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創世之詩

 

  曾經,在宇宙古老而悠遠的時空記憶中,有著這樣的一段傳說……

 

  那是世界依舊一片混沌的時期,宇宙大致上可分為追尋璀璨光明的伊娜希雅聯邦,以及崇尚寧靜黑暗的薩斯雷塔帝國兩大陣營。

  在兩族領袖賢明的治理下,這個如同新生兒般脆弱的世界,以一種穩定且蓬勃的生命力持續不斷地發展著。

  星空曆四二零六年,在這個被人稱為夢幻詩篇一般的紀年中,發生了一次極為劇烈的時空震盪。這場不尋常的能量爆發,將尚未安定的次元障壁打出一塊直徑達四千萬光年的巨大裂縫。

  經過緊急的商討後,兩族君主根據協約共同組織了偵搜隊伍,前往該地進行探查與修補的工作。

  然而,在他們陸續派遣了六隊小組,卻都在抵達該地時失去音訊之後。不安的氣息開始壟罩住人們的心靈。

  星空曆四二四三年,薩斯雷塔帝國忽然單方面以強硬的姿態,宣告終止所有與伊娜希雅聯邦的交流。

  星空曆四二四六年,由伊娜希雅聯邦派遣的第四批外交使節團,被薩斯雷塔帝國以莫須有的藉口殺害。

  至此,伊娜希雅聯邦也封鎖了所有的對外聯繫,並對國內頒布了臨戰的指令。

  星空曆四二四九年,位於兩大陣營交界地帶的的諾瓦,自古以來便一直是兩大陣營間商業交流的重要星域。但是近幾年來的交流中止,使諾瓦逐漸由繁華變得沒落。

  依珊娜是第一個看見火光從地平線那端燃起的居民。

  「爸爸,那是煙火嗎?好漂亮喔。」

  依珊娜天真地抓著父親寬厚的手掌,仰起小小的臉蛋問著。然而,令她不解的是,向來個性堅毅的父親,臉上居然出現了驚惶的神色。

  戰爭的號角響徹天際,直至終落……

 

  諾瓦星域的戰鬥只持續了短短的六個宙時。

  在薩斯雷塔帝國軍與來自異界的魔物侵襲之下,伊娜希雅聯邦的守備軍被盡數剿滅。

  諾瓦星域的這場戰鬥,開啟了光明、黑暗與渾沌之間的戰爭。

  在這場最初的戰鬥中,伊娜希雅聯邦損失了十六萬四千餘名的優秀將士,百姓的死亡人數更是在此的百倍以上。

  而生還的人數,為零。

**********

  廣大的廳堂中瀰漫著一片死寂;赫拉希絲‧裘雅端坐在皇位上,凝重地看著廳室內的眾人。

  憂傷陰霾的神色覆蓋了她那清秀的面容。

  自諾瓦星域之役以來,經過了四年的時間。穿越次元裂縫侵入的生物,並不只是同化了與其本質相近的薩斯雷塔帝國人民,更進化成新的族系。面對強大且充滿未知能力的敵人,伊娜希雅聯邦的軍隊在每一場戰鬥中都嚐盡了慘烈的苦果。

  赫拉希絲慘淡地笑了一笑,為了自己所愛的世界,她在心中暗自下了最後的決定。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長廊外傳來。隨著廳室大門打開,一名身穿水藍色龍鱗甲的年輕騎士踩著慌亂的步伐走入。

  騎士直到走近女神御前,才發現自己手中還握著沾染了敵軍鮮血的兵刃。於是他慌張地將長劍收回腰際的鞘中。

  赫拉希絲看著騎士一瞬間的窘狀,不自覺地笑了起來;或許是因為下了決心,也或許是因為這一段小小的插曲。不論如何,她都覺得自己的內心似乎輕鬆了許多。

  年輕的騎士看著女神哀傷的笑顏,為自己的失態感到一陣羞愧。但是他隨即想起了自己的任務,也就顧不得旁人驚訝的眼光了。

  「在下奉第四軍團長,馬德拉元帥的密令,特來請求殿下與眾位大臣們前往神殿內部進行避難。」

  騎士沉痛的話語讓廳堂內響起一片譁然。

  移駕神殿內部,不就表示首都的最終防衛線已經崩潰了嗎?

  眾人的不安與恐懼在剎時間爆發,喧鬧的聲音迴盪在騎士的身邊,年輕的他只是緊緊抿著嘴唇,頹然地低頭注視著自己鎧甲上斑駁的血跡。

  直到前一刻鐘為止,都身處在前線奮戰的他,或許是此時最能體認到事實上早已無處可逃的人了。

  赫拉希絲再次環視著眾人,將他們每一個人的面孔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心底。

  接著,她嘆了口氣。

  「特雷克斯將軍呢?」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吧,年輕的騎士感受到女神的聲音中有著複雜的情愫。

  那就像是早已知道了答案,只不過是想進行最後的確認而已。

  他很想告訴她謊言,因為讓女性落淚是違反騎士誓約的。

  然而,謊言也同樣是令他榮譽蒙羞的事情。

  因此,年輕的騎士只能低著頭,不發一語。

  而這股沉默,卻讓赫拉希絲更加感受到椎心的痛楚。

  「是嗎……」

  女神以泫然的笑容扶起了跪在座前的騎士。

  「告訴我,你的名字,擁有高貴靈魂的勇者。」

  「拉爾克,拉爾克‧傑德,殿下。」

  赫拉希絲微微點了點頭。

  「請你把接下來,我所說的話語,當作我個人最後的請求。好嗎?拉爾克。」

  女神避開了騎士詫異的神情。

  「帶著所有倖存的人,包含仍在奮戰的將士們,撤往位於艾希之森的太古聖堂。」

  拉爾克抬起頭,女神的要求令他感到不安。

  「殿下,在下收到的命令是將您一起──」

  「已經夠了,拉爾克。」

  女神伸出手指,按在拉爾克的唇上,制止了他的發言。

  「身為皇族,與伊娜希雅聯邦最後的領袖,我有我該盡的責任與義務。如今,就連他也不在了……我並沒有獨自活著的勇氣……」

  拉爾克並未放棄,他搖著頭,正準備開口時,女神又說了:

  「況且,你應該也知道,到了這個時候,只是逃跑,並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赫拉希絲看著騎士無語的模樣,嘆著氣,將胸前的鍊墜解下,交給了拉爾克。

  「將它放置在太古聖堂廣場中央的石台上,它會保護你們的。」

  拉爾克緊咬著下唇,直到鮮血流出。

  接著他朝女神恭敬地行禮,既然自己無法改變主君的心意,那麼,他現在能做的,只有順從主君的意志,盡速帶離其他的人。

 

  雖然他並不知道女神能用什麼方法,改變即將到來的悲慘結局。

**********

  在拉爾克領命帶著眾人離去後,赫拉希絲回到自己的寢宮。

  她環顧四周,用手指輕輕觸摸每一項物品,感受它們帶給自己的溫度,以及隨著觸感湧現的回憶。

  最後,她的腳步,停在一個雕工精製的木盒前。

  她盈著淚,用顫抖的雙手捧起了木盒,打開它。

  盒內裝著的,是一束一束的信箋。

  每一封,都有特雷克斯的署名。

  赫拉希絲任憑淚水滑過自己的臉頰,將每封信件再次讀過。

  每一個字、每一行句子,都幫助她,面對自己即將做出的抉擇。

  當她放下最後一封信的時候,淚珠早已濡濕了她奢美華服的前襟。

 

  「等著我喔,特雷克斯。」

  一抹如同冬陽般的笑容展露在她滿是淚痕的臉上,秋波中溢著深切的哀傷與愛意;她將木盒輕輕放回桌上,將特雷克斯給予自己的愛收入懷中,昂首走出了寢宮……

**********

  拉爾克指揮殘兵,不斷喝令倖存者躲進廣闊的地下聖殿。

  在確認最後一人安全抵達的同時,王都的方向升起一道熾白的光柱,光柱生成時的衝擊波急速朝四周迸發,將仍留在地表上的拉爾克等人捲起,然後摔下。

  吐出口中的血沫,拉爾克一面勉強撐起身子,一面感受到懷中某樣物體溫熱的顫動。

  他取出襯衣胸袋內的鍊墜,想起女神最後的囑託,於是連忙跑向廣場中央,將鍊墜上的水晶插入石台的凹槽當中。

  在水晶安置完成的瞬間,蘊含著七種色彩的光束自水晶中射向天際,接著,在頂端炸開成無數細小的絢爛絹流,如瀑布一般落下。

  光瀑形成的薄膜宛若結界一般,拉爾克站在光瀑內,遙望王都的方向。只見王都的光柱中,似乎有幾個模糊的身影晃動著。

  忽然,一道酸液噴在光瀑上,發出蒸氣般的刺耳聲響。

  只見十幾隻長有兩顆頭顱的魔犬,暴露在唇外的猙獰獠牙滴著酸液。牠們一面低聲發出嘶吼,一面不懷好意地看著光瀑內的拉爾可等人,並試圖尋找光瀑的漏洞。

  如果讓牠們闖入就完了,拉爾克在驚恐之餘喝令自己的部下準備戰鬥。

  但是,其實他們都知道萬一魔犬突破了結界,並沒有人能抵擋牠們狂暴的攻擊。

  突然間,一道虹光從森林當中射出。銳利的光箭徑直地貫穿了兩隻魔犬醜陋的身軀。

  那是一名身形嬌小的女性弓使。

  泛著銀流光彩的銀質軟甲緊緊包覆她玲瓏的身子,持握在她手上的長弓則幾乎是她的兩倍高。

  另外數隻魔犬看到自己的同伴倒下,紛紛發出尖銳的咆哮,朝著女孩撲去。

  拉爾克還來不及發出驚呼,另外兩名穿戴白金重鎧的女騎也從林中躍出。

  其中一人揮舞雙手的兩柄光劍,以華麗的戰姿殺入敵群當中。

  魔犬在哀嚎聲中化為失去生命的肉塊,從半空中落在她的腳邊。

  另外一人則是以重盾擋下魔犬噴吐的酸液,同時將右手的光刃刺進其中一隻體內,大喝一聲。

  光刃在魔犬體內炸裂,同時化為數十道光箭,朝著前方炸射。

  重盾銀騎站直身體的同時,拉爾克只見她輕輕揮動了無刃的劍柄,將四射的光刃重新匯聚在劍柄上。

  三人踢開地上散佈的魔物肉塊,走到光瀑前方。

  拉爾克不自覺地繃緊了神經,持劍的手臂也劇烈地顫抖起來。

  如果不是懷著高度的勇氣與榮譽感,在這三人無形中散發的壓迫感下,他可能早已棄劍潰逃。

  然而她們三人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與他身後的騎士隊員,同時用他們無法分辨、如詩韻般的言語交談後,將目光凝定在拉爾克身後閃動耀眼光芒的水晶上。

  在那一刻,拉爾克查覺到她們目光中熱切的情感,似乎那個水晶,對她們而言有著非凡的意義。

  女弓使伸出手指,觸動著拉爾克面前的光膜。

  一陣蒸氣聲再次響起,光膜灼燒了她纖細的指尖。

  落寞的神情在她們三人的臉上乍現。

  片刻之後,隨著一道劃破天際的跫音,她們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樹林當中。拉爾克等人這時才正準備鬆口氣時,突如其來的劇烈搖晃撼動著大地,也撕裂了森林。

  直到墜入黑暗前,拉爾克最後的印象,只有倖存者們無助的哭喊。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睜開雙眼,只發現自己與倖存的人們在光膜的屏覆下,連同神殿一起漂浮在虛無的黑暗當中。

  眾人紛紛醒來,面對眼前的一切感到徬徨無措。

  只有拉爾克住意到一個小小的改變,正從水晶鍊墜當中產生。

  從水晶中流洩而出的光芒已經沒有先前那樣的強烈,取而代之的是一團正在逐漸消散的柔和光暈。

  也是到了這時,拉爾克才住意到石台下方模糊的刻文。

 

  『即使在名為終結的時刻,希望依然會以光為名,降臨在吾所託付予汝的嶄新世界。』

 

  拉爾克感到眼眶周圍一陣濕潤,直到此時,他才了解到女神最後使用的方法,也知曉了那三位銀鎧戰士的身分。

  那是自太古流傳下來,在他孩童時期曾經聽聞的床邊故事。

  每當世界面臨終結的時刻,審判者將會降臨,給予世界新生的機會。

  然而,要得到這個機會,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於是,赫拉希絲選擇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媒介,啟動了古老的禁術。

  她以自己的犧牲,將世界再次歸為混沌,並且託付給拉爾克等人重新創造。

 

  拉爾克伏在石台上,放聲痛哭。在他身後,眾人也紛紛跪下,為女神、也為了戰爭中殞落的每一個靈魂的安息,低聲祈願。

  祝禱聲中,水晶彷彿承受不住眾人的哀慟,發出輕微的聲響,迸裂成七塊碎片。

  每一塊碎片都各自閃耀不同的光芒,拉爾克抹去眼淚,輕輕拾起其中碎片。

  希望,在他不敢置信的神情當中展現。

  他高舉著碎片,朝著眾人發出欣喜的歡呼,淚水再次從他眼角落下。

 

  在他手中,那是新的世界,碎裂成七個次元的新世界。

  那也是,我們現今生存的世界,最初的模樣。

 

──摘錄自【聖光之詩 創世之戰】

-----------------待續-----------------

呼啊~~

各位看官們大家早安

我是最近睡眠整個大亂的作者(偽)

 

雖然在體內某人格的任性下

重新啟動了這篇故事的創作

不過實在是擔憂自己這樣到底行不行啊(激汗)

 

《騎士‧少女‧月光石》的部份是不至於卡到啦

畢竟那篇寫起來還蠻順手的,呵呵

不過半翼方面就像心情記述中提到的

卡的頗嚴重

日常系果然不是我的專長(遠眺)

 

接下來聊聊關於這篇故事吧

序章的部份帶出的是貫穿一到三部曲的神話架構

同時也是這部作品中所有民族的信仰基礎

是起源,也是終結

因此這篇序章雖然在主線中不會廣泛的被提及

(至少第一部不會)

但是其實是很重要的隱藏路線

所以擺在序章了(笑)

 

此外

這篇作品會很明顯的與其他故事不同

不會完全採用輕文學的方式來創作

筆法應該是介於硬文學跟輕文學之間吧(大概?)

同時隨著劇情推展會公開部分設定說明

相信也會感受到這一篇較之其他筆下作品

確實是受到作者本人的過份溺愛(被巴)

 

不過另一個因素也是

不做資料補述,有些地方大概會讓人看不懂吧,哈

畢竟這篇的世界觀

第一部是整顆星球(芙蘭卡)

第二部則是整顆星球外加部分的宇宙觀

第三部則是跨越了時空跟次元,也會寫回神話跟太古世代的劇情

 

不過二、三兩部以後再說吧

希望我能活到那時候(遠目)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3/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