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版影音區

第十章 人生的舞台並不全是燦爛輝煌的時刻喔

 

  「哼哼,來了來了呢!」

  茂密的草叢中,一名女子甩了甩自己橘紅相間的鬈髮,咬著廉價香菸的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透過高倍率的狙擊鏡,一名穿著特勤部隊制式戰甲的人影掠過她的眼前。

  「真是的,你這傢伙真的很不乾脆啊,難道想一輩子都扮成這種模樣?」

  扣下板機,轟然炸響的砲聲驚起無數林間的禽鳥。

 

  米格蘭狙擊加農,正是人稱重裝女武神的卡拉,向來慣用的槍械之一。

**********

  「奇怪……」

  才剛踏入山谷入口,法蕾娜便發現周邊的形勢正在悄悄改變。

  引起他這種敏銳感覺的是球形衛哨的追擊,明顯變成了牽制動作,一方面與自己保持著距離,一面以精確的射擊火網阻斷自己的退路。

  這樣看來,對方是知道她身上裝備的性能,有計畫的消耗她的能量,並且將她趕至這個山谷中囉?

  才剛確信自己的想法,一聲沉悶的砲音響起。那熟悉的聲響令法蕾娜心頭一凜,顧不得自己正在軍裝的輔助下進行高速運動,硬是使力向旁蹬開,強制改變了自己原本行進的方向。

  這動作使她為此付出了代價,在悶哼聲中她感受到從腳踝襲上的劇烈痛楚。然而,也僅是差那麼一瞬間,特製的三五釐米穿甲彈就這樣從她肩頭擦過,在高強度的護甲上劃出一道刻痕。

  「卡拉……?」

  她匍匐在頹圮的樹根後方,剛架起狙擊槍準備掃視前方時,另一發穿甲彈不偏不倚地打中她的槍械。

  「該死!」

  法蕾娜在驚惶中連忙縮手臥倒,看著自己的狙擊槍在眼前化為四散的廢鐵,不禁怒罵起來。

  將腕部控制器的通訊儀調整到記憶中的頻率後,她深深吸了口氣。

  「混帳卡拉!是妳這傢伙對吧!給我賠錢啊!」

  『噗──這可不是本小姐現在想聽到的問候語喔。』

  砲音再次響起,樹根在轟擊下揚起漫天飛屑,接著一股腦地灑在法蕾娜身上。

  法蕾娜不得已只好忍著腳傷全力奔跑起來。

  「妳以為那把塔斯汀狙擊槍價值多少啊!賠錢!給我賠錢!」

  『……那你知道米格蘭新一代的手持型狙擊加農是可以連發的嗎?』

  「什麼?嗚喔!」

  砲音接連響起,在法蕾娜腳邊打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彈坑。

  『你的身手似乎退步了啊,這樣好嗎?我可以聽見璀璨之鷹的名號正縮在陰暗角落哭泣的聲音啊!』

  「妳這傢伙,這幾年下來性格倒是變得扭曲不──哇喔!妳真想殺了我啊!」

  『不不,如果現在本小姐真想宰了閣下,那你根本不會有再次開口說話的機會啊。』

  「聽妳在扯!剛剛那槍明顯就是瞄準頭部的吧!」

  『沒錯,很刺激吧?』

  這混帳小妮子!

  儘管生氣卻也莫可奈何,失去反制手段的法蕾娜只能在卡拉遠距離的掃射中,利用地形不停閃躲。

  忽然間,她發現通訊另一端的卡拉靜默了下來。

  不僅如此,在那片靜默當中,似乎摻雜著些許抽咽的聲音。

  法蕾娜停下腳步,轉身望著遠處的山頭。

  此時,兩發穿甲彈只是略略擦過她的腰側與髮梢,將她身後的巨木擊穿。

  「……妳的槍法真的成長很多呢,卡拉。」

  『…………』

  「……對不起,當年我只能做出那樣的選擇。」

  『……是因為亞斯克斯?還是……法蕾娜小姐……』

  「…………」

  這一次,輪到法蕾娜沉默了。

  『你知道在你離開之後,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知道在你離開之後,我們這些被你遺棄的人,過的是什麼生活嗎?』

  『你知道我對你,其實一直……一直都……』

  「啊,我知道的……」

  『……混帳……』

  這一次的槍擊明顯偏移了許多,塵土在距離法蕾娜數尺外的地方揚起。

  「所以我才會道歉,對不起,卡拉。」

  『一切都是因為法蕾娜小姐對吧?』

  「不,我在當時會那樣選擇,只是為了我自己。」

  『騙人!』

  「法蕾娜的意外,確實也是原因之一,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沒辦法再執行任何的任務。是我想逃避那些責任,而在那時,剛好遇上了老爺子跟亞斯克斯。」

  『那麼,你以她的名字生活,裝扮成她的模樣,甚至愛上她所愛的人!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贖罪?你有想過我們這些昔日部屬的心情嗎!愛德華‧切斯特蘭隊長!』

  這一次,卡拉擊穿了法蕾娜的護甲,透過狙擊鏡,她看著自己以前的長官倒臥在一片血泊之中,深深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是一次誤擊,她並非真的瞄準了目標。

  『……隊長?』

  『說話啊!你這無情無義的爛人!』

  『我在叫你啊!給我點回應!愛德華!』

  『……拜託你了……快說點什麼吧……愛德華……』

  卡拉這次是真的哭了出來,同時,她拋下了手中的槍械,奮不顧身地跳下陡峭山壁。

  無視灌木的枝條劃破她的衣裝,在她的身上割出無數傷痕,她只是一路奔跑著,跑向那曾經為自己所愛的人。

  然而,當她張著淚眼,抵達法蕾娜倒臥的位置時,地上除了一灘血跡外,不見任何人影。

  她眨了眨眼,微微發脹的頭腦還沒來的及冷靜下來釐清事態,一個輕微聲響從她身後傳來。

  她轉過身,只見法蕾娜露出疲憊的笑容,舉著一柄短槍瞄準了自己。

  「原來你沒事,太好了……」

  卡拉身子一軟,向後跌坐在地上並舉起雙手,任由法蕾娜將自己身上的槍械取走。

  在確信了卡拉身上沒有任何致命武力,並將她綑綁在樹上後,法蕾娜才將短槍收起。

  「也是因為妳沒確實的瞄準,那一下才只是打穿了肩膀,而不是頭。」

  她虛弱地靠著樹幹,點起了從卡拉身上拿出的廉價香菸。

  「……這樣好嗎?」

  卡拉看著對方手中的菸,撇了撇嘴。

  「嗯?」

  「法蕾娜小姐是不抽這玩意兒的吧?」

  「噗──咳咳──」

  卡拉突然的發言讓法蕾娜不禁嗆到,劇烈地咳了起來。

  「我說妳這人啊,從以前就是不會看場合發言的笨──」

 

  啾。

 

  趁著法蕾娜將臉湊近自己眼前的瞬間,卡拉冷不防朝他吻了下去。

  同時,她按下了藏在腰後的某個裝置開關。

 

  「──嗚喔!妳這笨蛋在做什麼啊!突突突然就──」

  「嘿嘿,人家確實是喜歡你的啊,就算是這模樣也無所謂囉。」

  「不管怎樣要是被人看到了不會很怪嗎!」

  「誰叫你要裝扮成這樣?人家也沒辦法啊。」

  「妳這傢伙……」

  「對了對了,前任隊長大人。」

  「幹嘛啦,妳這麻煩的傢伙!」

  卡拉露出充滿歉意的俏皮笑容。

  「人家真的很喜歡你,所以你要原諒人家喔。」

  「原諒?喔,這點小傷還好啦,反正就當作跟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了吧。」

  「不,人家指的不是這件事情喔,而是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

  「蛤?」

  「這裡是牧羊人,已將小羊送進羊圈囉。」

  「妳在跟誰說話?這應該是妳個人專用的頻率吧?」

  「放心啦,被你這樣綁著,人家也躲不掉了。」

  「所以妳究竟──等等!難道,剛剛的對話全都──」

  「嘿嘿,對不起囉,可愛的小羊。」

  卡拉話音剛落,一道無形的力場如同槌子一般落下。

  法蕾娜連哼聲都來不及發出,便在強烈的震盪中失去意識。

**********

  「這樣就行了吧?」

  亞斯克斯一面看著眼前屏幕的訊息,一面喃喃說著。

  成功將病毒殖入這一區域的空防設備後,他沿著原路走回室外。看著頭上的藍天,他伸展著雙臂。

  「好啦,該去看看那依娜雅那小妮子的狀況了,希望她別把整個區域都拆了。」

  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準備跨出腳步的亞斯克斯陡然停下動作。

  銳利的眼神在下一瞬間掃向遠處的山壁。

  那是他所熟悉的沉悶砲響。

  「卡拉……」

  一個記憶中的人物浮現出來,那是有著橘紅色鬈髮的少女,也是最常黏在愛德華身旁的千金小姐。

  同時,她更是當年追逐自己師父的特殊隊伍中,排名第二的人物。

  不論是射擊水平或是體能戰技,她的實力都緊追在愛德華之後。

  「嗯……師徒對決嗎……」

  亞斯克斯思索了一下後,啟動了通訊裝置。

  透過通訊器首先傳來的是劇烈的爆炸聲響,接著是依娜雅充滿朝氣的聲音。

  『別在人家玩得正開心時打擾人家啦!笨蛋亞斯克斯!』

  很好,那小妮子看來沒什麼值得擔心的狀況。

  亞斯克斯直接掛斷通訊,走向自己藏匿的飛艇。

  「在我趕到前,妳可得撐住啊,法蕾娜。」

 

  如果讓同樣的意外重複發生兩次,那自己就不配做為一個行俠仗義的宇宙海盜了。

 

  亞斯克斯在艙位坐定後,用力踩下踏板。

  銀灰的小艇以急速竄升,並在空中急轉半圈後,飛往法蕾娜與卡拉交火的位置。

**********

  「報告!捕捉到未登載的小艇從一六七號控制塔周邊起飛的蹤跡!」

  「將影像傳送進來。」

  在維茲特的厲喝聲中,中央屏幕閃動了一下,接著投射出透過神之眼捕捉到的空拍畫面。

  一艘銀灰色的小艇正以高速掠過樹林,趕往『羊圈』的位置。

  錯不了,絕對是那傢伙!

  「將人員跟衛哨全都調派過去,另外通知操控天網的人員,冷機後立刻重啟裝置,我要在這裡擒獲亞斯克斯!」

  維茲特難掩欣喜的神色,轉身看著因用盡氣力而癱倒在角落沙發上的艾妮薇妲。

  「妳就在這邊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了。」

  「嗯……」

  「別露出這種擔心的神情嘛,不會有事的。」

  「嗯……」

  維茲特輕輕在她眉間吻了一下,正要起身離開時,艾妮薇妲將一件物品塞進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張泛黃的相片,相片中有著自己熟悉的已逝之人。

  艾妮薇妲眼中流轉著淚水。

  「妳都知道了?」

  「嗯……」

  維茲特苦澀地微笑起來,蹲在艾妮薇妲身旁。

  「別擔心,我不會那麼傻的。況且,在事情結束之後,我……」

 

  我想給妳,以前我無法給自己孩子們的那份幸福。

 

  維茲特將到了嘴邊的話吞了回去,只是用手掌輕輕搓著艾妮薇妲前額的瀏海。

  接著,他站起身,毅然地走出主控制室。

**********

  法蕾娜在劇烈的疼痛感中甦醒。

  想伸手撐起身體,卻發現自己手腳都被人牢牢綑住。

  瞇著眼睛,好不容易習慣了室內昏暗的光線後,一個人型的輪廓也慢慢在自己眼前浮現。

  她嘆了口氣,扭著身子坐起。

  「所以妳剛才都在演戲是吧?」

  「…………」

  卡拉沒答腔,只是將一小塊麵包遞到她的嘴前。

  「那麼,我現在該叫你法蕾娜,還是愛德華?」

  直到這時,法蕾娜才發現陰暗的角落中還坐著另一個人。

  「不管哪個,都是切斯特蘭家族的人,或許用這個家族名號來稱呼我,比較不會讓您困擾喔,警探。」

  「那就傷腦筋了啊,你該知道自己已被切斯特蘭家族永久除名了才是吧,愛德華。」

  「唉呀呀,這也確實像是我那頑固老爹會做的事情,沒辦法,堂堂一名警備菁英跑去當了宇宙海盜嘛。」

  「雖然原因我大概能想像,不過你能這麼毅然放棄自己當時的地位跟名聲,也真的讓我感到驚訝呢。」

  法蕾娜冷哼一聲,她並不難聽出維茲特言語中的挖苦之意。

  「只是厭倦了殺戮而已,維茲特警探。」

  「是因為那件意外?」

  「或多或少吧。」

  「依舊是個不老實的傢伙啊,當年提拔你進入警隊的人可真的是個蠢蛋。」

  「您要這樣形容自己,我也無法多說什麼了。」

  維茲特搖了搖頭,放聲大笑起來。

  「如何?藉這個機會回歸正途吧。雖然可能會遭受同僚異樣的眼光,也必須從基層爬起,但我相信你能辦到並洗刷這些汙名的。」

  「嗯……如果我願意開口說好,您會盡力保薦我的,就跟當年一樣,對吧。」

  法蕾娜咀嚼著口中鬆軟的麵包,吞下。

  「可惜的是,現在的我只想以法蕾娜的身份活著。」

  「如果是這樣,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為了一個女孩而已,不是什麼太高尚的理由。」

  維茲特一瞬間露出警戒的姿態,而這瞬間並未逃過法蕾娜的注意與好奇。

  「女孩?」

  在維茲特提問的同時,卡拉突然狠狠踹了法蕾娜一腳。

  維茲特連忙喝令卡拉退開,後者於是倔強地甩著頭髮離開昏暗的牢房。

  「咳咳……是啊,一個需要幫助的女孩想請我們幫她拿點東西罷了。」

  「……原來如此。」

  維茲特放鬆的神情再次引起法蕾娜的好奇。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該在卡拉面前講出『為了女孩』這種敏感的字眼。」

  法蕾娜輕嘆一聲:

  「卡拉是個好人──」

  「──就是倔強了些。」

  維茲特接完話後,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總之,在事情結束前,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只給你一句忠告,如果你願意拋開那些過往的回憶,或許我能幫你找回自己的人生。但如果你執意背著法蕾娜的名字,走上絞刑台,那只不過是對亡者的侮蔑。這點希望你能仔細想清楚。」

  說完之後,維茲特起身打開牢門,卻在離開之前,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轉身看著法蕾娜。

 

  「順便告訴你,一小時前我們也已經逮到了亞斯克斯。希望這個消息,能幫助你評估目前的事態,並做出正確的抉擇。」

-----------------待續-----------------

噠啦~

大家好,我是天冷很不想鑽出棉被窩的小光風~

這邊請先容我自己灑點小花

不論如何,這篇邊寫邊想邊設定的故事也終於邁入第十章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就是不知道大家看到現在還喜歡這篇故事嗎(倒地)

 

總覺得到了現在還是謎團一堆啊

作者真的有心解謎嗎!!(翻桌)

給我說話啊!作者!!

 

好像就是我?(裝死臉)

 

話說這一章節主要著墨在卡拉跟法蕾娜的過去

其實算是為第二部跟前傳鋪路

因為這兩人的過去目前是沒打算在第一部展露出來的

第一部的重點終究還是在於賽亞計畫

所以下一章節就靠亞斯克斯跟艾妮薇妲啦~

沒意外的話,費里歐跟安妮的戲份也不會少喔

確切的劇情我還得再琢磨一下

畢竟前三四個月我根本沒時間琢磨這些(死)

 

也希望從對話跟一些枝節動作中

能讓讀者感受到角色心境上的一些糾葛

例如法蕾娜能在卡拉的狙擊中,如同確信什麼似地停止逃竄

之類的細微末節

其實都是想將角色的心境在無語中表現出來

就是不知道成不成功(掩面)

 

因為沒什麼人能給我意見(遠目)

 

創作真的是一件有趣又孤獨的事情啊(撇嘴)

好啦,總之還是很希望大家能喜歡這次的章節。

我們下次見~~

-----光與風的孩子 2014/02/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