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版影音區

《半翼少女傳說》

               第零章  緋雨之夜


  「用力點!夫人。」

  艾妲抹去額上的汗水,融合了緊張與期待的奇特神情在她臉上展露無遺。

  在艾妲的引導下,瑪蕾莎時而吸氣,時而吐氣。僅管身體受著難耐的煎熬與苦痛,但她的內心對自己即將誕生的孩子卻是滿心喜悅的期待著。

  隨著收縮產生的劇痛,一個女嬰在瑪蕾莎痛苦的嘶喊聲中,落入了艾妲的懷中。


  看著助產士懷中放聲哭泣的嬰孩,圍在一旁的年輕侍女們終於鬆了口氣,紛紛露出安心的笑顏。

  艾妲看著年輕女孩們難掩的興奮神態,一面以清水拭去女嬰身上的血汙,一面搖頭發出愉悅的輕笑。然而,當嬰孩肩上的奇特圖紋,隨著血水褪去而逐漸顯現時,艾妲的笑容也隨之凝結。

  女嬰睜著圓潤的銀色雙眸,好奇地看著表情僵硬的艾妲,白皙粉嫩的小手在半空中胡亂揮舞,當她的手掌不經意地碰觸到艾妲的臉頰時,渾身僵直的艾妲只感到一股劇烈的寒意猛然襲上心頭。

  「不要!」

  艾妲狂怒的吼聲嚇壞了室內眾人,只見她鬆開環抱嬰孩的雙手,起身向後急退。

  然而更令眾人驚駭的是,嬰孩並未因艾妲的鬆手而摔落盆中,一道水色的薄膜包裹著女嬰,將她輕輕地托在半空當中。

  在這一刻,女嬰天真童稚的笑容在眾人眼中,彷彿摻雜了惡魔無情的嘲弄。

 

  「墮神之子……」

  那是艾妲被驚駭擊垮意識倒下前,指著女嬰所說的最後一句話語。

 

  同一天夜裡,卡洛特神父剛捻熄床頭的燭火,準備就寢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他嚇了一跳。

  帶著明顯不悅的神色,卡洛特打開房門,睨視著眼前年輕的修士。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非得在這時間……」

  話沒說完,卡洛特從修士蒼白的面容與急促的喘息察覺了事態的嚴重性。

  朝長廊左右望了一下,他猛力將對方拉入房內。

  「說吧。」

  身形微胖且髮頂半禿的卡洛特,平時予人的和善印象在此刻蕩然無存,只見他以極其冷澈的口吻朝對方命令著。

  年輕修士嚥下口中苦澀的唾液,點了點頭。

  「大司祭的預言……墮神之子……降臨了……在……在艾森里瓦茲宅邸中……」

  說完後,修士喘著大氣,跌坐在地上。

  難以置信的神情在卡洛特圓胖的臉上一閃而過。

  三個月前,當他收到大司祭的密信時,還只是半信半疑,並未真正地看重那封信箋的內容,然而……

  異樣的光采在神父眼中燃起,若能妥善處理這件事情,自己在教派的地位肯定會跟著水漲船高吧,這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

  卡洛特拍了拍修士的肩膀。

  「這件事情,目前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吧?」

  修士再次點了點頭。

  「很好。」

  以令人驚異的速度,卡洛特手中的匕首隨著話音沒入了對方胸膛,同時,他用力摀住對方的口鼻,以免驚叫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修士的掙扎歇止後,卡洛特才將修士的屍身輕放在地上。

  抹去雙手的血漬,卡洛特轉身走到桌邊。在思量了一會兒之後,開始著手擬寫一份呈交給大司祭的密函。

**********

  優希雅踏著小碎步走在市集中,啡色的馬尾辮在她嬌小的身後輕盪著。

  哼著莫名的小調,她的心情顯得相當不錯。

  自懂事以來,優希雅就一直服侍在瑪蕾莎身旁,歷經了十二年的情誼,讓兩人如同姊妹一般親密。

  「今晚該給小姐好好補一補身子了吧。」

  優希雅看著市集中來自王國各地的蔬果,喃喃說道。

  數月前,當瑪蕾莎的丈夫在經商途中遇襲,不幸身亡之後,她就很少看見小姐的笑容了。

  那真的是場悲劇,優希雅難過地想著。那時的她只能每天看著瑪蕾莎在丈夫的墓前以淚洗面,日漸消瘦,卻無能為力。

  幸好,不久後因病倒下的瑪蕾莎,在醫師的訪診中意外地發現了腹中的胎兒。

  從此,瑪蕾莎總算像是尋回了一絲的希望,緊抓著那微弱的光芒,從喪夫之痛中重新站起。

  那時的自己,或許對那孩子有著那麼一絲妒忌也說不定吧。

  因為自己作不到的事情……

  然而,隨著那個孩子的誕生,瑪蕾莎抱著嬰孩喜極而泣的模樣,讓優希雅感到一切都不重要了。

  什麼墮神之子嘛!

  優希雅覺得,比起那些毫無根據的鄉野傳說,瑪蕾莎的笑容才是自己唯一重視的事情啊。

  她是真心這麼想著。

 

  「這些多少?」

  將挑選好的蔬果放入竹藍後,優希雅翻動著布囊中的錢幣,以她慣有的甜稚嗓音朝攤販問著。

  「不……不用了……」

  「咦?」

  菜販的回應令優希雅不禁蹙起眉頭,她抬起頭,只見對方迅速地轉身背對著自己,明顯是在躲避自己的目光。

  對方冷漠的態度讓她感到一陣錯愕,然而由於自己也趕著回府打理雜務,因此她並未追問下去。

  「那……這樣應該夠吧。」

  從囊包中取出四枚銅幣放在攤上,優希雅聳了聳肩,踏著輕快的步伐跑開。

  斜睨著女僕嬌小的背影,攤販老闆忿忿地抓起錢幣,朝一旁拋去。

  「去死吧……玷汙了世界的傢伙……」

  菜販的怒罵隨著錢幣相互撞擊的聲音,沉入了陰濁的溝水之中。

**********

  正午時分,人潮擠滿了這間小小的教會。

  「看啊!」

  講台上,卡洛特朝釘掛在牆上精美的畫飾猛力拍打,凝望著廳堂中的鎮民。肅穆的氣息充斥著這間富麗的傳道會所,只有他低沉的嗓音透過建築師精心的迴音設計,在廳堂中不斷地震盪著。

  「這是什麼!這是吾神的預言!」

  卡洛特刻意地高舉雙手望著屋頂,接著,以凌厲的目光掃視階下眾人。

  「如今,墮神者再次的降臨,如同吾神在聖錄中所表達的警示一樣。喔!是的,她將如吾神所預告的一般,為我們的村莊!為我們世界!帶來那無窮無盡的禍害!」

  他倏然拉開身後的簾幕,在眾人驚駭的呼聲中,年輕修士殘缺不堪的屍體被置放在精美的棺木中。

  「這位兄弟……」

  卡洛特刻意壓低了聲音,哽咽著。

  「這位懷有偉大情操的兄弟……以他的性命見證了那個瞬間……沒錯!那個孩子誕臨的同時,便將詛咒施展在這名無辜弟兄的身上,企圖滅口……」

  卡洛特悲戚的聲調令廳堂內的女性不禁掩面哭泣,她們的伴侶則一面輕撫著自己的愛人或妻子,一面以悲憤的神情看著那具棺木中的遺骸。

  稍許的刻意停頓後,卡洛再次開了口。

  「但是,這名兄弟總算不負他的職責。在詛咒啃噬他的生命之前,將這訊息告知了我們。並以自身的性命,印證了吾神的警語。」

  他將雙手交互緊握,垂下了頭。

  「讓我們祝福他,在唯一真神的榮光之下,能被指引向那極樂之地。」

  台階下的鎮民紛紛隨著卡洛特低著頭,向他們的神祇禱告著。

  此時,卡洛特猛然抬頭,狂怒地嘶吼著。

  「在這裡!讓我們宣告!以吾神的榮光!為了我們純正人類的血脈!將那墮落的神子打落到屬於她們的煉獄之中吧!」

  狂熱的群眾氣息隨著卡洛特的咆哮爆發。

  「殺了她!殺了墮神之子!」

  在眾人齊聲的怒吼之中,卡洛特淺淺地露出了扭曲的笑意。

 

  傳道結束後,身為商會代表之一的伊森‧吉穆斯特,在教會僕役的引領之下,來到了教會下方的隱密殿堂。

  昏暗的燭光中只見卡洛特穿著一身黑袍,跪在地上低聲念誦著聖書上的禱文。一旁的僕役略略向伊森欠了欠身,便轉身離去,留下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商會代表獨自站在這幽暗的空間之中。

  「今天急著邀請閣下前來的目的,想必閣下應該知曉了吧。」

  卡洛特在結束了漫長的祈禱之後,頭也不回地朝伊森提問。

  伊森沉著臉,心中雖然對神父的無禮傲慢感到惱怒,卻也聰明地將其掩飾起來。這名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富豪耐著心中的憤怒,輕輕點了點頭。

  「艾森里瓦茲家族,在艾佛隆鎮上的影響力之大,一直不是我們所樂見的。以上個月的交易成果來看,若非約瑟夫的一意孤行,如今只怕我們早已併吞了亞恩的商會。」

  伊森不悅地想著,要是按照自己的計畫,如今商會的資金想必能翻個數十倍以上,當然這也意味著商會成員所持有的利益會更龐大。

  「所以,這也是個機會。」

  卡洛特轉身笑道,那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如今,艾森里瓦茲家族出了這麼一個孽種,近日來的聲望早已大不如前,正是一舉除掉他們的時刻。」

  卡洛特將大司祭的回函遞給伊森。伊森猶豫了一會兒才接下,在反覆地確認了信件的內容後,伊森倒吸了一口涼氣。

  「真要……做到這種程度……?」

  害怕猶疑的表情展露在伊森削瘦的臉上。

  「這是個機會。」

  卡洛特重覆著自己先前的論調,並將手搭在伊森的肩上。

  「試著想像看看,閣下擔任會長之職後,城鎮繁榮興盛的景象。。」

  卡洛特一字一句地緩緩說著。

  「然而,擋路的石頭不清除掉,這都只是空想。」

  神父的手掌略微使力,斗大的汗珠從伊森的臉龐流下。

  滿意地看著伊森痛苦的神情,卡洛特鬆開箝制著對方肩膀的手掌,用力拍了拍伊森的背部。

  「與我奎拉斯特教派聯手,好處絕對少不了閣下的。」

  對那臉色慘白的富豪丟下一句冷語,卡洛特逕自轉身離去。

  今晚對他而言,可沒有絲毫能夠浪費的時間。

**********

  約瑟夫看著窗外不停鼓譟的村民,嘆了口氣。

  「怎麼辦?」

  他轉身對自己的妹妹發出疑問,同時得到了預料中的沉默回應。

  瑪蕾莎堅定地望著自己的兄長,緊抱手中的嬰孩,此刻她懷中那嬌弱的女嬰,正閉著雙眼貪婪地吸吮著母親的奶水。

  「妳要知道──」

  「我才不管什麼墮神之子的傳說!」

  瑪蕾莎原就蒼白的臉色在激動的情緒下顯得更加虛弱。她憤怒地打斷兄長的話語,突如其來的怒吼讓懷中的女嬰嚎啕大哭起來。

  瑪蕾莎連忙輕聲安撫女嬰,讓她小小的頭倚靠在自己的胸前低聲飲泣。

  「不論別人怎麼說,這是我的孩子……」

  約瑟夫抿著嘴,從他身後的窗口傳來村民鼓譟的怒罵。

  他沉痛地對妹妹搖了搖頭。

  「接受現實吧,瑪蕾莎,這孩子只會為大家帶來不幸而已。」

  聽了這話的瑪蕾莎,凝視兄長的神色,除了憤怒之外,還帶了一絲悽愴。她顫動的唇像是想說些什麼來反駁,卻說不出口,只能緊抱著嬰孩,不住地搖頭。

  深吸了口氣,正準備再次開口時,一枝竹槍擊穿了窗戶,鋒銳的尖端自約瑟夫後背刺入。

  約瑟夫呆然地看著從自己前胸穿出的竹槍槍尖,一口血沫隨著噁心感湧上喉頭。

  在此同時,大門入口聚集的群眾們在神職者的煽動下失去了最後的理性。攀爬過鎖上絞鏈的厚重鐵門,毆打每一個阻擋在他們面前的男僕女侍。

  快逃……

  約瑟夫最後的話語,隨著口中溢出的鮮血變成一聲破碎的嗚咽。緊接著,失去全身氣力的他,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似地,向前癱倒在地。

  「大哥!」

  驚慌不已的瑪蕾莎正要起身奔向約瑟夫時,兩三枝火把從破碎的窗口扔入,火焰在一陣霹啪聲響後,迅速地蔓延開來。

  透過熾烈的火光望著兄長失去神采的灰色眼眸,瑪蕾莎強忍淚水,在心中為死去的摯親悲痛地默禱。接著隨手抓了幾件值錢的物品,衝出房門。

  一樓的廳堂傳來僕從們的哀叫與物品破碎的聲響。

  「神的子民啊!殺了他們,以他們汙穢的鮮血敬仰吾神!在吾神聖潔的光耀之下,墮神者的血脈絕不容殘存於世啊!」

  卡洛特此刻粗啞的聲音與佈教時特有的慈藹不同,充滿了狂暴殺氣。

  「不要啊!」

  伏在二樓階梯的欄杆旁,瑪蕾莎看見自己的貼身女侍被人抓著頭髮撞向石柱,發出悲淒的哭嚎,優希雅清麗的面容瞬間染上一片血紅。而施暴者則帶著狂喜的獰笑,浸淫在那狂暴血腥的氛圍裡。

  在極度的驚懼驅使下,瑪蕾莎一時慌了心神,只能不停地焦急踱步。

  「咿呀!」

  女嬰的聲音拉回了瑪蕾莎的注意,她下意識順著女嬰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位於走廊盡頭的雜物室。

  此時,幾個暴民也發現了她的身影,發出狂吼朝她追來。

  瑪蕾莎嚇的拔腿奔向雜物室,將房門緊緊鎖上。

  門扉上傳來猛烈的捶打,使她驚恐地向後退開。

  「該死,她把門鎖上了。」

  「去把優希雅抓過來!她有屋內所有的鑰匙!」

  眾人狂怒的吼叫透過門扉的縫隙,傳進瑪蕾莎耳中,不住顫抖的她,只能緊緊抱著自己剛出生的女兒,蜷縮在黑暗的角落。

  「給我打開這扇門!」

  在一陣雜沓聲後,傳進的是市場鐵匠那獨特的北方口音。

  相對於鐵匠的冷酷要求,嬌弱的女聲雖帶著泫泣的音律,但仍堅定地回絕了對方的要求。

  「混帳!」

  隨著物體擊打與骨骼碎裂的聲音,優希雅的哭嚎逐漸地由強轉弱,最終消逝在冰冷的夜息之中。

  「沒關係。」

  在鐵匠混濁的喘息聲中,卡洛特語帶冷笑地說道。

  「就這樣將她們反鎖在裡面活活燒死也行。」

  瑪蕾莎心頭一凜,連忙起身想尋找出路。

  然而,除了頂端一扇小氣窗外,這房間可說是完全密閉的。

  門外,眾人一邊高聲唸誦教會的禱文,一邊將燈油潑灑在門板上。

  「願吾神以慈悲引領妳們。」

  在卡洛特狂熱的祈願聲中,鐵匠帶著獰笑丟出了手中的火把。

 

  濃密的煙霧很快便填滿了這狹小的空間,瑪蕾莎忍受著刺鼻的燻嗆,帶著絕望的神情用布將女嬰輕輕包裹起來。

  「對不起……孩子……是我沒辦法保護妳……」

  瑪蕾莎流下了淚水,在逐漸熾烈的焰光中緊緊抱著孩子,緩緩唱起了許久以前曾經聽過的一首詩曲。

  「對不起……」

  隨著那古老而哀傷的旋律,瑪蕾莎在心中不停地低訴著哽咽的話語……

  屋外紛飛的細弱雨簾,襯著熾烈的火光,炫亮了這座小鎮的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雞
  • 墮神之子呀...... 感覺她的一生會很坎坷呢!
  • 呵呵呵~

    誠然如此......
    這一篇是很哀傷的一篇故事

    不過很難修正
    目前還卡著......Orz

    eureka0079 於 2013/05/06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