********

  艾妮薇妲看著眼前掩面哭泣的女孩。

  女孩穿著一襲純白的公主裝,耀眼的金髮隨著她的抽噎微微起伏。

  艾妮薇妲緩緩走到她的身旁,蹲下。

  「怎麼了呢?」

  她輕聲問著。

  女孩沒有回應,只是哽咽著放下雙手。

  淚光滿溢的湛藍雙眸,透露出泫然的無助。

  艾妮薇妲不禁跌坐在地,不敢置信地看著女孩。

  女孩在這時候抱住了她……

**********

  「早唷。」

  窗外明媚的陽光,讓倏然睜開雙眼的艾妮薇妲感到一陣目眩。

  維茲特站在她的身旁,似乎盯著自己好一陣子了。

  「正打算叫妳起床了呢,還好嗎?頭不痛了吧?」

  艾妮薇妲直到這時才想起昨天的事情。

  或許是第一次喝這麼多酒的緣故吧,她連自己是如何回到維茲特家的印象都很模糊。

  只記得那位擔任『大圖書館』的管理者,似乎問了許多關於賽亞計劃的內容。

  特別是關於『雛體』的事情……

  「如果仍然不太舒服的話,妳就先留在家裡吧。反正今天只是取份現場勘驗的相關報告。另外,總部那邊發來了消息,說是從亞斯克斯他們的航向來看,應該是打算前往艾德羅星域。」

  維茲特脫下圍裙,穿上自己僅有的一件老舊西裝。

  「如果這項情報屬實,今晚我們可能就要動身前往艾德羅星域了。所以妳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對了。冰箱裡面我做了些早餐,中午等我回來再帶妳去外面走走吧。」

  艾妮薇妲呆愣地點了點頭,思緒忽然糾結在方才的夢境。

 

  那個女孩,是誰?

  為什麼她,竟與自己如此相似?

 

  或許是她太專注在自己的疑惑當中,因此並未發現維茲特看著自己的神色,比起昨天來說,柔緩了不少。

  甚至,多了份莫可奈何的愛憐。

**********

  在維茲特出門後,艾妮薇妲跳下了床。

  屋內單調簡樸的擺設,顯示出主人低調的內心性格。

  艾妮薇妲好奇的足跡,踏過每一個房間。最終,她來到位於長廊盡頭的書房,角落一隅的櫃子上,一個古老的相框引起了她的注意。

  泛黃的相片中,有四個人。

  那是年輕時候的維茲特,穿著低階警備隊士的制服,一臉靦腆的表情。

  一個棕髮女孩,靠在維茲特的懷中,朝著相片左下方,滿臉雀斑的男孩扮鬼臉。

  而在維茲特的身旁,相片的右側,則是一名女性。

  以艾妮薇妲的認知來說,女子雖然不算漂亮,卻有一股高雅的氣質。

  她羞怯的笑容洋溢著艾妮薇妲無法言喻的感覺。

  那是名為幸福的笑容。

  艾妮薇妲出於好奇,伸手拿起了相框。

  在指尖碰觸到銀質相框的那一瞬間,她才想起自己擁有的能力。

  想抽手,卻來不及。

  強烈的情感與記憶在頃刻之間湧進了她的內心。

**********

  維茲特才剛來到警備總部前,就發現不尋常的事態。

  數十輛高級房車排列在總部大樓前方,穿著黑色西裝的壯碩男子們將鼓譟的人群擋在外側。

  從中央唯一的白色禮車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

  維茲特對他並不陌生。

  因為這次亞斯克斯就是從這名男子的豪宅中,盜走了那顆寶石。

  雖然寶石本身並沒有太高的價值,然而,身為這次事件的受害者,向來被大眾視為科技與軍武工業龍頭的米諾克斯工業,可說是丟盡了顏面。

  而這名中年男子,也就是米諾克斯工業的總裁。

  西德勒‧米諾克斯。

  維茲特看著在保鑣簇擁下,如帝王般走入總部的西德勒背影,重重地嘆了口氣。

  接著他轉頭,決定先到街角那間自己將近兩年沒去的小餐廳坐坐,就算伊蕾安會朝著自己丟盤子也無所謂。

 

  兩個小時後,當他帶著臉上熱辣的掌印,走入總隊長的辦公室時,他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怎麼了?」

  雖然臉上盡是疲憊的神情,但是總隊長仍舊住意到了維茲特臉上的掌印。

  維茲特揮了揮手,表明自己並不想多說。

  「好吧,反正現在手邊麻煩的事情也夠多了。」

  總隊長聳聳肩,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咖啡?」

  「謝了,不如給我一杯你藏在抽屜裡面的威士忌吧。」

  總隊長笑了一下,從櫃子中取出兩個杯子,分別加入幾顆冰塊後,將自己私藏的好酒注入杯中。

  維茲特取過其中一杯,仰頭就將杯中的液體吞下。

  「你這種喝法真是浪費了這瓶從拉斐洛鎮出產的好酒啊……」

  「那就再來一杯吧,這次我會慢慢品味的。」

  「品酒這種事情也不是你懂的,剛剛會笨到給你那一杯,就已經是我人生當中的汙點了。」

  「是嗎?」

  維茲特看著杯子,輕晃杯中的冰塊。

  沉默在兩人之間持續了數十秒後,維茲特抬起了頭,銳利的目光,如同發現獵物的老鷹。

  「關於那孩子,還有她身上的實驗,你是知道的吧,羅森。」

  總隊長正面迎上維茲特的目光。

  羅森知道,這位曾是自己昔日搭檔的警探,一旦認真的提出了問題,就絕不會允許別人逃避。

  於是他點了點頭,表明自己不打算隱瞞問題的態度。

  維茲特深深吸了口氣。

  「既然如此,你將她指派到我身邊,是為了什麼?」

  「這是上級的決定──」

  「鬼扯!」

  維茲特低吼了一聲,然而他的憤怒其實也早在羅森的預料之中。

  「如果上級那群敗類只是為了測試你們口中所謂的性能,大可以派她參加對抗海盜的作戰。怎麼可能只是派她來追捕一個這幾年才鋒芒漸露的小賊?畢竟她在你們眼中只是一具人偶,計劃預想之外的產物而已,不是嗎?」

  羅森沉默地看著僚友。

  「她是你向上級爭取來的,我查過相關記錄了!然後你又刻意將她指派到我身邊,到底是為了什麼?揭人瘡疤就這麼有趣嗎?羅森!」

  一瞬間,羅森剛猛的拳頭重擊在維茲特的腹部。

  這一拳的力道令維茲特不禁向後跌坐在迎賓用的沙發上。

  「這樣,你冷靜下來了嗎?」

  羅森以充滿歉意的苦笑看著維茲特。

  「我並不是那個意思,當然,我知道當你發現賽亞計劃,喔,是啊,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一定會去追查那個孩子的事情。」

  「所以,我才會協助你取得大圖書館的調閱權限。畢竟我也知道費理歐向來最愛插手這種閒事,況且他本人也向我說過,他對賽亞計劃有著相當的興趣。」

  「因此,我才會讓你們進去,讓費理歐與實驗體接觸,讓你取得相關的紀錄跟資料。」

  「是的,我了解你,老友。我知道以你的個性,你在發現那些資料之後,你會想要保護那個孩子,那個賽亞計劃預想之外的產物。」

  「所以我才會將她安排到你的身邊。」

  維茲特抹去額上的汗珠,痛苦地站了起來。

  「……如果是這樣,你大可以好好解釋……」

  羅森再次露出了苦笑。

  「不,這一拳只是想教訓你一下,畢竟你居然會認為我是那樣的人?這可真是枉費了我們這麼久以來的交情啊。你真是傷透我的心了,老友。」

  「那麼,你對賽亞計劃究竟了解多少?」

  「跟你看過的差不多,一開始,那只是為了調適人類在宇宙空間,以及在各星球環境差異下,所能發揮的體能極限。並且針對目前未知,或是未來可能面對的宇宙原生疾病進行預防的大型醫療計劃。」

  羅森啜了一口酒,讓酒的韻味在舌間繚繞之後吞下。

  「而計劃中用以實驗的雛體,是一個十歲時病發的少女。她當時的病徵,至今依然無藥可醫,只能推斷是由未知的原生菌種所引發。」

  「在治療的過程中,研究團隊也發現了將她體內的菌種與藥物結合後,會在人體細胞內產生新的反應,進而增強人類的能力。」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這是必須付出代價換來的能力……」

  維茲特凝重地看著羅森。

  「所以,在雛體十二歲那年因能力的副作用而陷入昏迷之後,研究團隊用盡方法,也只能將她的生命延續兩年。兩年之後,雛體的死亡一度讓整個計劃接近崩毀。」

  「所以,為了拯救整個計劃,伊洛維塔他們弄出了複製個體?」

  維茲特厭惡地吞下一口苦澀的唾沫。

  「嗯,前後總共失敗了十二次,直到第十三人,也就是艾妮薇妲,才擁有了真正接近於人的生命跟意識。」

  羅森沉痛地說著。

  「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見到她的。當時情況就跟你剛才說的一樣,上級是打算讓她加入軍團,做為實驗載具的測試員,一方面測試新型兵裝的威力,一方面開發她的各項能力。」

  「而且,只要有成功複製艾妮薇妲的數據存在,她就像是可以量產的玩偶……」

  「回到這裡之後,我立刻連絡了我認識的高層人士,以『實驗體性能尚不明確,測試項目與強度應循序漸進』的理由,將她借調到這裡。」

  「當時我的想法只有一個,這種令人作噁的事情必須有人想辦法終止。話雖如此,直到現在我也依然沒有完善的辦法。畢竟,我們也是體制中的一份子。」

  維茲特吐出一口悶氣。

  「抱歉,是我冤枉你了,羅森。」

  羅森笑了笑,點點頭接受他的道歉。

  「那麼,另外一個問題,西德勒那個大人物怎麼會跑來?」

  那種有錢人只要一聲命令,大可以將羅森『傳喚』到他的豪宅中私下說明案件。

  實在很難想像他會從繁忙的公務中抽身,纡尊親臨總部。

  然而,針對這個問題,羅森臉上的笑意顯得複雜許多。

  「只能說你在追緝的那個小賊,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喔?」

  「西德勒曾經有個一顆掌上明珠,是他與第一任妻子的,你知道吧?」

  維茲特點了點頭,這跟案情有什麼關係?

  「他的女兒在十四歲那年死亡,這件事情也改變了西德勒的心性,當時媒體對這位商業鉅子的轉變,也有過大篇幅報導,你應該不陌生吧?」

  維茲特蹙著雙眉,疑惑地望著羅森。

  幾個聽起來像是關鍵字的詞語,在他的腦海中模糊地盤旋著。

  「總之,亞斯克斯這次盜竊的那顆寶石,正是那名少女生前最為鍾愛的物品,也是她身後所剩不多的遺物之一。雖然寶石本身的價格不高,但對於西德勒本人來說,意義卻是十分重大。」

  原來如此。

  維茲特忽然同情起這位商業巨人。

  他並不難理解這樣的痛……

 

  「況且……」

  羅森忽然以意味深遠的凝重表情看著維茲特。

  「身為賽亞計劃背後的贊助者,他這次前來也是為了瞭解你跟艾妮薇妲目前相處的狀況。」

  羅森這段發言讓維茲特的眉頭蹙得更緊了。

  一個贊助者怎麼會對計劃關心到這種程度?

  「你沒注意到嗎?」

  羅森看著維茲特一頭霧水的模樣,將杯中剩下的酒液一飲而盡。

 

 

  「賽亞計劃的雛體,希莉薇妲‧米洛克斯,正是他的女兒。」

 -----------------待續-----------------

呼啊!

在廢話之前先來做個調查

有沒有誰等故事等到想砍我的

有的話我會很開心(欸?)

 

言歸正傳(被巴頭)

這次算是正式切入主線了

眼尖的讀者應該猜得出來接下的部分走向

因為都在這章回中或多或少的暗示出來了

 

補充一點重要說明

時間軸方面,維茲特跟艾妮薇妲的劇情

在時間上是落後亞斯克斯他們大約三天的

這點提出來特別說明是怕大家產生混淆

也就是這一章節的故事時間大約是在依娜雅破壞食物庫的那個時候吧(思)

 

另外可喜可賀的是

總隊長終於有名字啦~~~~(鞭炮)

一直叫他總隊長總隊長的

連作者都厭煩了(吐)

 

由於部分反應回憶篇不要太長

因此這次關於艾妮薇妲的記憶部分就點到為止

然後把賽亞計劃的部分大幅度向前推展

算是小小更動了一下原先預想的架構

效果應該還不錯

希望大家會喜歡

也能繼續支持下去

 

話說回來

這篇好像有悲戀的味道?(思)

可能的話,我是希望能給每個角色一個好的結局

預想中的架構也是這樣的

真誠的希望,關於這點自己能堅持到最後啊(激汗

 

最後,感謝大家的觀看(鞠躬下台轉身飄~)

 

PS:我把繼續閱讀的插入點放在那邊,絕對沒有任何特別的用意!!(逃)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4/0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