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所謂的紳士行為可不是金屋藏嬌!那叫誘拐!

  

  走出羅森的辦公室,維茲特著實費了一番功夫整理自己的心情跟思緒。

  仔細確認了自己的想法,以及接下來所該採取的行動之後,他似乎恢復了前幾日的自信與活力。

  首先,他還是得先將自己的精神專注在亞斯克斯這個傢伙身上。

  至於艾妮薇妲的事情,雖然也很令人擔心,但現階段,卻不是自己能夠有所作為的時候。

  至少,現在不行。

  所以,目前自己只能盡一切努力,好好照顧那個孩子,維茲特暗自在內心做了決定。

**********

  艾妮薇妲小心翼翼地將相框放了回去,接著用力抹去眼角的淚光。

  「沒事的。」

  她按著自己的胸口,像是正在安撫某人一般,輕聲低語。

  強烈的思念衝擊使她當時昏了過去,然而,儘管只是那一瞬間,她所看見的事情也已經夠多了。

  而那一切,同時也是一名警探,之所以會對一個年輕海盜如此執著的原因……

**********

  遠在彼端的亞斯克斯,自然不知道自己離開彌賽拉海洋都市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

  輕聲向法蕾娜道謝後,他似乎也為自己的失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法蕾娜只是接受了他的致意,並未多說什麼。

  事情發生在他們從閣樓窗戶爬進屋內時。

  法蕾娜才剛將上身擠進窗內,忽然就僵住了動作,亞斯克斯還來不及提出疑問,法蕾娜便迅速地鑽進閣樓內,在一瞬間完成了鎖上窗戶並拉下窗簾的繁瑣動作。

  亞斯克斯只能微微張著口,愣在原地。

  法蕾娜背對窗戶,以警戒的神色看著眼前一絲不掛的女孩。

  女孩似乎也受到驚嚇,只見她連忙退到陰暗的牆角。

  「妳是誰?」

  法蕾娜原本認為,對方應該是住宿在此的房客,然而,這樣的想法在瞬間就被她排除掉了。身為旅社現任的管理者,她不可能會對這個女孩毫無印像。

  此外,這間旅社五樓以上的部份,是禁止進入的私人區域,只有擁有鑰匙的法蕾娜等人能夠自由進出。

  法蕾娜仔細地打量女孩,這才發現自己至少犯了一個錯誤。

  首先,雖然眼前的女子身型相當嬌小,臉蛋也相當稚氣。

  但是從她身上散放的氣質,以及豪不慌亂的眼神來看,大致上應該接近廿歲左右。

  「說吧,妳是什麼人。」

  法蕾娜不理會窗上傳來的輕敲,將一件顯然是女子在驚嚇之餘,不小心落在地上的白色連身裙拋向女子。

  「……我是奧蘿拉,奧羅拉‧蘇菲莉亞。可以請你轉過身去嗎?」

  「都是女生,妳也不用不好──」

  法蕾娜謹慎地說著,但話沒說完,奧羅拉便打斷了她的話。

  「愛德華‧切斯特蘭。」

  法蕾娜在大吃一驚的同時,拔出了暗袋中的雷射槍。

  面對法蕾娜隱隱散放的殺意與冰冷的槍管,奧羅拉只是苦澀而虛弱地笑了一笑。

  「放下槍吧,法蕾娜,沒事的。」

  一個沙啞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老人帶著無奈的神情站在門外。

  老人身後則跟著來看熱鬧的依娜雅,以及當依娜雅發現房內有個全身近乎赤裸的女性後,被機械手臂狠狠箝制在地上的費南。

**********

  「所以說,妳是普拉克男爵的未婚妻?」

  亞斯克斯想起了早上抵達星際港時發生的事情。看樣子男爵軍隊在搜索的人就是奧蘿拉了。

  「是的。」

  奧蘿拉接過費南遞給自己的紅茶,輕聲道了聲謝。

  「我是在街上躲避盤查時遇到薩提茲老爺子的,這兩天也幸好有他的收留,不然其實我也不知道能躲在哪裡。」

  「你這老不死的!」

  奧蘿拉話才說完,一旁的薩提茲連忙閃過兩柄短刃。

  「兩天!你居然在家裡藏了個年輕女孩兩天!天殺的混蛋老鬼!你今天沒給我個交代休想進房睡覺!」

  「拜託!看到女性有難伸出援手才叫紳士啊!妳這老太婆當初不也就是看上我這一點的嗎!」

  「在那之前你給我搞清楚!你是退休的海盜混蛋,不是什麼中世紀的騎士!況且,沒錯,當初我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現在我就替天行道,也算給世人造福,你乖乖的納命來吧!」

  「哼!」

  薩提茲也不多言,在自己的老婆從隱藏的牆中取出連發式小型光束砲時,趕忙奪門而出。

  「他們……這樣不會有問題嗎?」

  奧蘿拉似乎有些擔心地問著。

  「放心吧,要抓住那對活寶,沒派足足一打的精銳部隊來,是有難度的。」

  法蕾娜嘆了口氣。

  「況且,這幾年下來也習慣了,那兩人每個月不大鬧上一兩場是不可能的。」

  「那麼。」

  亞斯克斯啜了一口紅茶,看著杯中搖晃的液體。

  「為什麼妳會想從普拉克的身邊逃開呢?」

  這個問題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奧蘿拉的身上。

  奧蘿拉笑了起來。

  「不,不是這樣的。」

  「喔?」

  奧蘿拉眼中閃現的情感引起了亞斯克斯的注意。

  「當然,他給人的感覺一向是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的模樣。但實際上,他是一個只要找到目標,就會執著前進的人。」

  「我跟他的婚姻,雖然只是出於某些因素才成立的,至少,最初論及婚嫁時,我並不了解他。」

  「但是,經過半年的相處下來,我發現我確實愛上了他。而他也一直對我很好,他真的是一個很懂得體貼的紳士。」

  奧蘿拉出乎意外的高度評價似乎打破了亞斯克斯的預想,費南可以看見他嘴角微微的抽動,顯然是在忍住笑意。

  為了壓下笑意,亞斯克斯咳了兩聲。

  「既然這樣,我就更不明白為何妳會離開他了?」

  奧蘿拉撫弄自己茶色的髮絲,沉默了幾秒。

  「我的父親是個小商人,近年來才接到負責幫普拉克男爵運送需求物資的生意。」

  「然而,半年前的一起海盜襲擊事件,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損失,雖然普拉克男爵並沒有怪罪下來,但是商行依舊在其他方面蒙受了重大的損失,為了彌平虧損,我的父親透過不少關係,才促成了這次的婚姻。」

  「一開始,我並不愛他,我怎麼能愛上一個從未謀面的男子?但是為了父親,我同意了這件事情。」

  「不過,在這半年裡,我看見了屬於他的優點,我也確實喜歡上他。因此,我才決定離開。」

  奧蘿拉放下茶杯。

  「我的生命,其實只剩下一年,而這還是最樂觀的估計。」

  「我無法在普拉克不知情的狀況下接受他對我的感情,但是,我也沒有勇氣告訴他真相,因為我無法想像當他嫌惡自己的時候,我能依靠什麼走完剩下的人生……」

  說完,她哀傷地看著亞斯克斯。

  這出人意料之外的答案,使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由法蕾娜打破沉默。

  「……妳的病症是?」

  法蕾娜小心翼翼地問著,奧蘿拉只是搖了搖頭。

  「不知道。」

  她沉重地嘆了口氣。

  「或者更正確的說,只能確定是由一種現在仍無法確定、存在於宇宙空間的原生病毒引發的疾病,醫療方式跟治療用的藥物現今全都無解。唯一能肯定的事情是,最快三個月內,我會在器官退化的情況下,慢慢喪失行動的能力,接下來的日子,只能在病床上等著死神或是天使在某一天前來迎接我,如果這些神靈真的存在的話……」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法蕾娜顯得相擋撫然。

  『不好意思,請問確定是宇宙原生病毒引起的嗎?』

  從依娜雅胸口傳出的聲音使奧蘿拉嚇了一跳。

  「安妮」顯然透過行動通訊器得知了所有狀況,她提問時的語氣也同樣引起了亞斯克斯的注意。

  「安妮」是相當卓越的人工智能,她卓越的性能使她早已不只是模仿人類的情感。

 

  而是「擁有」人類的情感。

 

  因此,亞斯克斯與依娜雅、費南等人都明顯聽出了「安妮」似乎掌握著什麼情報,

  在奧蘿拉肯定的答覆後,「安妮」轉向依娜雅提出了疑問。

  『您還記得費里歐教授在很久以前有參與過一項計劃嗎?雖然參與者應該會被要求必須絕對保密,不過他有向您提起過,對吧?』

  「妳是說……賽亞計劃?」

  依娜雅皺起了眉頭。

  「可是當時爺爺會跟人家提起,也是因為計劃嚴重受挫,導致近乎崩潰的狀況呀,那樣來看的話,如今應該早就終止了吧?」

  『不,似乎延續下來了喔。』

  「安妮」與依娜雅之間的對話讓亞斯克斯等人面面相覷。

  「等等,妳們說的這個計劃,與奧蘿拉的事情有什麼關聯?」

  『有的。』

  「安妮」以輕快的語氣說著。

  『賽亞計劃中,由費理歐教授所主導的研究項目就是針對原生菌種,進行醫療方面的各種研究。』

  「安妮」停頓了一下。

  『而我,原先就是為了解析賽亞計劃中的各項數據,並且進行高端模測實驗所開發的智能雛形。隨著實驗的可能終止,教授才將當時仍是雛型的我送給小姐。』

  「妳可別告訴我妳有實驗早期的數據?」

  費南不敢置信的失聲喊著。

  『是的,而在這些數據當中,確實有些藥物是可以抑制當時雛體體內,由原生病毒引起的病症。如果實驗並未終止的話,相信現在應該是有能夠完全治癒的藥劑才對。』

  「這樣說來,奧蘿拉的病或許有辦法治療?」

  法蕾娜連忙追問。

  『是的,或許會有辦法。』

  「太好了!奧蘿拉。」

  依娜雅興奮地說著,而奧蘿拉只是一臉茫然地看著眾人。

  很早之前就已經放棄了希望的她,在這個時刻竟然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來回應。

  法蕾娜輕輕抹去從奧蘿拉臉上悄然滑下的淚水。

  「謝謝妳……愛德華……謝謝你們大家……」

  法蕾娜苦澀地笑了一下。

  「妳是怎麼發現的?」

  奧蘿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

  「某次你換衣服時,不小心瞥見的。」

  「原來如此。」

  「剩下的事情都是薩提茲老爺子告訴我的,包含你跟你所喜歡的『那個人』的一切。」

  「是嗎?」

  法蕾娜暗自在心中咒罵著薩提茲。

  「總之。」

  亞斯克斯站了起來,露出了笑容。

  看在夥伴的眼裡,他們知道他已經做出了決定。

  費南搖著頭嘆息起來,然後被法蕾娜從後腦狠狠打了下去。依娜雅則是一副興奮難耐的模樣。

 

  「告訴我們要去哪裡弄到這些藥吧,安妮。」

  亞斯克斯輕聲笑著、孩子般的笑著。

-----------------待續-----------------

大家晚安,我是依然健在(?)的作者小光風

話說這樣的自稱好像有點可愛過頭(?)

不過反正都已經決定剩下的人生要瘋瘋癲癲的走完了

就請大家見諒了(被揍)

 

這幾章回寫下來其實都在算數學

畢竟到現在為止的人物關係一旦連結起來

計算事件發生的時間對應每個人物的年紀

來考量合理性算是必要的功課項目啊(抱頭)

 

寫文還真是甜蜜的負荷啊......(遠目笑)

總之

這次總算將先前分散開的劇情做了一個總連結

也開始為剩下的劇情作鋪路的準備了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次的章回

也希望大家能陪著我跟每個角色

繼續走下去

 

感謝大家~(抱著依娜雅華麗地轉圈圈)

 

PS.法蕾娜的部分原本想多點說明的,不過考量到劇情完整,還是先點出來而已。

關於法蕾娜(愛德華?)之所以性轉的故事,之後有機會再詳述了

總之,她(他)跟費南,會遇上亞斯克斯、薩提茲等人

是有一段故事的吶。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4/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