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長期‧餵食注意!

 

  這可說是給你們這些毛頭小鬼一個沉重的教訓了吧?

 

  好不容易瞞過護理官的監視,逃離沉悶病房的維茲特,此刻正朝總隊長辦公室的方向冷笑著。

  只見一名年輕人忿忿不平地揮著雙手,雖然聽不見聲音,但維茲特猜想那名年輕人或許正在努力地為自己的失敗辯解。

 

  真是愚蠢。

  如果搭上了「安妮」的亞斯克斯一行人,單憑你們這些傢伙就能抓住的話,早在迪羅星域,這群毛賊就淪為女王星軍的階下囚了。

  所以,想抓那個傢伙,只能在他下手行動的瞬間啊。

 

  然而,維茲特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並沒有維持多久。

 

  「嘿唷!」

  一個女孩跳上他的背部,使他一個重心不穩,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向前摔倒。

  女孩的雙頰泛著粉色的紅暈,灰色的瞳中漾起異樣的神采。

  她跨坐在維茲特的背上,用雙手揪著維茲特的後領,大力地前後搖擺。

  「人家還要!人家還要!人家還要啦!」

  偌大的廳室內,就這樣迴盪著女孩天真的清麗嗓音,與鈍物撞擊地板的咚咚聲響。

  「妳這傢伙──」

  維茲特緩緩地撐起身子,坐在他背上的女孩帶著一臉期待的模樣,看著他的後腦勺。

  回頭瞪視女孩的維茲特抹去額頭流出的鮮血,拽著女孩的衣襟站了起來。

下一瞬間。

  在銳利的足以刺進體內的眼神環視下,維茲特這才注意到自己身處的地方。

 

  星際聯邦統合警備總部。

**********

  「我說妳啊,不能喝酒這件事情,應該一開始就要說清楚啊……」

  「真是抱歉……」

  好不容易醒酒之後的艾妮薇妲垂著頭,一副喪氣的模樣跟在維茲特身後。

  「算啦,反正這點小傷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應該吧……」

  維茲特偷偷喵了一眼女孩頹喪的身影,揉著前額無數的腫包說道。

  還真的有呢,這種喝酒之後就原形畢露的傢伙。

 

  「那個……可……可麗……能不能……還想……」

  「嗯?」

  女孩細吶的聲音只換來維茲特狀似漠然的回應。

  「不……沒事……」

  「是嗎?」

  維茲特並未回頭,只是晃了晃手中的文件:

  「等等妳將看到的,是警備總部最先進的資料系統。那可是最高警戒的區域,沒有總隊長跟警備部長的手令,就連我也無法接近,記住了。」

  「瞭解了。」

  「話說回來,妳的感知能力,對非生物也有作用嗎?」

  艾妮薇妲輕輕地搖了搖頭。

  「是嗎?嗯,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怕妳會感知些什麼不該感知到的東西了。」

  在一面鐵灰色的艙門前方,維茲特停下腳步。

 

  『前方為一級管制區域,請輸入許可認證。』

 

  帶著些許機械腔調的女性聲韻從門上的擴音孔中傳出,同時,一個小小的透明平台從擴音孔下方伸出。

  維茲特迅速地在平台上輸入了自己的證號,以及兩份手令上的許可號碼。

 

  『認證核可中──核可完成,歡迎光臨『大圖書館』,維茲特‧海恩隊長。』

  隨著機械女聲的語音,厚重的金屬門也逐漸變得透明。

  當門扉完全消失的時候,兩人面前出現一個入口。

  艾妮薇妲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氣,看著眼前超乎想像的景緻。

  維茲特輕輕推著她的肩膀。

  「嗯,很好的反應。那麼,歡迎來到我們星際聯邦最自傲的『大圖書館』。」

**********

  艾妮薇妲不敢置信地看著四周。

  在她腳下,是一片片變幻多端的彩雲,頂上則是蔚藍的海洋,海中有著無數銀燦的星芒。

  偶爾幾隻不知名的異禽飛過她的身旁。

  牠們拍動著白的、紅的、或是淡金色的巨大羽翼,高唱著愉悅的歌聲,不停地來回盤旋。

  維茲特看著女孩驚詫的表情。

  「看樣子那傢伙是為了歡迎妳,才煞費苦心地弄出這種場景啊。」

  「那傢伙?」

  「嗯,妳可得小心點,他啊,對可愛的女生可是不懷好意的──噗喔!」

 

  突如其來的雷電毫無預兆地落在維茲特的身上。

 

  『歡迎來到在下的世界,艾妮薇妲小姐。』

  不知何時、從何處出現的男孩,穿著一席雲霓般的彩衣,帶著略顯羞澀的笑容,站在艾妮薇妲面前。

  『在下是掌管這間『大圖書館』的費理歐。』

  不知為何,當男孩伸出手時,他的身體在一瞬間似乎變得有些模糊。

  「你好,我是艾妮──咦?」

  『啊,抱歉,忘了跟妳說明。』

  費理歐搔了搔臉頰。

  『在海恩星域,甚至於星際聯邦內發生的大小事情,全部都是以即時的模式加載於此地。不論是過去,或是現在。』

  男孩再次伸出手,身影也再次變得模糊。

  『因此,我才會知道妳的名字,艾妮薇妲小姐。』

  「不……人家並不是因為這點感到訝異……」

  『喔?』

  費理歐順著艾妮薇妲的指尖望去。

  『唉呀唉呀,吾輩還以為是系統出了毛病,才讓吾輩稍稍長高了些。卻沒想到原來是您躺臥在這啊,尊貴的維茲特先生。這樣可不行啊,躺在這裡,可是會讓您的病情加重的吶。況且更重要的是,怎麼能讓一位美麗的小姐看到閣下您這猥瑣大叔的狼狽模樣呢?』

  「你這小子!」

  維茲特出拳的同時,男孩小小的身影消失了。

  『呵呵呵,雖然是使用了擬真鏡像模組,不過吾輩可沒有跟中年猥瑣大叔的拳頭相依一世的打算喔。』

  「關於這點你就放心吧,只是在那一瞬間教教你何謂痛楚罷了。」

  『呵呵,看樣子您倒是不反對吾輩形容閣下猥瑣的這一點啊。』

  「混帳!」

  維茲特的拳勢再次落了個空。

  當男孩的身影再次出現時,夢幻般的空間,出現了風格雅緻的桌椅。

  男孩換上一身筆挺的西服,黑色的背心與白色的襯衫,恰到好處地襯著他俊秀的臉龐上,微微漾開的笑意。

  『如何?要不要一邊配著您所鍾愛的可麗餅,一邊來點香醇的蘋果酒,然後談談妳的來意呢?艾妮薇妲小姐。順帶一提,這可是某次從某位猥瑣的大叔身上取得的戰利品喔。』

  「你這傢伙!那一天果然從我身上搶走了──不對!不准給她酒啊──咕喔!」

  無聲無息。

  只有天邊的一道閃光,再次準確地落在維茲特的身上。

  發出劈啪的聲響。

 

  也罷,等等你就會知道自己的愚蠢了……

  維茲特在倒下前,露出了意味深遠的冷笑……

**********

  依娜雅躡手躡腳地走進艙間。

  藉由自己製作的裝置所提供的良好視感,讓她即使在這片濃重的黑暗當中,依然能夠準確地走到那扇門前。

  「嗚嘿嘿嘿……」

  她一面低聲笑著,一面擦去嘴角留下的唾沫。

  為了這一刻,不知道經過了多長的戰鬥。

  她忍受著亞斯克斯的譏諷與嘲弄。

  也忍受著費南偶爾展現的,令人痛心的憐憫。

  終於,在這一瞬間,勝利的女神確實對她展露了笑顏。

  看著眼前的那扇門。

  依娜雅伸出了她小小的、不停顫抖的雙手。

  終於,一切都要結束了……

 

  「嗚啊!」

  突如其來的眩光讓她趕緊取下夜視裝置。

  「好痛!好痛喔!」

  依娜雅止不住眼角泛出的淚水,一面揉著雙眼一面哭喊著。

  在那模糊的視界中,小小的人影晃動著。

  那是她的敵人,亞斯克斯。

 

  亞斯克斯帶著猙獰的笑意,撥弄著控制艙間燈光的旋鈕。

  「太嫩了啊,依娜雅。」

  「你這壞蛋!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人家!」

  「別這樣說,亞斯克斯也是為了妳好才──」

  「什麼嘛什麼嘛!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費南!笨蛋就該有個笨蛋的樣子!跳進那邊的廚餘桶等著被扔進掩埋中心啦!」

 

  不行,依舊無法恢復視線。

  可惡的魔頭!居然使用這麼卑鄙的招式!

 

  「喂,該怎麼辦?那丫頭可是將你存在的意義徹底破壞了喔。」

  亞斯克斯歪著頭,語帶酸澀地打趣身旁的夥伴。

  「可惡!你們可別以為我會就這樣放棄了!」

  就算看不見!我也有我的作法!

  四隻鋼鐵手臂從依娜雅後背竄出,纏上她一開始就已經鎖定的目標。

 

  這樣就得手了!

  依娜雅在鋼鐵手臂的幫助下,將目標物拖出壁櫥間的空隙,趁著亞斯克斯與費南吃驚的瞬間,伸手拍向身旁的艙門按鈕。

 

  沒有反應。

  依娜雅倒抽了一口涼氣,難道……

 

  『真的很抱歉,只有這次,我不能順從您的意志。』

  依娜雅緊握雙拳,憤恨地聽著自己最忠實的戰友,同時也是控制這艘小小船艇所有系統的中樞,發出的苦澀嘆息。

 

  「妳就放棄吧,反正──」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依娜雅在亞斯克斯的箝制中奮力掙扎。

  「依娜雅……」

  「笨蛋廚餘給我閉嘴!去角落等著發霉就好了!」

  「喔喔,這次的你總算有點存在空間了呢。」

  「就算妳這樣說,我也──」

  「不要不要不要!放開我啦!」

  依娜雅發出悲鳴,小小的四肢在亞斯克斯與費南的禁錮下,無助地揮舞著。

  儘管遭受如此的屈辱,依娜雅仍舊沒有鬆開鋼鐵手臂中的那個目標。

  亞斯克斯與費南神情凝重地看著女孩哭泣的小小臉龐。

  在兩人不約而同的嘆息聲中,亞斯克斯重重揮出了右拳,打在依娜雅的前額上。

 

  「妳啊!就算貪吃也給我有點限度!」

**********

  「這算什麼?這在搞什麼?啊?這樣下去存糧根本撐不到艾德羅星域啊!」

  「那這又算什麼?有哪個自稱紳士怪盜的變態會真的用盡全力朝妙齡少女的額頭來上一拳的啊!」

  無視爭執不休的兩位夥伴,費南蹲在角落,看著被鋼鐵手臂搞到半毀的食糧庫,一臉陰鬱的神情。

  「那邊那個廚餘,看管這個食慾少女是你的工作之一吧?這個月扣你薪水喔!」

  「那邊那個發霉的回收物,還不快弄點好吃的來!都怪你晚餐只弄那一點點的量,才讓本小姐屈服在飢餓的脅迫下暴走!」

  「什麼?那叫一點點?」

  亞斯克斯右手指著依娜雅發出嚴正的質疑。

  「這三天以來,我跟費南的菜可是都被妳搶走了喔!我們兩個發育健全的男人可是啃了三天的白飯喔!」

  「人家還在發育中!吃不飽就長不大啊!」

  「什麼發育中!妳是遠古生物的小孩嗎?妳是遠古生物的小孩吧!那種食量就算是暴龍也早撐死了啊!」

  「才不會!你是看不起暴龍嗎?暴龍才不會那樣就撐死咧!」

 

  比起暴龍究竟會不會撐死……

  透過電眼觀看伙伴爭執的「安妮」,利用神經網路的百分之零點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一的能力,稍稍計算了一下。

  果然……

  還是應該先關心一下,你們到底會不會餓死吧……

-----------------待續-----------------
嗚呼呼
先來小抱怨一下最近的狀況好了
生病真的很難過
每天都在頭痛跟頭暈之中渡過
真的希望人類能治癒流感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不過聽說流感不是只有一種病毒
所以也不可能有能夠完全根治的藥物(翻桌)

反正不論如何
頗受朋友好評的另一部高端智能體在這一篇登場囉
費里歐費里歐~
全知全能的費里歐~
對女孩很好,對男性毒舌的這個虛擬少年不知為何在朋友間還蠻受歡迎的
不知道各位的感覺如何呢?
我個人也蠻喜歡他的就是了(哈!)

話說
費里歐跟安妮可是有著相當程度以上的關聯性喔

請待日後見曉吧~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3/0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