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翼少女傳說》

               番外極短篇  燄色的夣之碎片

 

  午後的陽光,穿透高塔的彩窗,灑入昏暗的塔室。

  塔室的角落,擺放著一尊神像。

  那是傳說中,賜與人們生命與知識的至高女神。

  一名老人跪在神像前,虔誠地低聲禱告著。

  忽然,一陣腳步聲從他身後傳來。  

  老人於是恭謹地結束了禱告的動作,在兩名修僧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鑲織著金色絲線的長袍在碎光下輕輕擺動。

  那是他身為皇家主祭的象徵。

  在他緩緩轉身面對門扉的同時,腳步聲也倏然而止。

  「把她帶進來吧。」

  他以沙啞而堅定的聲音說著。

  木門在下一瞬間無聲地向內推開。

  一個女孩,在八名全副武裝的騎士簇擁下,走到皇家祭司的面前。

  看著騎士們強壓著驚恐的神情,主祭在心中嗤笑一聲。

  顯然那些騎士是相信了那些毫無根據的鄉野傳說。

  「就是這個孩子嗎?」

  年老的祭司看著止不住顫抖的女孩,看著她身上遍佈的血痕。

  這真是一個笑話。

  一生服侍皇室的老人不禁嘆了口氣。

  他沒想到自己歸隱前的最後一個任務,居然是這種可笑荒唐的事情。

  這樣弱不禁風的一個女孩,究竟有什麼能耐讓國王陛下如此畏懼?

  甚至不惜派遣皇家衛士掃平了一個邊境村落。

  只為了抓到自己眼前的這個孩子。

  不過……

  如果說這五十年為皇室竭盡忠誠的歲月中,自己有獲得些什麼的話,那大概就是獨善其身這件事情了。

  所以,就算自己對這孩子的遭遇有再多的憐憫,年老的主祭也只能依照命令做事。

  儘管是個可笑的任務。

 

  他從袖中取出了一柄儀式匕首。

  「別怕,孩子。」

  這句安慰似乎並未起多少作用,年老的祭司十分清楚,女孩是因為被人箝制了自由,才沒有辦法逃開自己。

  老人再次苦嘆一聲,用附加了神力的匕首割下一撮女孩的頭髮。

  看著自己掌中輝映著碎陽,閃動燄亮光采的髮絲,主祭才感到一陣異樣感正從自己胸口油然升起。

  他不禁帶著疑惑的神情,再次望著女孩。

  然而女孩驚恐的神情卻令他對自己以及自己所侍奉的對象,感到深切的不恥。

  於是主祭只得吞下苦悶的疑惑,逼迫自己將思緒集中在任務上。

  他舉起手,周遭的修僧們開始唱起讚歌。

  同時,一名衛士以莊重的動作將神像面前的火盆點燃。

  主祭喃唸起咒文。

  隨著四周的歌聲越顯高亢,主祭喃唸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最後,他將女孩的髮絲投入火盆之中。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連身為眾神侍者的他也無法解釋。

 

  一圈燄光以神像為中心,在眾人腳下漾開的瞬間,驚恐的尖叫此起彼落。

  就連在戰場上身經百戰的騎士們,也不禁驚惶地拔出佩劍,卻不知道自己該警備的對象究竟會在何時從哪出現。

  無數的古老圖紋迅速地浮現在光圈內,同時,一個小小的人兒從火盆當中緩緩飄出。

  閃動金色焰光的波浪鬈髮包覆祂赤裸的小小身軀。

  祂對四周因驚懼而發出尖叫的人們顯得不屑一顧。

  只是緩緩地飄到了女孩的面前。

 

  『告訴我,妳的名字。』

  祂伸出小小的手掌,拂過女孩的臉龐,凝視她異色的雙眸。

  「希爾薇雅‧尤依。」

  女孩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小小神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寧。

  她聽不見四周的咆哮,也看不見那些企圖拉開自己的騎士,在金色火柱中熔化的景象。

  『妳願意接受我的全部嗎?希爾薇雅。』

  女孩伸出雙手,輕輕捧著那小小的神靈。

  「我願意接受祢的一切,畢竟我已一無所有……」

  『那麼,我將傾盡全力,實現妳的願望。』

  小小的人兒發出清鈴般的笑聲,哀憐地看著女孩身上的鞭痕……

****************

  「妳其實可以再多睡一下的。」

  不知何時醒來的席拉蘿絲,低頭看著自己的夥伴。

  緋焰凝望她一金一銀的異色瞳眸,帶著苦澀的笑意從床上坐了起來。

  「沒關係,這樣就夠了,接下來也該好好想想怎麼躲過那些纏人的追兵了。」

  她伸手戳著席拉蘿絲的額頭。

  「而且妳所受的傷也還沒完全康復,這次我們可真是小看了那些孩子的力量啊……」

  「這次?」

  席拉蘿絲略顯疑惑地歪了歪頭。

  「……不,沒事……」

  緋焰重新繫上黑色的眼罩,束起自己波浪般的鬈髮。然後從房間角落的水桶中,舀起一盆冷水淋在自己頭上。

  「怎麼了……唉呀,姐姐這樣看起來應該很性感吧?」

  或許是席拉蘿絲鮮少展露的驚惶神情令她感到有趣吧?

  只見緋燄撩起緊貼自己胴體的絲質睡衣,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靠近了席拉蘿絲。

  「……這應該不是構思未來生活時該做的事情吧?」

  「嗯,這純粹只是姊姊我個人的興趣而已。」

  她將席拉蘿絲輕輕按在床上,撥弄席拉蘿絲前額的瀏海。

  一股失落的心情閃過緋焰的心頭,但她並沒有將這種心情展露在外。

  席拉蘿絲不解地看著忽然停下動作的緋焰。

  「出發吧,我們得在兩天內趕到奧雷米亞呢。」

 

  不管這條路還要走多遠。

  我都會遵守與妳的約定,希爾薇雅。

 

  牽著席拉蘿絲,踏過腳下數十具的騎士屍體,緋焰打開了房門。

  任由深沉的夜幕吞噬她們的身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