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節七 啟程

 

 

  在艾洛希雅率領的部隊護衛下,從王城逃離的人們總算順利抵達了艾格拉村。在那之後,艾洛希雅便陷入了繁忙的善後事務當中。

  難民們在她明快的處理下,陸續被移送至附近的市鎮安置。同時,她一面在寂靜山谷的出口端部屬防禦工事,一面以希米莉亞的名義向各領地派出使者。

  因傷而陷入昏迷的希米莉亞則是在抵達艾格拉村的四天後醒轉。這段期間,經由牧師與亞爾的悉心照料,她身上傷勢復原的狀況相當良好。

  此刻,希米莉亞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看著倚靠在牆角邊,堤諾慣用的巨劍。

  雖然依稀有些印象,不過當她從亞爾口中聽聞了堤諾的死訊時,她還是有種無法置信的感覺。

  另一方面,她昏迷的這段期間,早奈川也收到了亞里斯王國遭受不明勢力圍攻的緊急書信,身為亞里斯王室禁衛將領一員的她也只能倉促離去。

  只不過短短幾天,希米莉亞感到自己周邊的世界變動得太快、也太劇烈了。身邊熟識的人接二連三地離開,沉痛的心緒令她久久無法入眠。就連原先對伊德貝魯的怒意,也在聽完了艾洛希雅的陳述後,變得不知該往何處發洩……

**********

  雖然艾格拉村一直以來都相當封閉而保守,但仍有少數人嚮往著外面的世界。

  蒂拉爾便是懷著這個夢想的孩子之一。

  自從小時候聽聞了旅行商人口中生動描述的外地故事後,她就一直十分期盼著有朝一日,自己能到村外的世界見識那些新奇有趣的事物。

 

  她是艾洛希雅的母親,同時也是龐諾爾村中,希悠的生母。

 

  最初,艾洛希雅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當年蒂拉爾拖著一身傷痕與疲憊回到艾格拉村的時候,懷中只有仍在強褓中的艾洛希雅。直到死前,蒂拉爾從未提過關於希悠的事情。

  後來,艾洛希雅順利通過選拔而加入了禁衛軍團,在前往解決一場發生於國境隘口的衝突中,領軍途經龐諾爾村時,神貌相似的兩人意外相遇,進而從希悠的養父母口中得知了蒂拉爾絕口不提的過去。

  在那之後的某天夜裡,艾洛希雅收到了希悠的邀請函。這些年來,雖然希悠總是會邀請她參加龐諾爾村的秋之祭典,然而艾洛希雅卻因公務繁重,不得不婉拒希悠的邀請。

  不過,這一年艾洛希雅恰好駐守在龐諾爾村附近的艾妮莉絲要塞中,因此這次她決定接受希悠的邀請。

  到了秋之祭典當天,艾洛希雅一忙完手邊的公務便啟程前往龐諾爾村。

  在圍觀的群眾中,她看著自己的姊姊進入神殿獻舞的姿態,並且聽聞旁人對自己述說這是怎樣的崇高榮譽。

  或許是慶典的氣氛感染了她,因此她也應允了希悠養父母的邀請,在餐館中與村民們談笑著。

  然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屬於她精靈血統中那份野性的直覺,卻開始讓她隱約不安起來。

  獻舞的祭儀應該已經結束,希悠卻一直未曾出現。

  於是她在不安的驅使下,找了機會離開餐館,來到空無一人的神殿。

  在那穿透穹頂的月光映射下,數十座以白色聖石雕刻而成的神靈石像,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艾洛希雅緩緩走在其中,想像著在這地方獻舞給至高的神靈,會是怎樣的感受?

  忽然,一陣輕微的聲響使她繃緊了全身的神經。

  那是一個酒瓶,在冷風的吹送下,從陰暗的石柱後方緩緩滾出。

  艾洛希雅疑惑地撿起酒瓶,就在這個瞬間,風中傳來的聲音令她嚇了一跳。

  那是一個女性哀怨的歌聲。

  歌聲傳唱著古老的精靈語言,一字一句都使她不由自主地感到戰慄。

  她拋下酒瓶,帶著驚怒的神情跑出神殿。

 

  當她趕到河畔,一絲飄蕩在空氣中的血腥味道,更加深了她心中的不祥預感,她循著氣味嗅出方向,並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身形嬌小的她展現盈靈的步法,沿著河畔向樹林地疾速掠馳。

  但,終究是晚了一步。

  只見希悠倒臥在樹叢當中,在她近乎赤裸的身軀下方,土壤正貪婪地吸取死者鮮紅的血露。

  艾洛希雅驚呼一聲,慌張地抱起希悠冰冷的身子,想用雙手止住仍汨汨地從希悠腹部流出的鮮血。

  過了數十秒,從震驚中回復理智的她,才不得不接受希悠死亡的事實。

  她抱著希悠的身體,跪在草地上慟哭失聲。

  接著,在模糊的淚光中,她看見月光下那小小的腳印……

 

  艾洛希雅扯下自己的披風,將希悠的遺體包覆妥當後,起身沿著蹤跡追去。

  她強迫自己專注在追尋殘留的足跡之上,雖然她已經無法挽回希悠的生命,但是她或許還有保護另一個生命的機會。

  終於,在一塊林間空地上,她發現了女孩與男子的身影。

  眼前的景象令她再次不寒而慄。

  被男子抓著腳踝而倒吊在半空中的女孩,熾紅雙瞳中流露的,不是恐懼,更不是哀傷。

  而是隱含著冷冽殘虐的深沉殺意……

 

  「伊司卡!」

  隨著她的輕喚,銀絹般的光流在她面前閃動,並在轉瞬間具現成一柄巨大的銀弓。

  她握住長弓,猛力拉動弓弦,銀亮的魔法箭矢隨之成形,在艾洛希雅鬆手的瞬間,化為銳利的銀芒貫穿男子的左臂。

  男子在痛苦中嘶吼著甩開手中的女孩,艾洛希雅跳下樹梢,低著頭走向對方。

  在男子的咆哮聲中,她感到胸口升起一股無法抑止的怒意。

  直到男子手光的寒光落下……

**********

  希米莉亞在亞爾的扶持下走入議會所。見到公主的駕臨,艾格拉村的長老們將她迎上首席。一旁則由艾洛希雅與其副官敏特擔任戒護。

  從簡報的內容,希米莉亞得知了寂靜山谷中的戰鬥使他們損失極為慘重,原先由王城中脫離的將兵尚有一萬六千餘人,如今卻僅剩不到三千兵力。至於平民部分也僅有兩千餘人存活下來。

  就算將艾洛希雅麾下的兩千名弓騎兵全數編入,兵力依然嚴重不足。然而,這都還不算是最差的消息。

  「根據昨天傳回的偵查報告,我們幾乎可以斷定奧格薩拉大公領也在敵軍勢力的急襲下淪陷。目前王國境內的東北側領域可以說是全面失守了。」

  負責簡報的斥候沉重地說著,並將手中的報告交給希米莉亞。

  「那麼,敵方究竟是用什麼方式集結起這麼龐大的兵力?」

  希米莉亞隱忍著傷口的痛楚,深深吸了口氣,提出疑問。

  「關於這點,昨天巡遊兵在山谷附近攔下了一名自稱為桑達拉十二賢者的老人,他表示想要向您當面求見。」

  「桑達拉十二賢者……」

  希米莉亞遲疑地看了看亞爾與艾洛希雅,後者對她微微點了點頭。

  於是,一名身形極為精壯高瘦的灰袍老者在兵士的護衛下昂首走入。

  從老人步入會所的那一瞬間開始,艾洛希雅便不自覺地繃緊了全身神經,以往從未對任何事情、任何人感到懼怕的她,如今卻在老者面前,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孩。

  這異樣的感受,也讓她確信若是這老者有心,只怕就算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擁上,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穿著灰色長袍的老者在希米莉亞面前停下腳步,向她微微點頭致意後,慈藹的目光轉到了艾洛希雅身上。

  「不需要這麼拘謹,孤高精靈與榮耀人類的孩子。請收起妳的敵態,賢者之城桑達拉並不是你們的敵人。」

  老者的一席話讓艾洛希雅瞬間紅了臉,她自以為並未露出破綻的備戰姿態,仍舊無法遮矇老人敏銳的觀察。

  「吾人名為奧爾岡‧米勒。來自賢者之城桑達拉。」

  米勒在眾人的注目中以宏亮的聲音說著。然後伸出了粗糙有力的手掌,帶著哀傷的笑意凝視著希米莉亞。

  「吾人受十二賢士之長、珮迦精靈王國女皇伊莉雅的請託。在此代表桑達拉與珮迦精靈王國,向風之女神伊嵐塔的子民、瑟雅拉王國的尊貴領袖,提出結盟的要求。祈與貴國共同對抗血袍法師伊隆特‧柴塔勒斯毀滅世界的陰謀。」

**********

  山谷上,一名男子遙望著森林內竄動的人影。

  「評議會依然不允許我們有所動作……是嗎?尤米。」

  在他身旁,一個全身包覆在奇異鎧甲下的女孩用力點了點頭。

  「一群該死的老頭,食古不化!」

  「大人,這樣說的話可是會把令尊也詆毀進去的吶。」

  「哼!別人怎樣誇讚那個死老頭我是管不了,不過是群只會抱著保護協定規章,卻一再錯失良機的傢伙,就因為做決定的首腦部門是那群愚蠢的遠古生物,才讓我們的任務一再加重了負擔啊!」

  「話雖如此,不過尤米真的認為我們確實不該干涉原生物種的歷史演進啊。」

  「喔?那難道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應該眼睜睜看著這裡也落入對方的陰謀當中?到那時候才高喊著我們要保護鑰匙然後倉促出兵,只怕也太遲了吧?奧德莉絲當初是怎樣覆滅的,那些老鬼是還學不到教訓?」

  「總之尤米還是在道義上提醒一下,既然領了薪水,就只能乖乖做事。抱怨可是一點都沒用的唷,大人。」

  穿著一身奇異鎧甲的女孩說完後,從腰間取出一片薄型圓盤,按下兩側的突起。

  「哈囉哈囉,我是尤米,可愛又聰穎的尤米小姐在呼叫大家囉,請照預定計畫派出第一與第二觀察小組──」

  在卡特依然毫無間段的喃聲咒罵聲中,尤米悄悄壓低了音量。

  「──另外也請立刻鎖定尤米身邊那個無聊中年的座標吧,尤米拜託了,就當作做好事,把那傢伙轉送回去吧,因為尤米再也受不了這個無聊中年大叔的抱怨啦。」

**********

  賢者之都桑達拉是位於諾蘭島上的兩大勢力之一,在這座崇尚魔法技藝與諸神傳說的城市中,有著十二名以純粹的魔法實力來說,堪稱世界最強的賢者。

  在米勒的述說下,眾人才知道其實這場突如其來的戰火,最早是在諾蘭島上發生。就在亞爾離開同樣位於諾蘭島上的月光騎士聯邦後不久,邪惡生物組成的大軍便不知從何處突襲而至。

  然而,對方沒算計到的是,桑達拉與月光騎士聯邦在信仰上雖然彼此不容,卻也在兩方現任領袖的授意下有著極為密切的軍事合作。

  因此敵方大軍的攻襲並未得逞。之後,從抓到的俘虜供述中,他們驚訝地發現了數十年前被桑達拉流放的賢者伊隆特之名。

  伊隆特‧柴塔勒斯曾經也是桑達拉城中受人敬仰的一名賢者,擔任高等魔導學院院長的他,更是當時唯二的賢士長候選人之一。不過,當他研究禁術以及褻瀆古神信仰的舉動被意外揭發的時候,以殘忍的禁術殺害了二十餘名上級魔導師的伊隆特,最終還是被其他賢者所擒獲。

  在魔導議會的裁決下,伊隆特不僅被奪去了魔法能力,同時烙上了禁印,直到行刑前只要企圖發動或接觸有關魔法的一切事物,都會受到禁印的侵蝕而引發極度的痛苦。

  然而,在行刑前兩日的深夜,伊隆特卻神秘地從施加了封印的禁牢中消失。

  如今,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破除了禁印的束縛並取回魔力。但可以確定的是,伊隆特所使用的某些術法顯然不存在於任何已知的文獻當中,也遠比任何一種已知的魔法都更為強大。

  因此,接受了現任賢士長的請託,其餘的十一名賢士在月光騎士聯邦派出的護衛隨行下,分別前往各國警告並締結盟約。

 

  「所以,我們是要幫桑達拉那些魔法狂熱者收拾善後了?」

  敏特將羽盔掛在牆上,轉身看著他敬愛的長官。艾洛希雅此刻正坐在桌前,嬌小的身影被一大疊緊急文件及偵查報告所淹沒。

  「不論如何,殿下已經同意與對方結盟,況且我們也並沒有其他選擇。畢竟月光騎士的戰鬥能力,以及桑達拉的魔法技藝,都是我們目前迫切需要的戰力啊。」

  艾洛希雅頭也不抬地回應了副官的質疑。

  就在敏特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門上傳來一陣短促的輕敲。

  敏特轉身打開房門,門外的衛士立即以宏亮的聲音進行通報。

  「月光騎士聯邦所屬,第二龍騎士團團長及第六聖騎士團團長,請求會見。」

  艾洛希雅連忙起身。兩名來自遠方的客人在兵士的引領下走入。

  其中一名女騎士穿著銀紅相間的重型鏈鎧,胸甲上刻著龍形的徽紋。黑亮的長髮在她身後束成馬尾,清秀的臉蛋上掛著嚴肅的表情。

  在她身旁的男子則十分高壯,不修邊幅的鬍渣顯露了他粗曠的性格。

  艾洛希雅一面注視著男子背上的青銅戰斧,一面詫異地看著對方走向自己的副官。

  「在下是月光騎士聯邦第六聖騎士團指揮官,艾諾爾‧塔恩。奉騎士議會之令保護賢者並協助貴方,請多指教。」

  塔恩對敏特伸出了大手,臉上堆滿了熱情的笑容。

  艾洛希雅挑了挑眉梢,看著敏特窘迫且不知所措的神情,只得強忍笑意,主動趨前握住了對方的手。

  「在下是瑟雅拉王室禁衛軍團,第三弓騎兵團指揮官,艾洛希雅。」

在自我介紹後,塔恩一臉驚愕的表情終於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呃……抱歉,我以為……」

  「沒關係,反正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發生。」

  艾洛希雅笑著揮了揮手,邀請來客入座。不過,女騎士只是禮貌地點頭致意,卻未隨著夥伴坐下。

  「聽說貴方在交戰後取得了一項奇特的兵器?不知道是否能讓在下看看?」

  艾洛希雅警戒地打量起對方,女騎士也以堅定的真摯眼神回應她的目光。

  「閣下是?」

  「月光騎士聯邦第三龍騎士團指揮官,山城雪音。」

  艾洛希雅猶疑了一下,伸手從桌上拿起一個木盒。

  「確實是有這麼一項東西,只不過它現在似乎已經換了一個形態。」

  她一面說著,一面慢慢打開木盒。

  盒中是一條樣式古老的水晶鍊墜,粉紫色的水晶中閃動著微微的紅光。

  雪音取得了艾洛希雅的同意後,從盒中取出鍊墜,以柔緩的動作輕撫水晶,突然以精靈古語詠唱起來。

 

  以精靈之主借予吾之聖名

  藍天見證吾之誓約,大地為吾契印

  在此僅依暫定契約之聖諭

  吾命令汝

  還現汝應有姿態

 

  水晶陡然爆出一道紅光,挾帶著熾熱的焰息,霎那間吞噬眾人。

  在這突如其來的炫目光芒中,艾洛希雅好不容易睜開了眼。

  只見一個小小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焰色長髮的妖精帶著哀傷的神情,出現在眾人眼前。

  「吾之真名為焰華琉音,謹遵精靈之主代理者的諭令,在此現臨。」

  小小的妖精語帶哽咽地說著。

  艾洛希雅詫異地看著那小小的焰色妖精,正準備向女騎士提出疑問時,卻發現對方像是正在商談著什麼祕密似的舉動。

  「看來伊莉雅說的沒錯……」

  雪音悄聲對著塔恩說道,但是,她的話還沒說完,一道銀光掠過她的視線。

  雪音連忙轉身,只見艾洛希雅手中不知何時握著一柄銀色長弓。然而更讓雪音吃驚的是,在對方左肩上,坐著另一名氣質沉歛的男性妖精。

  「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必須相互了解的,希望在這個時候我們都能坦誠相對。」

  艾洛希雅以冷峻的表情看著雪音,似乎為對方突然的舉動感到不悅。

  懊悔的神色在雪音眼中一閃而過,她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行為究竟有多無禮。

  「真的十分抱歉,並不是刻意隱瞞閣下。實在是在下太過心急了些,請容在下對此致上歉意。」

  接著,雪音頓了一頓,似乎在思索著接下來該怎麼解釋這一切。

  「閣下知道關於這些孩子的起源跟來歷嗎?」

  艾洛希雅搖了搖頭,唯獨這件事情伊司卡也是三緘其口。

  雪音思索了一下後,開始緩緩述說。

  「簡單來講的話,祂們是在龍舞戰爭時期,由大賢者查烈所發現的遠古神裝。根據當時的記述,這些遠古神裝擁有自主的意識,並能轉化為妖精般的人類型態。祂們能夠自己選擇服贗的主人,也只能獲得祂們認可的人,才能夠完整發揮祂們的力量。」

  雪音一面說著,一面撫摸著焰華琉音火紅的髮絲,此刻,小小的妖精正在她掌中掩面低泣著,是為了伊德貝魯的死亡而感到傷心吧,艾洛希雅心想。

  「我方才所使用的是限定契約,雖然無法使用祂們的力量,卻能暫時性的讓祂們顯現形態。在目前已知的上百名武裝妖精中,力量最為特別且強大的約略有二十名。而就我所知,焰華琉音正是其中排得上前十名的。」

  「如果可以,我曾經以騎士之誓答應過一名女性,要將這小傢伙帶回桑達拉給她。我相信她能夠解放出焰華琉音真正的力量,並將其用於正途。不過……」

  雪音真誠地看著艾洛希雅,將手中的妖精遞到對方面前。

  「我也聽說了您與祂前任持有者的關係,所以,決定權在您,由您決定是否將這孩子交予桑達拉的賢者議會。」

  艾洛希雅猶豫了起來,對她而言,焰華琉音有著特別的意義。然而,她也對許多事情感到疑問,如果桑達拉的賢者議會掌握著什麼情報,她的確是渴望知曉的。

  看著艾洛希雅陷入沉思的表情,伊司卡淺淺笑了起來。

  「汝所言之人,應是現任珮迦精靈女皇,以及桑達拉議會賢士長的伊莉雅‧海音,對吧。」

  雪音默默地點了點頭,顯然伊司卡是從她詠唱的精靈契約中發現這點。

  伊司卡在眾人的目光中緩緩飄近焰華琉音,將祂小小的身子拉起,並且用十分奇特的語言說了幾句話。只見焰華琉音難過地點了點頭,接著在一陣淡紅色的光絹中化為橫笛的姿態。

  「我想她是可以信賴的。」

  伊司卡轉身對艾洛希雅說著:

  「伊莉雅是大賢者查烈的門徒,早在當時我就認識她了。如果是她的話,確實能夠解放出焰華琉音的真正力量。」

  艾洛希雅雖然對伊司卡的言行感到疑惑,但她並未對此提出質疑。多年的並肩戰鬥下來,她一直信任著伊司卡,如果事情有讓自己明白的必要,伊司卡自然會對自己說明的。

  於是,艾洛希雅下了決心,儘管這表示她必須在這種非常時期做出艱難的抉擇。

  「我只有一個要求。」

  她接過雪音手中的橫笛,收進腰間的囊袋。

  「我要當面會見這位賢士長,所以我將與你們一同前往桑達拉。」

  雪音嘆了口氣,像是這要求她早已預料一般,苦笑著點了點頭。

  此時,敏特湊上前來,帶著剛直的神情站定在自己的長官面前。

  「閣下真的決定要在這種時刻離開?」

  「……早日弄清這些神裝的來歷與力量,對戰局才有幫助。畢竟,我們也不清楚敵方手中究竟掌握多少這類兵器。姑且不論前幾日的戰鬥有多慘烈,你以前也見識過伊司卡的力量,不可能不知道祂們能夠對戰局造成多大的影響。」

  「可是……」

  「在其他領地能夠接替我的指揮官還很多,然而這件事情卻只有我能夠去弄明白,我相信公主能理解這點的。」

  「我擔心的並不是公主,而是旁人的觀感啊,閣下。招致他人誤解的是非閒語對您的名譽……」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

  門外忽然響起的聲音令眾人嚇了一跳,艾洛希雅略為慌張地下跪行禮,卻在中途被希米莉雅扶住。

  「禮數就免了,現在的我也不過是個無家可歸之人……」

  希米莉雅疲憊地說著,因傷勢而產生的微燒使她在體力上顯得相當困乏。

  然而,令眾人驚訝的並不只是公主的出現。

  在希米莉雅身旁,一隻碧綠色的妖精正以高傲的神態,用祂金色的瞳眸睨視著房內眾人。

  雪音不禁輕聲驚呼起來,在伊莉雅給她看過的圖鑑中,特別舉列的三大神器之一。

 

  風之聖劍薩斯卡莉亞的真身,莉諾卡。

 

  「如果那名賢士長確實知道如何誘發祂們真正的力量,我想我們都有必要前往桑達拉一趟……」

  隨著希米莉雅苦澀的聲韻,一名有著小麥色肌膚的健壯女子跟在亞爾身後走出。

 

  「我是歐達拉海洋商務公司的負責人,你們就叫我瑪蕾嘉吧。」

 

-----------------待續-----------------

哈囉!大家好!

我是消失三個月的作者小光風~~

 

嗯哼,其實嚴格來說,好像也不只三個月......

這當中當然是有很多原因的啦。

不外乎就是腮腺蜂窩性組織炎出院後,因為被家人碎碎念老在當米蟲......

所以跑去投履歷找工作,然後傻傻的踏上了業務生活之路......

 

最終發現在自己始終不是業務的料子,加上長官不斷對店長施壓。

想了想,如果我離開能讓店內夥伴更加歡樂。

我為何要留著給大家難過呢?

所以毅然辭職啦(攤手),儘管知道自己身後會被人傳的多難聽。

反正被人在背後詆毀也不是一兩天了,無視吧,無視。

 

這次更新的段落,在角色的對話量上不多

比較著重於將一些梗釐清出來。

並且拉出之後的幾名主要角色。

更重點的是開始帶出對故事影響極深的武裝妖精設定。

 

武裝妖精的設定概念其實與墮神之子相當雷同,都是能夠靠一己之力扭轉戰局的恐怖兵器。

 

說到墮神之子,最近看了冰雪奇緣之後感觸很深啊。

艾莉雅啊!!!!!!

 

晚點也該繼續寫她的故事了~

停了三個多月的創作,其實手還蠻癢的......

 

對了,奉勸大家沒一定的了解別輕易踏上業務之路

好玩是好玩啦

只是碰上一個總愛弄人是非的區主管,可就不怎麼好玩了

 

不然其實我真的不想離開。

唉......

怎麼自己在工作老碰上這種人咧?

 

本次後記牢騷居多也請見諒了。

 

下一章節開始,會越來越精彩的唷~

雖然這可能只是作者本身的自我感覺良好~

哇哈哈哈~

 

-----光與風的孩子 2014/02/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