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宴會開始前,可別忘了寄出邀請函啊!

 

  薩米德斯是位於聯邦開拓邊境的偏遠星區,然而,這並不表示此處的生活與科技水平落後於其他星區。

  相反的,打從一開始聯邦就將此處設立為次世代拓墾計劃的中繼點,因此薩米德斯完全有著媲美首都都市的機能。

  這個星區的環境相當穩定,在主星的周邊,環繞著六顆資源充沛的小行星。

  其中一顆命名為迪蘭諾塔的綠色行星,則在數十年前藉由環境及大氣改造的工程,將迪蘭諾塔全域改造為適合次世代拓墾計劃中,進行各項實驗所需的環境。

  在那些繁複的實驗項目中,規模最大的便是『賽亞計劃』。

**********

  「這次的目標可不容易侵入啊……」

  費南一面在屏幕上翻著建築設施的藍圖,一面發著牢騷。

  「別的不說,光是迪蘭諾塔空域內巡防的無人戰偵機就多達三萬四千架。就算能夠成功躲過這些有著神之眼稱號的戰鬥偵查機,落地後,設施周邊的防禦裝置也可以說是應有盡有,這種警備等級簡直讓小規模的軍事要塞相形見拙。」

  「這就更加證明設施內進行的實驗項目有多麼重要,或是見不得光了。」

  亞斯克斯敲打著屏幕,將航行路線輸入終端介面,讓『安妮』進行航路的模擬推算。

  忽然,艙門刷地一聲滑開。

  跟在依娜雅身後走入的是一身少年裝扮的奧蘿拉,以及穿著一身特殊軍裝的法蕾娜。

  亞斯克斯與費南不禁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畢竟,自從上次法蕾娜脫下這身裝扮,捨棄男性的身份,至今也已經過了十年。這十年來,她絕口不提以前的往事,只是盡份地扮演自己的角色,不論是身為海盜的一員,或是旅館的當家。

  法蕾娜自然也發現兩人詫異的神色,她苦笑著搖了搖頭,坐進這幾年來一直空蕩的席位。

  『歡迎歸來,法蕾娜。』

  「謝謝妳,安妮。不過只有這次喔,畢竟這一次,你們會需要幫忙的。」

  「……需要跟妳介紹一下這幾年來,我身後那小妮子改裝的設備嗎?」

  亞斯克斯敲入最後一項指令後,滿意地看著『安妮』推算出來的報告,同時朝前方的背影問道。

  法蕾娜回頭笑了一笑,隨著她靈巧的手指,如同彈著鋼琴鍵似地滑開,中央屏幕上一一展現出艦艇的兵裝資料。

  「好吧,至少我明白了這麼多年來,妳那愛現的性格依舊沒變,這倒是真的讓我感到十分寬慰。」

  「別這麼誇讚我,在愛現這方面,我可還不及閣下的萬分之一呢。」

  法蕾娜嫣然笑著,並在她回嘴的同時完成了航行前的所有確認。

  亞斯克斯搖了搖頭,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將目光轉向身後的奧蘿拉與依娜雅。

  「所以,妳真的想跟來?」

  奧蘿拉點了點頭。

  「這是愛……法蕾娜的建議。」

  「帶著她會比較保險一些。因為她對藥物的適應性方面究竟如何,我們並不清楚,或許會有需要在當下進行必要檢測的狀況發生也說不定。」

  「唔,這倒也是,不過艦上可沒有多餘的客艙啊。」

  「這方面我都已經考慮好了,不用你來操心。依娜雅,麻煩妳先帶她把行李放好,要注意確保旅客的舒適喔。」

  依娜雅裝模作樣地朝法蕾娜敬禮,然後牽起奧蘿拉的手走出駕駛艙間。

  「看樣子,這三年來,那孩子確實開朗了不少啊。」

  「……她原本就是個堅強的孩子,所以才能活下來。」

  亞斯克斯淡淡地說著,似乎有意迴避什麼。這時,費南敲著屏幕指令的動作卻顯得有些粗暴。

 

  原來如此啊……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法蕾娜只是在心中嘆了口氣,將自己得到的結論收進心底深處。

**********

  「你說什麼?」

  警備艦上,維茲特看著顯像在艦橋中央屏幕上的少年身影。

  費里歐並未理會他的提問,將目光轉向艾妮薇妲。

  『迪蘭諾塔應該可以說是妳的『故鄉』吧?』

  艾妮薇妲點點頭,卻帶著一臉疑惑的神情。

  『接下來,你們所追捕的那群人,將會為了『某個目的』而前往薩米德斯星區,以你們目前所在位置推算,是可以比他們早兩天抵達的。』

  「某個目的?」

  『真是的,在下可是在跟艾妮薇妲小姐說話呢!隨意打斷他人的交談可不是紳士該有的禮儀啊。連這簡單常識都不懂的話,閣下這大半輩子可以說是白活了喔。猥瑣大叔。』

  費里歐毒辣的言語引起艦橋內一陣低聲竊笑,然而在維茲特怒目的巡視下,這小小的騷動很快就平息了下來。

  「那個,可以的話……」

  艾妮薇妲在騷動平息後,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嚴肅地看著費里歐。

  「可以的話……請您總是別對維茲特先生這麼壞心好嗎?拜託您了。」

  說完,她朝螢幕上的少年微微鞠躬。

  不只是費里歐瞬間沉默下來,就連維茲特本人都十分驚訝地看著艾妮薇妲。

  然而,女孩的態度顯然是十分認真的。

  在這一小段的沉默當中,費里歐也難得露出了凝重的神情看著艾妮薇妲。接著,他嘆了口氣,苦笑了一下。

  『……既然這是淑女的要求,好吧。』

  雖然是這樣應允了,但他卻是帶著十足虛偽的笑容轉向維茲特。

  『那麼,我就姑且聽聽你的問題吧,人類。』

  維茲特深深吸了口氣,要求自己不去注意少年聲調當中的譏嘲。

  「你是怎麼得知他們的位置?」

  『閣下忘了嗎?我可是聯邦所屬星區內,所有資料記錄的總管理者喔。查閱港口的停泊記錄跟影像可難不倒我。』

  隨著費里歐揮了揮手,一個影像檔案以分割視窗展現在屏幕上。

  影像記錄的是一艘瑟璐級戰艇在定位光束的導引下進入宇宙空港,畫面的左下,則標註著影像的來源地。

  海德利瓦。

  看到海德利瓦的標註,維茲特不禁皺起眉頭。

  他是從亞斯克斯成為宇宙海盜的那一天起,就追著亞斯克斯直至今日的人。

  因此,他當然知道海德利瓦上,有著十分難纏的人物以及規矩。

  『從你的表情來看,你也知道在海德利瓦是抓不了他的。』

  「哼。」

  維茲特冷哼一聲。

  「那你又是根據什麼情報得知他們即將前往迪蘭諾?」

  『這個嘛,暫且你就當作我有一個祕密的情報來源吧。反正,是否要相信這個情報資訊,得靠你自己的判斷。』

  「難道不能在港口設下埋伏嗎?」

  這時,一名警官上前一步問道。

  「我們在彌賽拉出的糗還不夠難堪?在我們研發出足以屏蔽那詭異電波的防禦裝置之前,只能趁他們離開艦艇時下手。但是,如果說只有亞斯克斯跟費南那兩個小伙子也就算了,但是偏偏那該死的海盜行星上就是有兩個活生生的傳說之男!」

 

  或者,其中一個現在應該把他當成女性來看待?

  維茲特在怒罵下屬的同時,內心也不禁冒出這麼一個問題。

  身為亞斯克斯師傅的那個老人姑且不論。

  但是繼承了切斯特蘭家族之名的那個傢伙,當年可是警備總部內,特殊機動隊部大力栽培的超精英份子啊!

  只怕在踏入陷阱之前,他就會查覺四周的異象並且逃跑了吧。

  幸運的是,因為某個緣故,他退出了亞斯克斯的團隊,並且再也無法離開那間旅館。

  因此,恐怕就如費里歐所說的,最好的圍捕時機是在他們抵達目的地之後。

  「通令全艦隊,航路變更,轉往薩米德斯星區。同時,將訊息發布給薩米德斯的駐守警備隊。」

  在維茲特的號令下,領航員與通訊官紛紛忙碌起來。

  雖然不知道亞斯克斯他們的目的為何,不過這次,他一定會親手抓住那個小賊。

 

  艾妮薇妲好奇地看著情緒莫名高漲的維茲特,輕輕按住自己的胸口。

  她沒有告訴他,不過在離開彌賽拉之前,她確實偷偷地將那張相片帶了出來。

  由於先前已經感知過一次,因此現在對於那些流進腦海中的景像,她已經能夠運用自己的知識,加以理解分析。

 

  她緊緊按著藏在上衣內側的相片。

  就算是為了維茲特,她必須抓到亞斯克斯。

  不然,誰都不會擁有幸福的未來……

**********

  『這樣就行了吧?』

  費里歐倒臥在沙發上,四周依舊是如同雲霓一般,不停變換景像的空間。

  『是的,我想,這樣就可以了。』

  遼闊的空間中,一名女性溫婉的嗓音輕靈地迴盪著。

  『克拉米教授期望的幸福,在當年遭受意外的阻礙,讓計劃變成了一場災難。』

  費里歐啜了一口紅茶,喃喃自語著。

  『修正這些錯誤,也就成了我們這些孩子的責任。妳是這樣說的,對吧。』

  『畢竟,在你聯絡到我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些事情。但如今既然知道了這個計劃仍在扭曲的延續進行,那麼當年身為計劃主體的一份子,我沒辦法視而不見。』

  一名女子不知何時開始,坐在費里歐的對面。

  碧綠的眼瞳散發知性的光采與成熟的魅力,燦金色的長髮恰恰遮蔽了她窈窕玲瓏的曲線。

  『……我還真不知道我的原型竟然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啊。』

  『彼此彼此,我也沒想到我的後繼原來是個個性彆扭的孩子呢。』

  面對費里歐的譏諷言語,女子雖然臉上帶著淺笑,卻十分刻薄地回擊。

  費里歐做出投降的手勢。

  『總之,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剩下的,只能看他們怎麼作出選擇了。』

  『放心吧。』

  女子優雅地放下茶杯。

  『沒問題的。』

 

  是的,就像七年前,自己與主人遇見他們的那一天。

  『安妮』如此想著。

 

  是的,『安妮』深信著

  如果是他們。

 

  一定能給大家帶來幸福的結局。

-----------------待續-----------------

大......大家好......

我是趴在地上學毛毛蟲蠕動的作者小光風~

為什麼要學毛毛蟲在地上蠕動呢?

 

嗯......雖然這是個好問題

不過目前理由連正在緩緩蠕動的我也不知道

所以就先擱置吧(擺邊邊)

 

第七章主要是將所有關鍵人物集合到某個地方的前置步驟

同時有人說想看看安妮的形象,趁勢就描寫了一下

不過顯然跟極短篇中的描述預定不同(笑)

 

原因其實是,極短篇中的克拉米等人是有意將安妮型塑成類似費里歐那樣的存在

費里歐為男性,安妮則為女性

一個管理大圖書館,掌控星聯領地內的所有知識文庫

一個負責隱密實驗項目,並對實驗項目進行更為高端的模擬測試

然後,就像正文提及的那樣。

實驗在受挫失敗後,安妮在仍是雛型的狀態下遭到封存

接著,克拉米教授因為發現孫女的境遇(被排擠)

因此將封存後,微型化的安妮交給了依娜雅

 

在宇宙船攻擊事件後

依娜雅則因為父母雙亡的緣故

因此之後進一步開發安妮的性能時

變更了形象參數

 

也因此安妮對依娜雅來說,比起朋友更像是母親一般的存在

以上是安妮的介紹部份。

(蠕動蠕動~~)

 

接下來得好好想想各人物之間的關係了

(蠕動蠕動~~)

 

我們下回再見~~(蠕動蠕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