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爺爺的皮諾丘與小女孩的火柴棒

 

  如果問亞斯克斯對這男子的觀感。

  他大概只會搔搔頭髮,用無奈的表情聳著肩膀傻笑吧。

  其實從五年前,當這名中年警備隊長開始追捕亞斯克斯的那一刻起。

  亞斯克斯就未曾討厭過這名性格耿直的中年男子。

  相反的,亞斯克斯覺得他是個可敬的對手。

  也只有他,能從那些愚笨的警備隊士中脫穎而出,緊緊追著自己。

 

  只不過,目前這個對手,正因為深夜落海引起的高燒,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

 

  「您年紀也大了,又何必這麼勞命的追緝一個小賊?」

  這個問題,前來探病的後輩幾乎都問過他。

  他也只是一笑置之,沒有任何回答。

  抓賊是警備治安隊的使命,那需要理由?

  他躺在床上,打從內心深處,恥笑著那無聊的問題。

  病房的門扉,就在這時候打開。

  他轉過頭,敷在額上的冰袋也因此滑落。

  跟在總隊長身後走入的,是一名有著灰色瞳眸的短髮女孩。

  女孩身旁,則跟著一名不難猜出職業的男子。

  毫無血色的臉龐泛著莫名興奮的神韻,不停扭斷的雙手,在白袍上抹來抹去。

 

  他甚至能猜出對方的名字。

 

  「什麼事情勞你大駕了?伊洛維塔博士。」

  面對一個成天只知道進行人體實驗的瘋狂科學家,憑著一身正氣,擔任警備小隊長多年的這名男子,就連敬語也不想多用。

  感受到眼前即將爆發的沉悶風暴,總隊長只是尷尬地咳了一聲,將女孩牽到病床前。

  「身體還沒康復就別動氣了,維茲特警探。總之,等你病好了之後,這孩子將編到你的隊上,協助你們捉拿亞斯克斯‧范德拉爾。」

  「啊?」

  維茲特連忙從床上坐起,卻因為這個動作,劇烈地咳了起來。

  「要我帶著一個小鬼辦案?總隊長,這玩笑也未免太──」

  沒等他把話說完,女孩突然伸出纖細的手指,貼上他的唇。

  「確認。」

  女孩出人意料之外的清撩嗓音,令維茲特小小吃了一驚。

  「警備隊部第三十二期應試生,行事風格魯莽,不受上級管束。但總能屢建奇功,因此──」

  維茲特將女孩的手指輕輕壓下。

  「這種事情在我的個人資料上都有,不用裝神弄鬼的。」

  女孩頓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

  「了解,那麼開始述說閣下不為人知的一面。首先,閣下喜歡粥飯遠勝麵食,原因是閣下在孩童時期遇見的那名東方少女。再者,閣下喜歡在獨自一人洗澡的時候,唱著奧克妮雅的懷舊歌曲『星浪』。還有關於去年春天,閣下之所以會反常地在工作方面表現,產生諸多失誤,並非如閣下所言,是身體不是導致,真正的原因其實是被餐廳女侍伊蕾安拒絕了生涯當中唯二的告──」

  「夠了夠了!」

  在總隊長興味昂然的目光注視下,維茲特連忙摀住少女的嘴。

  他忍著喉間的搔癢,抬頭看著自己的長官。

  「閣下您可別告訴我這孩子有什麼超自然的能力……」

  「正確來說,是人工開發出來的感知力。」

  伊洛維塔不停地搓弄著雙手,以特有的高亢聲調說明。

  「上面的人是希望由閣下來帶領這孩子,藉由調查亞斯克斯這小賊引發的事件,來測試她的性能是否堪用。」

  維茲特沉下臉。

  「測試?性能?」

  沒有發現維茲特語氣中的異樣,伊洛維塔興奮地點著頭。

  維茲特吁出一口長氣,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靠近。

  當伊洛維塔走到床邊時,維茲特冷不防揪住他的衣領。

  「給我聽好。」

  在維茲特兇狠的瞪視下,科學家那瘦弱的身軀不住地顫著。

  「別把人類,當成你們這群敗類的玩具。」

  他甩開伊洛維塔,不理會對方驚恐的怪叫。

  他看了看少女,再看了看自己的長官。

  身形黑壯的總隊長只是攤了攤手,一臉無奈。

  「總隊長,再怎麼說,我也不可能一邊照顧這孩子,一邊追拿亞斯克斯的。」

  「那麼,你覺得讓她回到原本待的地方,會比較好?」

  總隊長俯身,在維茲特耳邊壓低了聲音。

  「相信我,只要是人,都不會想再度踏進那個實驗室。」

  看著維茲特閉口不語的神情,總隊長拍了拍他的肩膀。

  「總之,這孩子就交給你了,你可得好好善待人家啊。」

  丟下這句諫言之後,總隊長像抓小雞似地,拎著驚慌不已的伊洛維塔走出病房。

  歸於寧靜的白色病房內,他與她對望著彼此。

  維茲特煩躁地抓了抓蓬亂的頭髮,勉強地走下病床。

  「妳的──」

  「艾妮薇妲,編號十三。」

  「編號?」

  女孩點了點頭。

  看著她澄澈的灰色雙瞳,維茲特嚥下一口苦澀的唾沫。

  壓著心中猛烈燃起的不快,他試著用和緩的聲調跟女孩對談。

  「所以……在妳之前……還有十二人?」

  女孩點了點頭

  「他們──」

  女孩左手按著自己的胸口,右手食指輕觸著額間。

  「他們現在都是艾妮薇妲的一部份。」

  緩緩地,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維茲特決定不去碰觸這個話題,以免自己下次碰到那個瘋狂博士,會忍不住失手暴揍對方一頓。

  然而,如此一來,他也就不知道要和少女聊些什麼。

  充塞著異樣感的沉默,就這樣在兩人之間迴盪。

  過了許久,維茲特才想到話題。

  「既然妳是來協助追拿亞斯克斯的,妳對他有什麼看法,或是……認知?」

  女孩歪了歪頭。

  「大致上來說幾乎可以斷定,他的作為其實相當隨性,就像個孩子一般。對於委託人所交付的事項,一直都是隨心情去判斷是否接受。同時,只要是他想要的、喜歡的,在不違背原則的狀況下,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取得。他不認輸,也不願意認輸。同時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認為自己不論在怎樣的情況下,都能安然脫身。」

  艾妮薇妲頓了一頓,似乎在思索什麼。

  「除了……昨晚的案子。」

  「喔?」

  艾妮薇妲的描述似乎引起了維茲特的興趣,後者正從一個包包中取出裝著淡金色液體的瓶子。

  「在探查過現場之後,可以感受到他對這次的行動費了多少心思,而這一切努力,只為了盜走一顆雖然少見,卻並非價值不斐的寶石。」

  「然而,他本身的目標為何,並不是重點。畢竟就像先前所說的,有時候,他只是為了個人的興趣。」

  艾妮薇妲再次頓了頓,專注地凝視著維茲特。

  她知道對方也有跟她相同的推斷。

  「重點是,他為什麼會為了這麼一次簡單的行動,籌劃這麼久。而且似乎──」

  「似乎十分害怕失敗,對吧?」

  維茲特接著女孩的話說了下去。

  艾妮薇妲點了點頭。

  維茲特若有所思地看著女孩,打開瓶塞,將瓶內的澄黃液體倒進兩個紙杯當中。

  他將其中一杯遞給女孩,同時十分小心地不讓少女碰觸到自己。

  「喝看看吧。」

  女孩疑惑地看著杯中的液體。

  她聞了聞,然後輕輕啜了一口。

  「咳咳──」

  維茲特忽然笑了起來。

  「說話像個大人之前,別忘了妳還只是個孩子。」

  維茲特接過艾妮薇妲手中的酒杯,將兩杯酒一飲而盡。

  「我就姑且認定妳夠資格參與吧,不過,妳得時時刻刻跟著我,知道了嗎?」

 

  這是為了保護她。

 

  不論上層的意圖為何,這個孩子,都應該擁有更自由的人生才對。

  維茲特看著少女不知所措的表情,開懷地笑著。

**********

  「好慢啊!居然讓人家等了這麼久!」

  依娜雅向後歪著頭,朝走進駕駛艙間的兩人高聲抱怨。

  她是個渾身散發著嬌貴氣息的女孩。

  年齡乍看之下,或許只有十來歲吧。

  在她穿戴的銀質軟甲背後,延伸出四隻機械手臂。

  泛著金屬光澤的手臂仿彿有著自我意識,正忙碌地操控著各項艙內設備。

  「妳就好好的罵罵這白癡吧,要不是他堅持先吃過早餐再回來,結果差點被咖啡館的女服務生扭進警備隊部,我們也不會遲到了六個小時之久。」

  金髮的青年平淡地說著,同時坐進了女孩右側的駕駛座艙。

  『歡迎回來,費南。』

  從金髮青年面前的儀表板上,傳出了溫柔的女性聲音。

  「不好意思吶,這幾天辛苦妳們了。」

  『比起躲在荒蕪的小行星帶中,這次能有個港口進行整補,總還算是可以接受。』

  女性的聲音帶了點笑意。

  『確認下一個目的地,是艾德羅星域,有需要進行變更嗎?』

  「不用,不過能請妳掃描一下港口周邊五百米茲的範圍嗎,安妮?」

  『了解。掃描進行中。』

  在「安妮」進行掃描的同時,費南只是聽著依娜雅與亞斯克斯之間的拌嘴。

  『掃描完成。根據遠磁偵測與資料庫的艦艇辨識對比報告得知,港口周邊大約兩百米茲的範圍內,有大量的警備艦艇佈署。其中包含了兩萬兩千噸的艾洛恩級巡察艦四艘。』

  亞斯克斯咂了咂嘴。

  「還真是不能小看這些人啊,居然連我們躲在這種廢棄的補給站內都能查到?」

  「他們是根據你逃出咖啡廳後的行進方向得知的吧。」

  費南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拜託你下次就算要『刻意』挑戰這種刺激的事情,也先告知我一聲。」

  「唉呀唉呀,怎麼能說我是故意洩漏行蹤的呢?我偶爾也是單純只想輕鬆愜意地吃頓早餐啊。」

  「所以你到底是去吃早餐?還是去虧女服務生啊?啊?」

  「痛啊痛啊,依娜雅。」

  亞斯克斯舉起雙手,在機械手臂的攻勢下,用無辜的表情求饒。

  「哼。」

  依娜雅鼓著雙頰,甩了甩琥珀色的長髮,機械手臂順從地將亞斯克斯放下。

  「下次再給本小姐知道你又在哪邊拈花惹草,你可別想這樣就算了。」

  「當然,當然。」

  亞斯克斯一臉言不由衷的模樣,趁著依娜雅不注意時,在費南冷淡的瞪視下做了個鬼臉。

 

  駕駛艙的中央是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球形座椅。

  亞斯克斯躺了進去,拉下座椅後方懸浮臂上的小型頭盔。

  一個光點在他眼前亮了起來,並在數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展開,形成一面透明屏幕。

  屏幕上顯示的星域圖中,閃著四顆藍色的光點,藍色光點的四周,則是無數的紅點。

  從藍點與紅點的分佈來看,可以明顯看出星域圖中唯一的黃點,正被包圍其中。

  亞斯克斯只是笑了一笑。

 

  只靠四艘艾洛恩級巡察艦就想阻止自己啊……

 

  他笑了起來。

  那是充滿著自信的笑容。

  當然,帶了點孩子氣。

**********

  當亞斯克斯一行人的船艦從廢棄的港口中躍出時,包圍著港口的警備艦艇紛紛從砲口中射出光束。

  亞斯克斯等人所駕駛的艦艇,外觀上只是一般宇宙海盜常用的瑟璐級小型戰艇。

  因此,為了活捉艇內的罪犯,警備艦隊其實抑制了部分的火力輸出。

  這個決斷事後卻讓他們扼腕不已。

  包覆著「安妮」的能量磁場,在砲火的洗禮下炫出繽紛的色彩。

  「這真是盛大的歡送隊伍啊。」

  亞斯克斯懶懶地感嘆著。

  「你確定要在這時候展現出真正的實力?」

  費南頭也不回地問著,此刻的他正專注在艦艇能量的分配上。

  「正確來說,只是一點點而已。」

  搶在亞斯克斯接話前,依娜雅出聲回答了費南的問題。

  「這也是讓警備隊那些沒常識的傢伙了解一下,小看安妮的後果,嘿嘿嘿……」

  依娜雅得意地笑了起來。

  『老爺爺的皮諾丘系統準備完成,能量輸入百分之九十,等待最後指令確認。』

  在「安妮」發出的確認指令聲中,亞斯克斯與費南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梢。

 

  老爺爺的皮諾丘?

 

  「有意見嗎?不過就算有也已經太遲了喔。」

  依娜雅露出勝利的笑容,伸出一隻機械手臂搶在亞斯克斯動作前,按下了透明屏幕上的指令鍵。

 

  無形的集束電波,藉由「安妮」艦艏位置的十二具微形天線,將極高的能量以全方位的方式散射而出。

  剎時間,警備隊的艦艇全都震顫了一下。

 

  『確認連結。』

 

  亞斯克斯攤了攤手。

  「算了,反正艦艇的升級跟保養我是全權交給妳了……不過如果可以,下一次升級的裝備名稱,還是給我決定吧。」

  依娜雅沒有作聲,不過費南卻能隱約察覺到,亞斯克斯的希望是不可能實現的。

 

  首先是「安妮」的主砲,同時也是目前艦艇上唯一的打擊性兵裝。早在這小小的四人(?)團體成立初期,就被取名為小女孩的火柴棒……

  從那之後,「安妮」的裝備名稱就全都是些詭異的名詞。

  然而,令人感到好奇的是,「安妮」本身雖然擁有高度的自主知能,卻從來沒有對依娜雅取定的這些名稱提出任何非議。

  相反的,「安妮」倒是常常對費南與亞斯克斯的名稱提案感到不滿。

  難道小女孩的火柴棒,真的比星之箭一類的名稱動聽嗎?

  費南不禁有些氣餒地想著。

 

  「系統功率全開,首先就教教這些愚蠢的小木偶們怎樣跳舞吧!」

  依娜雃用一臉天真的模樣,說著惡魔般的話語。

  亞斯克斯看著屏幕上的光點,心中不難想像警備艦上的慘況。

  在艦艇全面使用生物科技的現今,「安妮」可以說是立於頂端的存在。

  也因此,依娜雃才能將這套仍舊在於理論階段的非打擊性系統,得以具體的應用。

  將「安妮」的處理能力作最大的效應利用,直接干涉多艘艦艇的生物系統運作,進而癱瘓或封鎖對方艦艇的行動能力。

  根據依娜雃本人的推斷,雖然以目前的功率,只能干涉大約六十艘艦艇,五至七分鐘的時間。

  不過對於一向抱持著和平主義(?)的亞斯克斯一行人來說,五分鐘的時間算是相當充裕的。

  此外,費南也對依娜雅能在短短一周間,把理論化為實際的機械能力,有了更深一層的體認。

 

  「別玩過火了,依娜雃。」

  亞斯克斯苦笑著阻止想讓對方艦艇以最小的弧度,全速在原地盤旋的小女孩。

  「在界限時刻內,將他們除了維生系統以外的所有動力,都轉換到火砲輸出吧。」

  「你打算讓他們用禮炮為我們送行?」

  亞斯克斯點了點頭。

  「順利的話,他們在重新掌握控制權後,大概還得花上四十分鐘儲備能量,才能啟動推進器吧。畢竟推進系統的能量移轉,一向都設計的相當嚴謹嘛。」

  「原來如此。」

  費南恍然大悟似地嘆了一聲。

  於是,在「安妮」的強行干涉下,所有的新銳警備艦全都排成一列,轉向背對著這艘小小的瑟璐級戰艇。

  在無數條壯麗光束的綴飾下,亞斯克斯一行人,再次航向無垠的星海。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