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回憶,是為了讓人更加堅強

       約定,則是為了讓人成長

 

  那個時候的她,是被同學們稱為「天才」而疏離的存在。

  年僅五歲的她,在當時只靠著一雙小小的手,便可以輕易的拆解、組裝一輛磁航車的動力系統。

  也因此,她在七歲那年,以不亞於學院三席的成績通過了星聯大學的認證,直接躍升至位於凱爾星區的動力學院就讀。

  那次宇航,也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

  看著窗外遼闊的星海,女孩一臉木然的表情。

  宙間飛行對她來說其實也是家常便飯了,因此,她對窗外壯闊的景緻並沒有太多的感動。

  她兩眼無神地盯著遠方,手指無意識地把玩著一具通訊器。

  那是爺爺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您不開心嗎?主人。』

  一個小小的女性聲音從通訊器中傳出,雖然音質相當的機械化,但其中卻帶著十足的人類情感。

  女孩輕輕拍著通訊器。

  「別傻了,安妮。我能有什麼開心的理由?」

  『能夠通過認可,進入海蓮米瓦學院可是以聯邦技師為職志者的目標喔,您能獲得這樣的殊榮,不是應該開心才對嗎?』

  女孩苦澀地笑了一下。

  正是因此自己的立場才會更加難堪啊……

  擁有高知識的人,並不見得有著相等程度的容人氣量。這一點,女孩很早以前就親身體認了。

  被世人以天才女童誇稱的自己,從未想過要如此炫耀自己的能力。

  但是媒體過度的報導跟渲染,卻讓她自幼就必須承受這樣的苦果。

  沒有朋友,甚至連四周的大人,都只是為了利用自己而接近自己。

  就算是因為工作導致一年難得見面一次的父母,這次大概也只是為了將自己帶到學區而陪行的吧

  一路上,她與父母之間並沒有太多的交談。

 

  於是,她開始痛恨並詛咒起自己所擁有的這份『特別』。

  然而,縱使擁有再高的學識,她畢竟是個七歲的孩子。

  因此,她只能任由無力感啃噬、吞沒自己。

  就在她逐漸陷入自我厭惡的同時,宇航機忽然劇烈地震顫起來,艙內的旅客紛紛發出驚惶的喊叫。

  女孩連忙探視窗外,只見包覆著機身的能量護盾,在能量的衝突下,不時綻放出炫亮的光彩。

  「是宇宙海盜!」

  幾名旅客的驚惶呼喊傳入她的耳中,同時,一道尖銳的刮擦聲驟然響起。

  她在恐懼感的驅使下高聲哭喊起來,手中緊緊握著那個小小的通訊裝置。

  兩個身影在此時緊緊摟住了她,替她隔絕了那些驚惶的叫喚……

**********

  『宙區掃描中,確認生命跡象為零。』

  一艘破舊的瑟璐級戰艇在空盪的宇宙中,孤獨而緩慢的航行著。

  「這也太過分了,克魯昂那些混蛋……」

  法蕾娜憤恨地敲打無辜的儀控板面。

  在她左側,費南以眼神望著身後不發一語的男子。

  「繼續搜索。」

  亞斯克斯難得歛起了那一貫的笑容,沉痛地說著。

 

  雖然同樣身為宇宙海盜,但他們是以平民守護者而自居。

  就算是劫掠富豪的商船,他們也是透過縝密的計劃,在不傷害任何人的前提下進行。

  因此,當其他海盜將亞斯克斯等人視為異類的同時,亞斯克斯一行也相當不恥其他同行的惡行。

  這跟他是怎樣的身分無關。

  自己曾經有過理想,卻礙於太多的因素而無法實現。

  為了在開拓世代中生存下去,才迫使他走上這條路。

  然而,長久以來,他從未拋棄過自己當初的約定。

  在自己的能力內,保護那些無助的人。

  這是他跟她的三個約定之一。

 

  漫長的時間過去,他們已經詳細搜索了九成的區域。疲憊的無力感令三人幾乎放棄了所有希望。

  忽然,一陣短促的警示音響了起來。

  法蕾娜連忙重新比對訊息,欣喜的神情在她臉上乍現。

  隨著她的操作,中央的屏幕上,投影出一團小小的物體。

  那是兩個人互相抱擁的身影。

  而那道小小的、微弱的生命訊號,就從他們的屍身中央傳出……

**********

  「不行!以艦上現有的器材根本沒辦法讓她存活下去啊!」

  朦朧的意識當中,女孩聽見斷續的聲音。

  「總之,得先想辦法處理她胸口的那塊碎片才行……」

  女孩想舉起手,卻無法施力。

  但是,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手中通訊裝置的存在。

  安妮……救我……

  這是女孩再次昏死之前,並未為人所聽見的低語。

**********

  「混帳!姐姐平常是這樣教你的嗎!」

  法蕾娜猛力朝費南的後腦打下。

  「抗生素!我要的是抗生素!你拿這什麼東西給我!想害死這丫頭嗎!是不是要我在急救結束之後讓你吞下一整罐,好好體驗一下這玩意兒的效力?蛤?」

  法蕾娜一面不時關切著維生裝置的讀數,一面以極為俐落的動作替女孩進行傷口的診治。當然,她也不忘將盡幫倒忙的費南一腳踹出醫護艙。

  「什麼姐姐啊!你這傢伙根本是──」

  費南的低聲抱怨還沒說完,醫護艙的門便又無聲的滑開,只見法蕾娜姣好的臉上帶著沉靜的蒼白風暴……

 

  「怎麼了?」

  亞斯克斯一臉好奇地看著走入駕駛艙的夥伴,只見費南臉上幾乎帶著挨揍後的傷痕。

  「別提了……」

  費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將航向重新設定。

  「那傢伙說,這次沒有時間能夠留下來安葬那些死者,如果不盡快回航,我們恐怕會連最後一個生還者都失去。」

  「她的情況真有這麼糟糕?」

  「嗯。那傢伙也是在戰場上掙扎過的人,他對這方面的判斷應該不會錯。」

  就在費南準備將最後一道指令下達到導航電腦時,他忽然發現艦艇的狀況似乎不太對勁。

  亞斯克斯也在此刻察覺了,連忙坐進中央的球形艙內。

  他試圖呼喚主掌艦艇機能的中樞電腦,卻無法獲得回應。

  「切換成手動控制。」

  亞斯克斯朝費南喊道,但費南只是哭喪著臉搖了搖頭。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訊號,正在移轉並掌握艦艇的所有機能。

  雖然費南使盡全力想排除對方的入侵,但指令傳達的速度實在相差太多,因此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艦艇的控制權逐漸脫離自己的掌握。

  在那一瞬間,駕駛艙內的燈光閃了一下。

  一張藍圖呈現在兩人面前的屏幕上。

  那是星際聯邦尚在開發當中的生態強化服。

**********

  「這真的有用?」

  法蕾娜帶著懷疑的神色瞪著兩人,費南在這一瞪之下不免後退了兩步。

  亞斯克斯聳了聳肩: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也不知道對方的用意,但是嚴格來說他的建議並沒有錯。在傷者胸口器官破損的狀況下,我們無法進行空間跳躍航行,因此勢必無法即時返回海德利瓦。」

  亞斯克斯將運用擬造技術製成的強化服遞給法蕾娜。

  「只能試看看了嗎……」

  法蕾娜沉重地嘆了口氣。

  但是,就當她準備褪去女孩全身的衣物,替女孩穿戴上強化服的時候,忽然停頓了一下。

  接著她倏然轉身,惡狠狠地瞪著兩人。

  亞斯克斯沒等她將手中的藥罐扔出,就已經機靈地跑出醫護艙。

  費南則是因為傻愣在原地,因此被接連飛來的藥罐打個正著。

  「滾出去啊,你這個色弟弟!你在期待些什麼啊!」

  「唔喔!這種事情可以……好痛……可以好好……痛啊……可以好好說吧!別……別扔了啦!」

  看著費南一臉狼狽地逃出艙間,亞斯克斯只是搖頭苦笑。

  「這十餘年的人生可真是辛苦你了。」

  聽著亞斯克斯不知挖苦還是安慰的話語,費南只能悲嘆自己的命運。

**********

  海德利瓦星域,在一連串的風波下,最後歸屬於普拉克男爵的領地中。

  普拉克男爵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傳聞,也不是暴虐的施政者。但是,由於他一向不太積極的個性,加上海德利瓦早在六十年前,就成了叛軍跟海盜的駐紮地,因此,算是相當一塊紛亂的區域。

  即使如此,在海德利瓦南區某處街道的盡頭,依然有著小小的寧靜場所。

  那是一間陳舊的旅社,旅社本身,就外觀來看其實相當普通。

  然而,從聯邦的政要、女王軍的指揮官,乃至於叛軍、海盜,幾乎都認識高掛在旅社大廳上的肖像人物。

  出於對旅社創始人的尊敬之意,這間旅社的周遭,被各勢力默認為緩衝區塊,所有的鬥爭,在這個區域內都會被自行弭平。

  另外一點,也是出於對掌櫃的懼怕之意。

  年約六十歲的長者,脾氣火爆是出了名的。

  早年擔任女王星軍提督,享有英雄盛名的這個老人,為什麼會在人生輝煌的時期轉行當起宇宙海盜,這個謎團一直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當然,沒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

 

  這一天,在老人的安排下,亞斯克斯與法蕾娜好不容易將女孩偷偷安置在旅社的小房間內。

  「這種粗陋的機能裝備,還真虧你們敢給她穿上去……」

  老人用手中的儀器仔細地查探女孩的傷勢,原本緊繃的眉頭隨著檢查的動作而慢慢抒解。

  「這次你是做的不錯。」

  老人看著法蕾娜,露出讚賞的神情。

  「雖然這套機能裝備也發揮了不小的功能,不過沒有你的處置,大概也撐不到現在。」

  「那麼,她會好起來吧?」

  面對亞斯克斯的提問,老人有些無奈地笑了一笑。

  「死是死不了,不過,她的心臟幾乎已經喪失了機能,而且,在這兩天內,機能裝的擬生裝置也跟她心臟週遭的肌肉、血管組織連結起來,如果硬要動手術分開,只怕風險不小。」

  「那就是說……」

  「嗯,這套機能裝已經取代了她的心臟,沒辦法取下了。」

  老者冷靜地說著,接著像是要打破沉悶的氣息似地,饒富興味地望向亞斯克斯。

  「聽說你們這次被人入侵?」

  亞斯克斯挑了挑眉。

  「您怎麼知道的?」

  「就這種事情也想瞞過我,你還嫩的咧,小鬼。」

  老人大笑幾聲之後攤開手掌,將一個不起眼的通訊器攤在他們眼前。

  亞斯克斯好奇的眼神在通訊器跟老者之間游移著。

  「你們不會都沒發現她手中握著這個吧?」

  亞斯克斯跟法蕾娜都搖了搖頭。

  「所以才說你們太嫩啊,專注在急救是好事,不過該注意的細節不去注意,有時候可是會要了你們的小命喔。」

  老人頓了一頓,看著通訊器上刻著的小小字樣。

 

  ANNIE

  他露出了意味深遠的笑容。

**********

  「你在想什麼?」

  晚餐後,法蕾娜走上屋頂,坐在亞斯克斯的身旁。

  亞斯克斯靜默不語,只是盯著手中那顆泛著光暈的月光石。

  那是讓他不惜花費三年時間,冒險穿越一萬四千光年後奪回的寶物。

  這顆不起眼的寶石,對他的意義有多麼重大,只有法蕾娜跟老人知道。

  「想起以前的事情?」

  「……還有約定。」

  「是嗎……」

  法蕾娜輕輕嘆了一聲。

  「這次,有好好跟她說再見吧?」

  亞斯克斯默默地點了點頭。

  「是嗎……」

  法蕾娜點起一根香菸,深深吸了一口、吐出。

  沉默在兩人之間游走,直到樓下傳來喧鬧的笑罵。

 

  「不准搶人家的菜啊!你這個單細胞生物!」

  「什麼啊!妳剛剛不是盤子裡面還有一大堆嗎!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那些根本塞牙縫都不夠啦!給我交出你的盤子來!」

 

  聽著腳下,費南跟依娜雅相互的嚷嚷,法蕾娜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亞斯克斯也不禁微微笑了起來。

  但那笑容,卻少了自信。

  多了哀傷。

 

  「至少,有一個約定,我是做到了吧?」

 

  望著夜空中閃爍的星芒,亞斯克斯哽咽地低聲喃語。

  法蕾娜只是垂著雙眼,看著身邊這名一向表現得像個孩子般的青年。

  她想拍拍他的臂膀,但她知道。

  她知道自己取代不了,亞斯克斯心中的那個女孩。

 

  於是,法蕾娜只能靜靜地看著亞斯克斯顫抖的雙肩,聽著他無聲的悲泣……

-----------------待續----------------- 

大家好

我是混了一周才終於有時間更新作品的作者(被眾砍)

好啦,其實一方面也是因為回去原本的工作,排班上超亂

(大夜晚班這樣調來調去的)

可不是因為某蟲后遊戲出了的關係唷(被巴)

所以到連休才有精神更新(死)

 

四月開始可能採用每周固定星期幾更新的方式來管理這邊

我想這樣對大家對我都比較好

 

至於這次的劇情方面

稍稍有點沉重的味道

標題也很難得的嚴肅了些

 

末段之前都是屬於依娜雅跟亞斯克斯等人的相遇過程

當時法蕾娜也是艦艇成員之一

至於為什麼後來會退出

有機會寫到的話再說囉

畢竟這七年的過程也是發生了不少事情吶

 

末段則是拉回原劇情的時間點

並且為下一章做準備

下一章開始預計會解開賽亞計劃的一部分面紗

以及艾妮薇妲被封鎖起來的記憶

 

最後依舊感謝大家的支持

同時也向這十天中一直跑來關切的讀者們致上歉意(鞠躬)

請大家能繼續喜愛這些角色跟他們的故事

這樣我會很開心的

 

話說回來

蟲族之心我從13號到現在也才玩了兩關啊......破關看來遙遙無期......XD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3/1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