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節四 傳說的序曲(前篇) 王城突圍戰

 

 

  經過了數個小時的血戰,堤諾等人終於成功地將侵入城堡內的黑騎士與叛軍驅離。

  在與各據點的守備軍團取得連繫後,才知道幾乎各軍團內都有叛軍的滲透,不少優秀的指揮官也因而在動亂的初期就遭到狙殺身亡。

  但是,在為失去眾多將帥而感到扼腕的同時,敵軍所展現出來的瘋狂戰意,以及超乎異常的戰鬥力量,更令眾人感到棘手。

  這確實是一場以血換血的慘烈戰鬥。

 

  僅管如此,真正令提諾等人感到恐懼的真相,是在重整戰力時發現的。

  「我們到底是在和什麼樣的敵人戰鬥啊!」

  堤諾的副官│費理歐‧凱蘭所提出的疑問似乎無人可以回答。

  亞爾面色凝重地看著眼前長著獠牙、眼睛爆凸、穿著一身黑鎧的怪物屍身,心中湧現強烈的不安。

  他苦澀地吞下一口唾沫,轉身望著陷入昏睡的希米莉亞。

  「您以往曾見過她那個樣子,是嗎?早奈川殿下。」

  早奈川能在第一時間發覺希米莉亞的異狀,並且拉著亞爾退開,絕對不是出於偶然。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早奈川輕輕撫弄著希米莉亞前額的瀏海,沉默了許久,才緩緩地抬起頭。

  「老實說,那次的狀況只能說是類似,對她所擁有的這些力量,我其實也一無所知。」

  她緩慢而謹慎地說著。

  「不過,那柄劍的來歷我確實是知道。」

  她指著桌上那柄憑空出現在希米莉亞手中,樣式古老而典雅的長劍。

  「那是風之聖劍,薩斯卡莉亞。小時候我曾在龍舞戰爭的相關文獻中見過它的圖像與描述。而當時持有這柄聖劍的人物是誰,你可以猜猜看。」

  亞爾聳了聳肩,水之王國是在龍舞戰爭結束後數百年才建立起來的小國,因此對於傳說中的戰役記錄並不完整。

  「夏拉。」

  早奈川看著亞爾臉上展露出來的驚訝,苦笑了一下。

  「擁有『天赦銀騎』之名的英雄,夏拉‧莉安卡。」

**********

  經過一番清查整頓之後,位於城區各處的殘存兵力好不容易才集結在城堡的周遭。

  「五萬的駐防兵力只剩一萬五嗎……」

  堤諾的嘆息聲調似乎有著一絲無力。雖然若是將民防兵力也納入統籌,初步估計總兵力可達兩萬四千餘人,但是沒受過精實訓練的民兵在戰鬥中能發揮多大的用處,他可不敢多抱希望。

  另一方面,根據偵查隊的報告指出,敵方侵入外城城區,以及部屬在主城外圍的兵力總數則高達七萬餘人。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對方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能在短時間內部屬如此龐大的兵力卻不被發現,總之,現在似乎只剩下兩條路可以選擇了。

  一是藉由城堡位處地勢高點的優勢,強化防禦工事並等待各地王侯的救援。

  或是將手中現有的軍力加以運用,突圍至奧格薩拉大公領後,集結各領主的軍力一舉反攻。

  短暫而激烈的會議後,眾人被早奈川提出的作戰方案打動,決定朝敵軍包圍陣型較為薄弱的北門進行突圍。

  突圍的理由有三點。

  首先,在國王吉魯貝塔與眾多將臣殞命的狀況下,統帥的重責明顯落在目前陷入昏迷的希米莉亞身上。

  身為目前僅存的皇室族裔,這應該可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她不僅年輕,也沒有實際的領兵與作戰經驗,在目前處於劣勢的狀況下,能夠凝聚多少殘兵的向心力,堤諾等人都無法保證。因此,守的越久反而越有軍心動搖的隱憂。

  再者,目前敵我的兵力過於懸殊,固然我方擁有地利,可阻斷敵方的人數優勢,然而在被包圍的狀況下,要向各領地求援實屬不易。而援軍集結後至此,保守推估也需要一周以上的時間,要撐到那個時候,恐怕食糧的供給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第三,我方無法知曉敵軍是否會有後續的增援,此時若只是一昧的拖延戰局,對我方來說反而有可能錯失脫逃的機會。

  由此看來,趁著對方包圍網尚未完全成型之前,將軍力集合起來一舉突破,藉以扭轉目前的戰略劣勢,確保活路與情報的流通,是目前較佳的方案。

  戰術上,軍力的調派跟指揮交由堤諾總掌。對此,早奈川與亞爾也將自己的隨行衛隊暫時編入堤諾麾下。

  一方面是目前存活的軍官中,以他的階級與人望最高。另一方面,他英勇救出三位殿下的事蹟也在殘存的將士間傳開,所以由他統領亞里斯及薩格爾兩國的衛隊也較能令人信服。

**********

  吉魯貝塔的屍體在簡單而倉促的淨禮過後,安葬在城內的小花園裡。

  然而,為了避免下葬點為敵軍知曉,因此,雖然令人憤恨,但眾人還是決定不為先王立碑。

  甦醒後仍顯得十分虛弱的希米莉亞,在得知這項訊息同時,只是茫然無助地縮在角落啜泣。

  看著她消沉的模樣,早奈川亞爾兩人雖然感到擔憂,但一時間卻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

  「居民的撤離準備已經準備就緒了,殿下。」

  此時,堤諾走了過來。他的眼睛有些腫脹,瑪莎的死讓這位戎馬一生的老將,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放聲慟哭起來。他原本計畫在自己卸下軍職後,能與這位嘮叨的夫人在某個偏遠的郊區湖畔,買棟小屋共度餘生。

  現在,這個心願是再也沒有實現的一天了。

  因此,在眾人的默許下,堤諾獨自抱著瑪莎的屍身,將她安葬在花園東側的一顆白楊樹下。

  那曾是他與瑪莎,最初相識的地方,如今,則是兩人最終的別離之地。

**********

  號角聲中,眾人趁著夜色衝向北門,沒多久便與敵方的部隊展開激烈的衝突。

  儘管面前有許多剽悍的獸人士兵以及令人生畏的死靈部隊,正以其驚人的戰鬥能力撲殺著企圖衝破包圍的騎士們。然而戰意高昂的騎士們卻無懼於敵方攻擊,他們高舉起手中的長槍,發出震天的怒嚎,以尖錐陣勢展開了狂猛的衝鋒。

  激戰中,早奈川低身閃過一名巨型食人妖的劈砍,接著以迅雷般的速度反手刺出。劍刃沒入對方腹部的同時,食人妖發出刺耳的咆哮,憤怒地將手中沾染無數血肉的戰鎚朝她腦門砸落。

  她連忙鬆手躍起,凌空一腳踢在劍柄上,將整柄劍送進對方體內,並藉由作用力成功的避開食人妖的重擊。

  「真夠難纏的。」

  早奈川從腳邊騎士的屍身上拔出另一柄長劍,憤恨地咒罵著。

  一連串的交戰下來,她至少已經給對方五次足以致命的攻擊,然而,對方的行動卻是隨著她所造成的傷害而變得更加狂暴且靈敏。

  奇怪的是,在對此感到顫慄的同時,她也感到自己體內有種異樣的激昂情緒正在逐漸擴散。彷彿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渴望著能夠打倒眼前強大的對手。

  「這可是你自找的……」

  深深吸了口氣,她帶著冷笑望向朝自己衝來的醜陋怪物,撿起了另一柄騎士劍。

  食人妖狂吼一聲,將手中巨鎚往早奈川的方向擲出。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重擊,巨鎚落地的同時揚起一陣煙塵。

  向右閃避的早奈川,抓住了對方視線被煙塵遮蔽的空檔,以極為迅捷的身法在瞬間貼近了敵方。

  她縱身躍起,右手的兵刃在空中自下而上劃出優雅的弧形,清銳的寒光將食人妖的雙臂斬下。緊接著,她奮力扭動腰部,在半空中藉著側翻的旋轉力道,將左手的長劍刺進對方的前額。

  食人妖發出痛苦的嚎叫向後急退,然而早奈川的速度比牠更快。

  才剛落地,便猛力蹬出,將雙劍交疊在前,刺進怪物的喉間。

  看著食人妖充滿怒氣的濁紅雙眼,她面無表情地扭轉雙臂,以俐落的動作將沒入對方喉頭的雙劍朝著左右兩側猛力劃出。

  「要是每個對手都得這樣使盡全力,那可真的很累人啊……」

  看著食人妖滾落地面的頭顱,她苦嘆一聲,看著眼前依舊紛亂的戰場。

  此刻,距離早奈川不遠的地方,亞爾也陷入了苦戰當中。

  他一面操控著水之精靈,以屏障保護自己身後的平民,一面吃力地同時應對五名骷髏騎士。

  他的戰技雖然不在對方之下,但由於必須分神維持屏障的保護作用,因此僅能勉強檔下對方的攻勢。

 

  屏障內,希米莉亞只是蜷縮著身子,坐在壅擠的馬車上。

  她茫然地看著屏障外狂亂的殺戮盛宴,人們驚恐的叫喚在她身邊此起彼落。

  再一次,將頭埋進自己蜷縮的臂彎內,內心如同荒漠一般,刺骨的寒意正緩緩啃噬著她的內心……

  在那冰冷的黑暗中,她只感到深沉的疲憊,眼前不斷重現的,只有吉魯貝塔與瑪莎悽慘的死狀。

  她緊緊閉上雙眼。

 

  不要!

  溫熱的淚水從她眼角滑落。

 

  我不想看到這些!不要離開我!

  她在內心痛苦的喊叫著。

 

  不要離開我……父王……瑪莎……

  她絕望地低聲啜泣著。

  忽然間,一隻手將她硬生生地從人群中拖了出來。

  她驚恐地看著眼前那充滿憤怒與悲傷的面孔,隨著清脆的響音,臉上熱辣的痛感使她一瞬間停止了思考。

  早奈川咬著牙,狠狠賞給希米莉亞一記耳光後,猛力抓住她的肩頭。

  「給我振作一點!」

  早奈川忿忿地搖著希米莉亞癱軟的身子,然後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吉魯貝塔對這王國、對妳有著怎樣的期望,瑪莎又是為了什麼,才捨身保護妳!妳想讓他們的努力與用心白費嗎!」

  希米莉亞呆然地看著摯友滿是熱淚的臉頰……

 

  「沒事的,我親愛的孩子。」

  在她耳畔,彷彿可以聽見瑪莎那慈藹的聲音。

  「如果以後,妳對事情有所迷惑,別忘了傾聽風兒的古老言語。」

  那是小的時候,坐在父王的肩上,從高塔俯瞰整片大地時,父王告誡自己的事情。

  「傾聽祂的言語,讓祂引領妳走出迷惘。孩子,最終妳會發現,其實妳所經歷的一切苦難,都是通往幸福之路上的美麗花朵。」

 

  可是,沒有您在身邊……沒有瑪莎的陪伴……只有我一個人……

  希米莉亞抬起滿是淚痕的臉龐,看著吉魯貝塔與瑪莎逐漸模糊的身影。

  一陣暖風吹過,隱隱夾帶著輕柔而哀傷的女性歌聲。

 

  夢的盡頭,是故事的起源

  無法忘卻的苦痛,終將化為美麗的幸福花朵

  在名為絕望的深谷中,悄然綻放

  縱使那燦爛,僅在一瞬之間

  我們就此富饒的生命意義,卻是亙古不滅

  如果,可以像鳥兒一樣高飛

  妳終會展開那破碎不堪的羽翼

  乘著夜風飄擺

  我會化為月光,在星辰的祝福下

  守護著妳

  直到破滅的永恆降臨

  直到終結的時刻到來

  直到

  夢的盡頭

  那是

  一切的源起之地

 

  希米莉亞詫異地看著眼前陌生,卻又熟悉的模糊身影。

  在那模糊的人影身旁,吉魯貝塔與瑪莎正帶著微笑,看著自己。

  「對不起。」

  她起身,在瑪莎的額間輕吻。

  「總是讓您這麼操心……」

 

  「謝謝您。」

  她抹去淚痕,看著父王搖曳的身影,靦腆地笑了起來。

  雖然,笑容中仍有著無法抹滅的哀傷。

 

  接著,她走向那令自己感到陌生,卻又熟悉的身影。

  在祂的牽引下,閉上了雙眼……

**********

  早奈川感到一雙手,正輕輕地環抱自己。

  她驚訝地看著希米莉亞,只見對方臉上露出了充滿歉意的害羞笑容。

  「我──」

  在希米莉亞開口的瞬間,早奈川伸手按住了她的上唇,制止她即將出口的歉言。

  「歡迎回來,這樣就夠了。」

  希米莉亞輕輕點了點頭,將視線凝著在結界之外的激烈戰場上……

 

  亞爾一棍重擊在骷髏騎士身上,然而對方厚重的鎧甲加上毫無知覺的軀體,使這沉猛的一擊完全不起作用。

  他在心中暗自咒罵了一聲,同時向後疾退,驚險地閃開了死靈法師發射的魔法彈。

  一個身影竄入他的視線,雖然憑著本能擋下了對方的突襲,手中的長棍卻也因此斷成兩截。猛烈的打擊力道更是讓他腳步一個踉蹌,跌坐在地。

  閃著幽綠光芒的魔法彈,也在此時如同暴雨一般朝他落下。

  冷冽的風刃削過他的肩側,與魔法彈相擊後爆發出強烈的能量震波。

  亞爾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兩枝無形的風箭緊接著擊穿了骷髏騎士的盔甲,將包覆在內的不死生物應聲擊碎。

  他驚訝地回過頭,只見希米莉亞腳下盪漾著一輪印記,狂暴的氣流在她周身形成了堅實的護盾。魔力的洪流在她的詠唱下,化為無數的箭矢狂浪,捲向敵方的大軍。

  原本漸顯疲態的將士受到鼓舞,也再次掄動手中的兵刃,鼓足僅剩的氣力,奮勇砍殺著眼前的敵兵。

  最終,強硬突破了對方的左翼防線後,在兵士的護衛下,城內的居民們踏過這條不滿無數英靈鮮血的狹小通道,進了北方的寂靜山谷。

  在確認了百姓們的安全無虞之後,堤諾也下達全軍撤退的命令。

  山谷入口,精通幻術的魔導師們佈下了眾多的幻術結界,他們希望這些陣法將在一定的時間內混亂追兵的方向,以便爭取更多的時間逃離。

  雖然這些結界的效用頂多持續數個時辰,然後山谷內的支路繁多且蜿蜒,加上負責後衛的衛隊一路掩蓋或製造足跡,因此提諾認為只要能與追兵拉開一定距離,也就可以算是安全了吧。

  隔著迷幻陣法發動時生成的薄暮,他們看著敵方受困的景象,終於暫時鬆了口氣。

  在堤諾的號令下,僅存下來的數千人拖著疲憊的身軀,踏上了前往奧格薩拉大公領的旅途。

 -----------------待續-----------------

哈囉!哈囉!哈囉囉!!

先在這邊謝謝各位的支持跟陪伴(灑小花)

 

話說上次強尼(大哥?)的留言讓我想了很多

也讓我驚覺到自己在創作上可能有些太過急躁的毛病

在這裡也特別感謝他!!

是說當下雖然只有想到月光石那篇我確實是以輕量化為重點在創作

因此景物的描述幾乎被我省略,只提重點或是角色們接觸的部分

不過這幾天深入想了想

好像我每篇創作其實對寫景都有點太過粗糙(?)

或許說粗糙也不太對

應該說我會很在意角色跟後續的故事(劇情)

因此將景物的鋪陳忽略掉

 

想想這習慣真的挺糟糕的

因為好的景物描述確實有加分的作用

也能讓讀者更加融入故事的氛圍之中

 

嗯......

已發布的章節我想暫時不會因此去更動

 

不過接下來的章節我會好好省思一下該怎麼補正場景的(跪角落懺悔)

 

話說

最近的天氣還真是熱啊......(遠目)

有種快化掉的感覺.......

大家也注意補充水分跟身體狀況喔~

 

我們下次見~~(揮手灑花)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7/0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