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開舞的儀態 是很重要的事情唷

 

  「確認!敵方艦艇種類辨識皆為強襲或多功能登陸艇,總數達六千八百艘!神之眼防禦系統已經進入迎擊態勢!」

  維茲特握緊了拳頭,對方既然採取集中突入的陣式衝來,就是想以區域內的數量多寡取勝吧?雖然配置在迪蘭諾塔空域內的神之眼總數達三萬四千餘架,但是迪蘭諾塔可不是一顆「小」行星啊。

  以對方衝入的區域來說,可立即迎擊的戰偵機數目約六百架,卅秒內可趕到支援的大約為一千八百架。在這樣的狀況下,能否趕在對方落地前盡數擊毀,確實是個相當大的疑問。

  原本自己是想活捉亞斯克斯的,但以現況來說,就連想要辨識出亞斯克斯搭乘的登陸艇也有相當難度……

  焦慮的維茲特咬著牙,專注地看著屏幕上逐漸交錯的紅黃光點。

  忽然,在他身旁的監測員失聲叫了起來。

  「無……無法鎖定!神之眼無法鎖定敵方目標!」

  「什麼!」

  維茲特連忙望向監測員面前的屏幕,只見一道道錯誤訊息接連發送進來。

  「目標狀態異常,系統無法鎖定……?」

  艾妮薇妲喃喃念著屏幕顯示的錯誤訊息,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輕巧地在控制介面上敲入指令。

  中央屏幕的畫面一閃,顯現出神之眼傳回的即時觀測影像。

 

  強烈的戰慄感再次襲上維茲特的心頭。

 

  原本應該佈滿畫面的登陸艇,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維茲特接連切換了數十個監測畫面,都不見任何一艘小艇的蹤跡。

  正在納悶的時候,監測員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則帶著疑惑的語氣。

  「消失了……所有的目標都在同一時間消失了……」

  維茲特難以置信地將切回戰術偵蒐畫面,只見屏幕上僅僅剩下逐漸靠攏、代表著神之眼戰偵機的黃色光點。

  整片空域,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侵入的目標。

**********

  「還真是千鈞一髮啊……」

  「你不是說這什麼鬼布萊梅的裝置沒問題嗎?」

  法蕾娜沒好氣地看著亞斯克斯。

  「三十秒內沒問題啊,我又沒說錯,所以我們不是平安潛入了嗎?」

  「原來你的安全保證就只有三十秒啊!蛤?你知道剛剛就差那一瞬間,我們可能會在空中化成火球嗎?三十秒先生!」

  「反正結局沒問題就一切沒問題啦。」

  亞斯克斯刻意輕描淡寫地帶過,同時將手中發燙的布團交給依娜雅伸向自己的機械手臂。

  想起方才的狀況,確實是相當危險。在系統顯示擾亂作用即將消失的時候,黑色方塊忽然冒出一縷白煙,或許是因為一直有在注意方塊的緣故,當時反應最快的是法蕾娜。

  但是在情急下想直接拔起方塊的法蕾娜,遭受了亞斯克斯與依娜雅的阻攔。也幸虧如此她才沒有燙傷。

  在擾敵作用確認消失的前一秒,他們才恰好進入安全空域,此時亞斯克斯將自己脫下的斗篷蓋上方塊,用力拔起。

  然而就算隔著厚重的斗篷,那滾燙的熱度還是令他差點忍不住縮手。

 

  「算了,懶得理你。各自分離後記得繼續保持低飛,高度超過三百呎就有可能會被神之眼捕捉到。依娜雅,妳那裡的控制權就交給『安妮』吧。」

  依娜雅略微不滿地點了點頭,拿出與『安妮』聯絡用的行動通訊器,嵌入控制面板底端的連結器。

 

  ──前幾天她為了這次作戰,還特別設計了兩款飛行軟體練習呢,但是飛行測試的結果卻正如亞斯克斯所預先嘲弄的那樣悲慘不堪……

 

  「祝你們好運了。」

  亞斯克斯一面朝同伴輕聲笑著,一面壓下眼前的銀色按鈕。

  小型的登陸艙迅速分離成三架單人座的機體,朝著各自預定的目標疾速飛去。

**********

  選定了密林中的一處空地,亞斯克斯熟練地駕著小艇降落。

  由於太過靠近目標區域的話,有可能會引發警報,因此他必須徒步行走一段距離。

  仔細確認了登陸艇的光學屏障運作無虞後,他在小艇周遭的樹洞、石塊上留下了螢光記號,以便確認小艇藏匿的地點。

  接著他揹起事先準備好的工具,沉重的行囊並不影響他輕悅的步伐,只見他一面哼著小調,一面邁著大步,悠閒地走在林間。

  大約步行了十五分鐘後,他終於看見了自己的目標。

  那是一棟灰白色的四方建築,約有兩層樓高。而在建築物的周圍,雖然已經巧妙的掩飾起來,不過仔細看的話,還是可以發現鋪設地雷的痕跡。

  他停下腳步,鞋尖停在距離地面一道淺痕僅有兩公分左右的位置。在那道淺痕路徑上生長的花草,也都有著灼燒的痕跡。

  那正是電磁屏障存在於此的證明。

  亞斯克斯沿著地面的淺痕繞著,最後在建物的東南角,發現了一塊巨石。

  他輕輕吹了聲口哨,將行囊放下。

  「妳那裡準備好了嗎?法蕾娜。」

  取出一柄十字鎬,他開始動手挖掘巨石周圍的土壤。

  『當然,不過你們最好還是祈禱一下,希望我這幾年下來,身手別退步太多才好。』

  「放心吧,萬一妳的行動曝光,我們絕對會立刻拋下妳而逃的。」

  『是嗎?』

  通訊器中傳出法蕾娜漫不經心地回應,亞斯克斯搖了搖頭,笑了一下。

  短暫的沉默過後,法蕾那的聲音再次響起時,多了些緊張感。

  『……你們當初說……這通訊線路是絕對隱密的吧?』

  「當然,這可是費南嘔心瀝血才開發出來的絕密通訊網絡耶,身為唯一的親人,妳也該多信任他一點吧。」

  『……那好,就麻煩你幫我轉告他一件事情了,亞斯克斯。』

 

  『──等我回去,他就死定了。』

**********

  同一時間,依娜雅也飛抵了自己的目標區域。

  在『安妮』精確的導引下,她無聊地享受著短暫的平穩飛行。

  在這短暫的期間,她不停試著要『安妮』將飛行控制權轉讓給自己,可惜都被委婉地拒絕了。

  這讓向來任性的她不禁感到有些生氣。

  也因此在降落之後,她故意不理會『安妮』的提醒,連預先準備好的工具都丟棄在座位上,逕自朝著目標走去。

 

  她沒有亞斯克斯那樣的細心,也不像法蕾娜那樣的謹慎。

  但是,她擁有專屬於她的裝置。而且,她正處於易怒且失控的青春期間。

 

  感應到電磁屏障界域的瞬間,四隻機械手臂啟動了自動防衛的能力,從她背後疾速伸出。

  在一陣短暫的能量脈衝作用下,電磁屏障被中和、撕裂,依娜雅就這樣踏著充滿怒氣的步伐,穿越了屏障區域。

  這種強行突破的手段,理所當然的引發了警報。然而,就在七顆球型哨衛從四周竄出的瞬間,伸展到極限的機械臂卻早先一步,以精準的刺擊貫穿了其中的四顆球體。

  「哼。」

  依娜雅鼓著雙頰,朝殘存的三顆哨衛看了一眼。從雷射機槍激射而出的致命光束,也在這時逼近了她。

  機械臂猛然甩出四顆失去作用的衛哨,同時朝著地面戳刺,將依娜雅小小的身體拋上半空。

  其中一顆球型衛哨因閃避不及,在撞擊下墜毀。另外兩顆則是驚險地閃過拋擊,重新捕捉目標的身影,並再次開火。

  狂亂的致命光束打在包覆著依娜雅嬌小身軀的合金機械臂上,朝四周濺撒出雨滴般的炫爛光瀑。

  「嘿咻!」

  在機械臂的保護下,依娜雅拉開了腰包的拉鏈,用鉗子尖端劃過布萊梅裝置上閃著淺藍光流的槽線。

  光流忽然閃爍起來,確認了方塊狀態的依娜雅連忙將方塊夾出,拋向緊追在自己身後的機械衛哨。

  同時,從她背後伸出的機械手臂,也猛力刺入土壤中,以依娜雅為中心,張開了一圈屏障。

  「三、二、一……零!」

  隨著依娜雅的倒數,早已負載了過多能量的布萊梅裝置突然迅速膨脹起來,爆出劇烈的白光。

  爆炸的能量衝擊著保護她的屏障,泛起一片炫藍的光膜,在如同水瀑般的的能量洪流下,就連特殊合金製成的機械臂也不禁產生了數道龜裂。

  聽著那細微卻令人驚心的金屬扭曲聲響,依娜雅也不禁擔心起來。幸運的是,這場激烈的風暴,在最壞的情況發生前停止了。

  強作鎮定的她勉強地站了起來,看著四周散落的衛哨與地雷碎片,才終於鬆了口氣。

  或許是在盡情的破壞發洩之後,她的心情好轉了些吧。

  只見依娜雅撫摸著機械臂上滿佈的傷痕,輕緩的動作中充滿了憐愛的情愫。

**********

  鑽過巨石下的通道,亞斯克斯拍去身上的塵土。

  雖然這方式是笨拙了點,不過原本他也就是打算這麼做的,畢竟任何干擾都會觸發電磁屏障的警報。

  況且……

  一陣悶沉的爆炸從密林的另一端傳來。在地面的搖晃中好不容易才保持平衡的他,不禁帶著苦笑咒喃喃唸著。

  「那個暴走少女果然沒辦法安靜地執行作戰……」

  雖然早知如此,但原本這次的作戰中就是優先考量了依娜雅的戰鬥能力,才會將她安排為突入作戰的一份子。

  也是因為這狀況早在他的預料當中,因此趁著依娜雅吸引警備注意的時候,他若能保持低調行事,就不會碰上麻煩。

  儘管如此,亞斯克斯還是有些不安。

  還是早點結束,然後趕過去看看好了。

  下了決心之後,他歛起那份悠閒的從容,仔細地觀察四周。

  不論是怎樣的地雷區,這邊總得有人來定期維護,因此勢必有個淨空的區塊,供人安全通行。

  亞斯克斯一面迅速做出判斷,一面如同獵豹一般,銳利地搜索著維修人員通行的隱匿小路。

**********

  「混帳費南,果然不該相信他們製造的任何裝置。」

  法蕾娜吐出一句咒罵,同時有些擔憂的看著顯示在腕部控制器上的能量數據。

 

  看來在自己脫離的這幾年中,這幫傢伙根本沒有任何成長嘛!

 

  她將狙擊步槍架在石塊上,在幾乎沒有瞄準的狀況下迅速射擊,接著立刻縮回石塊後方。

  尖銳的金屬碰撞聲後,是一聲沉悶的重物落地聲響以及無數的磁浮音律。

  「該死。」

  不知為何,這些衛哨似乎有相當的感應能力,雖然無法精確的捕捉到自己的位置,卻總是賴在自己周圍組成封鎖陣勢。

  不開槍射擊便無法突破陣型,但是只要開槍攻擊,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並引來更多衛哨。

  在這種惡性的循環狀況下,她只能再次打開隱匿裝置,趕在其他警哨捕捉到他的位置之前,竄入了草叢當中。

  總之,她必須在剩下的百分之廿能量用罄之前,想出方法突破對方防線。

**********

  實驗中心的控制室內,維茲特正觀看著球型衛哨傳回的畫面。

  亞斯克斯採用的方式固然令他激賞,雖然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詭異的裝置,居然能夠複製出大量的假訊號來干擾神之眼的空防。然而,他們的目標終究是這裡。因此只要守住這邊,基本上就萬無一失。

  也因為考量到這點,早在兩天前他就下令變更此處的警哨配置,將球型警哨的主要配置全都部屬在薩諾克斯實驗中心的周邊。

  到目前為止的事態發展都還在他的掌控中。雖然編號一五四的控制塔區域確定已經遭受入侵並失去作用,而藉由球型警哨機傳回的戰鬥畫面來看,可以確定侵入者正是多年前被官方認定在喪生的依娜雅‧費里歐。

  此外,透過截收到的通訊信號,雖然無法鎖定通話雙方的精準位置,也無法破譯,但終究還是藉由推算鎖定了大致的範圍。

  當確信其中一人的身分及大致位置後,維茲特立刻做出了決斷。

  他命令將大多數的球型警哨調往一五四控制塔的所在區域,以非致命的手段捕捉依娜雅,同時派出麾下的所有警備隊員前往捕捉法蕾娜。

  然而,由於他也知道法蕾娜當年一併帶走的裝備有著絕佳的性能。因此,儘管本身極不情願,最終還是只能同意艾妮薇妲的作戰請求。

 

  「報告,目標再次消失!」

  聽著監控員的報告,維茲特擔憂地看著一旁蹲在地上的艾妮薇妲。

  銀亮的微光從她髮上散出淡柔的光暈,她閉著眼,右手五指指尖輕輕撐著地面。

  或許是因為將能力做了最大應用,她的額角微微沁出了汗珠。

  「……三十三號衛哨東側一百公尺……六十七號衛哨……南側五十公尺……持續移動中……」

  聽著艾妮薇妲顫抖的嗓音,監控員連忙將目標的大略位置傳送給球型衛哨。

  維茲特拿起紙巾,輕緩地擦去女孩臉上的汗水。

  艾妮薇妲睜開眼睛,帶著虛弱的笑容回望他。

  「我沒事的……只是很久……沒有這樣使用能力……」

  聽著她逞強的話語,維茲特忿忿地咬了咬牙,按下通訊的開關。

  「卡拉!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到現在還沒設置完成嗎!」

  透過通訊器,他朝中心外的副官低聲吼著。

  『別這麼猴急嘛,隊長。』

  一陣挑媚的女性聲音從擴音器中傳出。

  『想要抓到那個絕情的變態爛人,凡事都得像新婚之夜的洞房動作││慢‧慢‧來‧唷。太急躁可是會嚇跑人家的。』

  「妳那是什麼爛比喻啊!況且也太久了吧!是不是要我出去好好踹你們幾腳才行?」

  『嗯哼?如果您忍心丟下那個小姑娘的話?我們這邊確實是還缺一個幫忙接遞板手的人喔。』

  「該死的!總之給我加快你們的動作!」

  『這是當然的,放心啦。』

  卡拉的聲音頓了一頓,接著聲韻一轉,從擴音器中傳出的冷酷音調,就連維茲特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畢竟……當初的那筆債,可得跟他連本帶利的討回來才行呢。呵呵呵呵……』

 

 -----------------待續-----------------

呼啊!大家好!

我是依然健在(?)的體弱作者小光風~

在牙齦發炎疼痛的困擾情緒下總算完成了第九章

 

話說這次的章節中多了個新的角色呢~

雖然本來沒打算讓她在第一部登場的啦

不過想想,或許提早登場能在接下來的章節中增加一些趣味性(?)

加上她本人(?)也難耐登場的期待心情

所以就把心一橫~冒險讓她出場了

 

期待接下來的章節能看到卡拉的小活躍~

(別給我搶了艾妮的戲就是了!!我擔心的是這點啊!!)

 

不論如何,這次的內容是做為接續前後用的過渡章節

因此趣味度方面似乎下降不少(主要也是這章的對話量沒想像中多)

可能也跟費南沒登場有關吧(思)

有費南在是會多點趣味(畢竟作者都會特意"關照"他)

 

總之,下一章會把戰鬥的部份作個收尾了(大概?)

總覺得拖得有點長了(倒地)

 

<謎之音:這次的後記好像很多肢體動作?>

<小光風:不可以嗎?(裝傻臉)>

 

對了,利息真的是很恐怖的東西

至於XX,請自行代入名稱~(嚴禁18禁物體喔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