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版影音區

第一章 節五 傳說的序曲(中篇) 伊德貝魯的安魂曲

 

 

  歷經了兩天的路程跋涉,在帶領了眾多難民的狀況下,希米莉亞一行人的前進步調顯得十分緩慢。

  在冗長的陣列後方,由堤諾與早奈川率領了近兩千名重步兵與禁衛騎士護衛著。而此時,堤諾正焦慮地回望著山谷的入口方向。

  從斥候的回報中他們已經得知了王城完全陷落的消息。撤離時自願留在城中死守,並對敵軍追擊進行阻擾的第二禁衛軍團,其三千六百餘名將士也已全數戰死。

  「看樣子,對方突破山谷入口的陣法,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吧……」

  堤諾喃喃自語著。不論如何,他滿心期盼著幻術能再拖延敵軍幾天,畢竟他們目前的行進速度實在太慢了。

  這天夜裡,他們在紮營後展開了會議,原先預定在五天內抵達奧格薩拉大公領的計畫被迫修正。同時,對於糧食的配膳也不得不重新調整,儘管這點恐怕會在隊列中引發不小的反彈,但是對於目前的堤諾等人來說,最該被優先考量的並不是士兵的士氣,而是眾人生存的機率。

  「總之,只能先這樣了吧。」

  早奈川無奈地嘆著氣,食糧短缺的問題遠比預期的還要嚴重,因此他們不得不縮減對老殘傷者的配膳,優先配給於具備生產力的男女與小孩。甚至若是有所必要,也只能痛心將戰馬宰殺。

  這些措施雖然無情,但若要將食糧的配給時限向後延長,也只能這樣做了。

  會議中一直保持沉默的希米莉亞,則在議題討論到今後的方向時,忽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印象中,在山谷西面出口有著另一座被人稱為『翠綠之森』的林地,其中有著一批隱世的部族。

  該部族在吉魯貝塔尚未登基以前,曾一度遭受蠻族的侵入。而後,在吉魯貝塔的幫助下才安定了村落,繁盛地發展起來。此後,每隔數年,該村落的戰士便在部族長老見證之下,選拔出十名戰士,在宮廷中擔當重要的護衛職務。

 

  而在變故發生前,就有一批由『她』領導的衛隊,在領命擊退蠻族的騷擾後,屯駐在這偏遠的村落中。

  或許自己正需要『她』的力量。

 

  「如果說,我們改往西側前進,尋求艾格拉村的幫忙呢?」

  希米莉亞指著地圖,大膽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憑著粗淺的印象,希米莉亞記得艾格拉村就在翠綠之森的東北端,距離寂靜山谷的西側出口並不遠。雖然照目前的行進速度來看,再怎麼快也還需要三天的時間。但只要能夠抵達艾格拉村,多少能夠獲得一些食糧與戰力上的補給吧。

  「艾格拉村嗎……」

  堤諾低聲沉吟著。身為皇室禁衛軍團的統帥之一,他知道這村落中的住民由於長期與蠻族交戰的關係,幾乎全是驍勇善戰的悍將。他也知道『那個人』此刻所領導的兩千餘名弓騎兵正駐紮該處。

  但是相對於威名遠揚的瑟雅拉王國來說,艾格拉村幾乎是等同影子一般的存在,同時因為處於蠻邦交界之地,因此該地住民的種族混雜狀況相當嚴重,所以一般正規軍的將領對該處出身的兵士多半都有著偏見與顧忌。

  不過,也許現在正是放下種族偏見的時機。況且『那個人』麾下的兩千餘名弓騎兵更可說是精銳當中的精銳,堤諾思索了好一會兒後,輕輕敲了敲地圖。

  「這是個不錯的提議。」

  他轉身望向自己的副官。

  「就讓索爾達及魯道夫兩人先動身前往艾格拉村告知我們目前的狀況吧,並要求立即的支援。」

  說話的同時,他從腰間解下短劍交給副官。

  「這柄短劍就給他們作為信物帶去吧,讓他們接令後立即出發。」

  費理歐接過短劍後隨即跑出營帳,看著副官離去的背影,堤諾重新將注意力轉回會議上。

**********

  月光灑落在低矮的草屋上。

  一名身型矮小的少女,坐在草屋的頂端,吹奏著艾格拉村特有的短竹笛。

  她穿著一身破舊的麻布袍,碧藍的雙眸柔和地注視著草屋下聚集的小小聽眾。翠綠的短髮在夜風吹拂下,隨著音樂柔緩的旋律微微擺盪。

  不過她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對尖短的耳朵。

 

  尖耳向來是精靈族的自傲象徵,不過精靈族屬於長耳群,短耳則是人類的象徵。

  身為人類與精靈交合後產下的小小生命,她被精靈所唾棄,被人類視為異類。

  只有這個村落,能真正的接納這樣異端的她。

  野精靈,是精靈與人類帶著蔑視之意所創造的詞彙。

  但這卻是她唯一合法的身份。

 

  當她吹奏完畢,底下的小小聽眾們紛紛鼓起掌聲,那是一群艾格拉村的孩子,在長年的戰亂下,他們稚幼的身軀都烙著戰火的傷痕。

 

  「姊姊。」

  一個小女孩艱難地爬上竹梯,在她右肩空蕩的袖擺下,是她身中蠻族毒箭後殘留的傷跡。

  儘管如此,少女只是帶著微笑望向對方,看著對方憑藉自己的力量爬到身邊,她才伸出了手,輕輕蹭弄女孩的頭髮。

  「再幫大家演奏一首嘛。」

  「不行唷,已經很晚了呢。」

  「「再一首嘛!」」

  底下的孩童們開始鼓譟起來。

  少女苦笑了一下,舉起手中的短笛。

  掌聲之後,悠緩的曲調再次迴盪在清冷的夜空下。

 

  那是她曾經珍愛的人,所教給她的一首安魂詩曲……

 

  好不容易將孩子們哄睡後,少女回到了駐紮在村落外的營地。

  「辛苦了,閣下。」

  年輕副官遠遠看見她嬌小的身影,連忙跑上前替她圍上披風。

  少女用那帶著笑意的碧藍雙眸,淺淺望著副官。

  「裘莉還沒回來嗎?敏特。」

  「目前還沒發現牠的蹤影,不過負責衛哨的人確實有看見王城方向冒出了相當濃厚的煙塵。」

  少女點了點頭。

  「總之,先讓大家準備好吧,等裘莉的報告回來後,也許會有需要我們立刻動身的狀況。」

  「是的,閣下。」

  步入營帳前,少女再次望向了月空。

  她無法預見未來,卻看的見那片逐漸掩向自己的烏雲。

  這種不安的感覺究竟是出自精靈敏銳的第六感,或是人類特有的憂慮?

  她不知道。

  然而,她能肯定的事情只有一件……

  手指輕撫掛在床簾旁,比她身型高出一倍的銀色巨弓。

  她淡淡的笑著,拉下床簾就寢。

  至少今晚,希望會是一個安穩的夜。

**********

  第四天的路程,在午後突如其來的暴雨中,山谷間的小路變得十分泥濘難行。

  希米莉亞走在難民群中,看著那名新入宮廷的小小女侍。

  她的名字是叫法蘿吧?希米莉亞在心中回想。

  女孩的臉上有著疲憊,有著驚慌,宮廷女侍的華服也在泥濘中變得破舊髒亂。但她仍舊緊緊跟在希米莉亞身邊。

  希米莉亞並沒有開口詢問她的父母在哪。

  突圍的那場戰鬥,雖然大家都盡力想保護平民的安全,但在激烈的戰況中,傷亡依舊是無可避免的。如果這女孩的父母健在,她是不會這樣緊緊跟在自己身旁的。

  一路上,法蘿只是低頭默默走著。好幾次差點因為路面的濕滑而摔倒,幸好希米莉亞手快,扶住了她。

  女孩微微抖動的身軀,讓希米莉亞深切感受到她的臉上,並不盡然全是雨水。

她停下腳步,溫柔地抱起了女孩,讓女孩將頭倚在自己的肩上低聲飲泣。

  她一邊緩步走著,一邊輕輕撫弄女孩髒亂不堪的頭髮,就像瑪莎小時候常常安慰自己的那樣。

  現在自己是不是也能成為別人依靠的對象呢?希米莉亞在心中低聲向自己問著。

 

  就在這時,低沉的號音響起,劃破灰濛的雨簾。

  群眾驚恐地望向後方,擔任前導的士兵們也急切地在軍官的喝令下,不停催促民眾加快步伐。

  雖然雨幕降低了能見度,依舊可以辨認出後方逼近的大軍身影。

  希米莉亞咬了咬牙,將女孩交給了身旁的一名女魔導士,吩咐對方依循將官的指示盡速逃離之後,跳上一匹戰馬,趕往陣列後方。

  金屬交相碰撞的聲音迴盪在狹窄的山谷中,難民在百餘名士兵的引領下,儘管驚慌不已,卻依然維持了最低限度的秩序,朝著預定的方向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堤諾的副官─費理歐單騎走在難民群的前方,下達明快而確實的命令,這些指令對於維持陣列的秩序與安撫眾人情緒都有著不小的成果。

  而此時,他發現一個奇特的事情。

 

  一名女子,在他前方倚靠山壁,吹著橫笛。

  如同安魂曲般悠緩的笛音,流轉出深切哀傷,令人為之動容。

  費理歐疑惑地趨馬上前,正要盤查對方的身分時,卻感到一股灼熱的痛楚從腹部猛然襲上。

  血霧在眾人眼前飄散,沒有人知道女子究竟何時出手,只見費理歐像是一塊奶油般地被無形利刃切開,連人帶馬被攔腰斬成上下兩段。

  神秘的女子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停下了吹奏,緩緩走向征在原地的兵士。

  殘忍的笑,在她的嘴角淺淺漾起……

**********

  陣列後方,希米莉亞與早奈川等人陷入激烈的交戰中。

  就連吟詠咒文的時間都沒有,因此希米莉亞也只能抽劍與敵方兵士展開近身的肉搏。

  雖然也是受過相關的武技訓練,然而,與同時身為國家將帥統領的早奈川、亞爾等人相比,她的近身戰技只能用拙劣一詞來形容。

  幾次淺戰下來,她體會到無法使用咒力的自己,只是給大家憑添麻煩而已,因此也就慢慢退出戰線。

  忽然之間,一道笛音隨風傳來。

  那是極為刺耳的一道旋律,也因此,不祥的預感立刻佔據了她的心頭。

  她轉身驅馬朝陣列前方奔去,與無數驚惶的難民交身而過。

  越接近陣列前端,風中飄蕩的腥味就越濃重。當她終於轉過山谷的一處轉折,地獄般的景象倏然在她眼前展開。

  無數的士兵與難民化為碎裂的屍塊,散落在山谷四周。鮮紅的血水在暴雨的沖刷下緩緩滲進了土壤裡。

  殘烈的刺激令希米莉亞不禁趴伏在戰馬背上狂嘔,同時,她腦中浮現法蘿隱隱哭泣的面容。於是她強忍住噁心的感覺,跳下戰馬,發狂似地走在屍堆當中找尋女孩的蹤影。

  不久,在山谷中的一塊亂石堆下,她發現了那名女魔導士殘缺的屍身。

  心中嘶喊著千萬句禱言,她伸出劇烈顫動的雙手,翻過那殘破的肢體。

  

  她的祝禱並沒有為神靈所眷顧……

 

  她跪倒在被血水染紅的泥濘上,緊緊抱著女孩冰冷的屍體,劇烈的傷痛伴隨自責讓她忘了哭泣,只是呆然的跪在原地,熱淚模糊她的視線,卻沒有滑落下來。

  法蘿的雙眼無神地仰望著灰濛的天空,臉上的神情卻像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獲得了寧靜。希米莉亞用手輕輕將她的雙眸闔上。

  「願妳……能在伊嵐塔的懷中……獲得永恆的安寧……獲得群星的眷顧……」

  她噙著淚光,輕吻法蘿的額間。

  才剛將女孩的屍身放下,風之聖劍忽然發出一陣低鳴。

  希米莉亞緩緩抬起了頭,看著站立在雨幕當中的那名女子。

  女子有著一頭暗紅如血的長髮、異常瘦高的身型。她拿著一隻橫笛,就這樣冷然地看著希米莉亞。

  「我能感受到妳的魔力,這種異常的魔法源流不是一般魔導師所能擁有的,妳是什麼人?」

  女子的聲音不大,卻有著極端冷冽的寒意。

  希米莉亞握著薩斯卡莉亞的劍柄,感受它在掌中,逐漸發燙的觸感,不發一語。

  陡然間,她狂吼一聲,抽出聖劍。

  對方的行動卻比她更早,大吃一驚之際,她也感受到對方橫笛中的劇烈魔力。

  希米莉亞連忙旋身,將頭偏開的瞬間,左肩的護鎧上出現一道銳利的切口。還來不及接著反應,女子的身影早已逼到她的身後,在劇痛從左腿襲上的瞬間,失去支撐力量的她不禁向前撲倒在泥水中。

  她咬牙忍下劇痛,旋即詠唱咒文。狂風開始凝聚在她身邊,試圖擋下女子的攻勢。

  女子放聲大笑起來,揮動手中橫笛。

  尖銳的笛音撕開了風盾,這次,鮮血從希米莉亞的左腹噴出,痛楚使她無法專注凝聚魔力,護盾也因此瓦解。

  她喘息著,憤恨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在對方再次朝自己揮下笛子的同時,她閉上了雙眼。

  然而,預期的事情並未發生。

  女子瘦高的身驅在那一刻被人撞了開來,切口在希米莉亞耳旁的泥地上劃開,一雙有力的手臂扶起了希米莉亞。

  她睜開眼,只見亞爾已經立即朝自己左腹的傷口施展醫療術法,在亞爾身後,早奈川籠罩在狂烈的殺意中,雙劍化作流光一般的狂猛攻勢,絲毫不給對方喘息機會。

  女子接連擋下幾輪攻勢,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跳開並出手反擊。

  清脆的撞擊聲後,早奈川冷冷地丟開右手應聲斷開的騎士劍。

  「沒想到有人能檔開這一擊……」

  女子似乎有些詫異,由她手中橫笛發出的攻擊,不應該是一般兵器能夠擋下的。

  「我的名字是伊德貝魯‧裘拉洛,好好記著了。」

  語音方落,伊德貝魯的身影已經靠到了早奈川的身旁,用手中的笛子劃向對方頸側。

  但是,無形的利刃卻只是劃開了早奈川的殘影。她猛然抬頭,只見一柄長劍自空中疾刺而下,逼得她連忙向後疾退,然而,劍光卻在落地瞬間失去蹤影。

  伊德貝魯在驚駭之餘,聽到右側陡然傳來一陣銳利的風切聲響,她反射性地以橫笛架開攻擊,但是,緊接在下一瞬間,左側也傳來刀刃以高速劃破空氣的尖銳顫音,慌亂中她只能迅速彎下身子閃避,卻恰好被早奈川以膝擊踢中胸口。

  「站起來!」

  狂怒不已的早奈川止住身形,怒視著摀住胸口喘息的伊德貝魯。

  伊德貝魯抹去嘴角的血漬,狂笑起來。

  「看來妳就是光之皇室的那個野種吧?」

  這句話令早奈川雙眼中的殺意在轉瞬間更顯熾烈。

  「不錯的瞬身體術啊……就當作是給妳的獎勵吧。雖然比速度我確實贏不了妳,不過這招妳閃的掉嗎?小鬼!」

  一雙黑色的羽翼倏然從伊德貝魯背上伸展出來,將她急速帶上半空中。

 

  以吾之名

  在此向汝展現契約

  遵從汝的誓言

  展現汝的力量

  給予吾人面前的眾生

  降予平等的死亡

 

  隨著咒文的詠唱,伊德貝魯手中的橫笛發出淡淡紅光。

  接著,她將橫笛湊近唇邊,催動體內的魔力。在魔力的運作下,笛音響徹整座山谷。

  一輪巨大的魔法圓陣在伊德貝魯身後成型。

  尖銳的音波化為無數斬擊,在魔力的影響下,發出淡藍色的幽光從空中急速劈落。

  早奈川勉強檔下了攻向自己的音刃。然而在她身邊的亞爾與希米莉亞,卻因為療傷而沒有辦法立即閃避。

  亞爾立刻將希米莉亞擁入懷中,將自己的身體覆在她的身上。內心祈禱著死亡不會帶著自己太大的痛苦。

  就在這千鈞之際,一道閃光如飛箭般從地面射向伊德貝魯,在音刃落地同時,巨劍的利芒貫穿了伊德貝魯右側的羽翼。

  伊德貝魯發出痛苦的慘叫,盤旋著從空中摔落。

 

  帶著狂傲的笑意,身歷百戰的猛將對俯臥在他寬厚身驅底下的兩人搖了搖頭。

  「不要為我這個老人感到傷心,因為我盡了忠,也報答了陛下的知遇之恩,更重要的是……我也終於能跟她團圓了啊……」

  一字一句,血沫從他口中滴落……

  「這樣,妳就不會責怪我了吧?我有好好守護了妳最珍視的孩子喔……瑪莎……」

  他緩緩吁出了最後一口長氣,就這樣撐著身子,如同堅實的堡壘,庇佑著其中的少年與少女。

  微笑中,老將緩緩閉上了雙眼,再也不曾睜開……

-----------------待續----------------- 

嗯!歷經了一場颱風之夜,不知道大家的狀況還好嗎!?

似乎沒有重大災情傳出,真是萬幸(還沒看新聞,真心希望沒有)

 

喔,對了,我是你們知道的、尚且活著的作者小光風~

 

這次的故事破五千字啦!

先跟各位努力看完的讀者們至上敬意與謝意!!

這次的故事味道稍稍有些重......

不知道大家還習慣嗎?

如果其中有哪些段落能獲得回響

那將是我的榮幸

 

另外,堤諾是我下筆殺掉的角色中蠻不捨的一位

謹在此向他以作者身分致敬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7/13


PS.本周晚了一天更新發佈,並非完全肇因於颱風,純粹是在猶豫該怎麼修繕此篇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蘇妃雅
  • 小光風早安安~^^
    角色的動作形容的很詳細呢~
    好看喔!! :D
  • 真的嗎!?

    我還一直怕寫壞了說XD"

    eureka0079 於 2013/07/15 14: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