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節一 夏拉之森

 

  少年站在船首,迎著海風,眺望遠方模糊的地平線。

  自從離開月光騎士聯邦之後,他的這趟旅程也可以說是進入尾聲了。

  然而近日以來,他的心情卻只是顯得越來越焦慮不安。

  貴為薩格爾王國的皇子,少年一方面為了增長自己的見聞,一方面也為了向各國表示友好之意,在這一年走訪了廿多國。

  而位於塞利西亞大路南端的瑟雅拉王國,正是他這趟外交之旅的最後一站。

  與薩格爾王國僅有的一百廿年歷史不同,瑟雅拉王國不但從十二聖王之戰期間就已經是泱泱大國,龍舞戰爭時期的著名英雄─夏拉‧莉安卡更是出身於此。

  然而,少年煩惱憂慮的原因,並非出於歷史差異或國家勢力所產生的壓迫感。

  而是因為自己的父皇與瑟雅拉現任國王間,三十年前的一個誓約。
 

  「唉……」

  少年嘆了口氣,看著手中的畫像。

  絹紙上,畫著一個女孩。

  如晴空般湛藍的雙眸、嫣紅嬌嫩的雙唇、紅褐色的及腰長髮紮成俏麗的髮辮,從她胸前垂落。

  不論從哪方面來看,畫中女孩都算的上是個美人。

  不過,宮廷畫師不就是負責美化每一位皇室成員的容貌嗎?就拿掛在自己寢宮前廊那張自己的肖畫像來說吧,他怎樣也不覺得自己的容貌有那麼俊美。

  況且,印象中,自己也只和這個女孩見過一次面。

  那是在自己六歲,女孩五歲的時候。

  依稀只記得,女孩很愛笑,也很愛哭。

  當時,他還不知道對方正是在自己出生前,兩方國王就為彼此相互訂下婚約的對象。

  總之,旅程的最後一站,並不只是單純的外交之旅。

  身為婚約者,他必須趕在對方生日的舞會上,訂下正式婚約。

  然而,出於某些因素,先前的幾個國家使他耽擱了不少時間。所以,自己是否能趕上對方的生日舞會,實在無法確定。

  如果趕不上,非但這場聯姻有告吹的可能,更會造成自己國族的負面印象,甚至引發兩國之間的爭戰。

  想到這裡,少年心頭的壓力不禁又加重了幾分。

  汽笛在此時高鳴起來,旅客們紛紛跑向船首及兩舷。

  不知何時,方才在少年視界中還相當模糊的海港都市,已經變得清晰可見。

  「殿下,該回艙房準備了。瑪蕾嘉大人說,大約再過半個時辰就會靠港了。」

  一名老管家將風衣披在少年肩上。

  少年點了點頭,將手中的畫像輕輕捲起,收進風衣內襯的口袋中。

  其實,在他心頭那股不安的感覺,有很大一部份也是出自於內心難耐的期待。

  這點,他自己也相當清楚。

  因此,到了這個時刻,他反而顯得有些興奮起來。

  或許正因如此,即使他擁有水系子民天生的感知能力,卻也沒有查覺到潛行在自己身後的那名男子。

**********

  商船拉絲蒂號在一個時辰後,順利進入了港灣。

  經過了一周以上的長途航行,隨船的旅客們早就迫不及待地準備下船。

  船長瑪蕾嘉以俐落明快的命令,指揮水手們進行各項工作,少年在一旁看著這位有著俏麗紅髮、小麥色肌膚的女性船長,心中著實為她的領導能力感到佩服。

  於是他吩咐管家付了比原先談妥的價碼,高出將近百分之三十的酬勞,並以恭謙的心情接過了瑪蕾嘉在欣喜之餘,回贈的商船雕刻。

  這座港灣都市名為塞爾提亞,位於瑟雅拉王國領地的西南方,近年來由於國王有意增強這座城鎮的機能,因此城內四處充滿了忙碌的氣息。

  年輕的王子也被這種澎湃的活力所吸引,他隨著人潮走在海港的市集中,  隨著商販的吆喝叫賣,在每一個攤位前好奇地佇足觀看。

  忽然,一陣規律的腳步聲自遠而近,人群先是起了小小的騷動,接著自動朝向道路兩旁分開。

  「如有冒犯還請見諒,在下是瑟雅拉王國皇家衛隊的馬拉爾‧堤諾將軍。請問閣下是亞爾‧薩塔雷斯殿下,水之王國薩格爾的皇子嗎?」

  一名身材精壯的中年男子從隊列中走出,以謙恭卻不失威嚴的語氣問著。

  亞爾點了點頭,在他身後的隨行管家連忙將象徵少年尊貴身份的信物取出,展現在堤諾面前。

  將軍在確認了信物的真偽後,連忙示意部屬拉開特意備妥的馬車車門,將少年與老管家恭迎上車。

  「一路上辛苦了,殿下。」

  在馬車緩緩起程後,堤諾卸下了部份的防具。也因此在他粗壯手臂上遍佈的傷痕,映入了少年的眼中。

  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傷疤,證明了這位將軍的地位,完全是靠著實力與勇氣掙來的。

  而這樣一位剛毅的男子,正以一種沉靜卻飽含壓迫的視線,凝視眼前的年輕王子。

  亞爾知道對方的用意,因此他雖然在對方的壓迫下感到驚慌,卻依舊強壓下來,以柔和的笑容回應對方的測試。

  兩人之間的短暫沉默令一旁的管家感到十分不安。

  所幸,沒過多久,堤諾便縱聲大笑起來。

  「看樣子關於您的傳聞果然沒錯,您的年紀雖輕,卻很有膽識跟智慧啊。」

  堤諾伸出粗黑的手掌:

  「請讓下官重新自我介紹吧,下官是風之王國瑟雅拉的皇室衛隊指揮官,馬拉爾‧堤諾。此次奉吾王諭令,特來迎接殿下。諸多得罪,還請殿下見諒。」

  「在下是水之王國薩格爾的皇子,亞爾‧薩塔雷斯。今後或許還有很多事情要向您學習,也勞煩將軍了。」

  看著亞爾握住堤諾的手,老管家這才鬆了口氣,劍拔弩張的對峙氣息,對他這樣年事已高的宮廷侍者而言,實在也太過驚恐了。

  堤諾笑了一笑:

  「殿下這次來到我國的目的,下官已經了解,距離王城大約還有四天的路程要趕,如果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只管開口,下官會盡力備妥。」

  或許是看出少年內心的緊張,他用力拍著拍亞爾的肩膀。

  「放輕鬆點,相信這趟旅程會讓您相當盡興的。而且,我們的公主殿下可確實是個美人兒喔。」

  或許捉弄像自己這樣的年輕人,是這位老將的消遣之一吧?

  在堤諾的笑聲中,臉頰有些發燙的亞爾不禁如此想著。

**********

  車隊順利地越過數個城鎮,在這幾天的路途中,亞爾充分了解到自己的婚約對象,有多麼受到民眾愛戴。

  看來這位印象中相當愛哭的公主,至少在人德方面有著罕見的極高評價。

  每個居民都是真心歡喜地慶賀著她的生日,四處可見人民將自己對她的祝福寫在紙卡上,折成象徵幸福的禽鳥,掛在自己的家門前。

  這一切景像,都讓亞爾內心更加期待了。

  終於,在第四天的夜裡,他們抵達了位於王城外圍的夏拉之森。

  關於這片廣大蒼鬱的森林,其實有段故事。

  龍舞戰爭發生前,其實這裡只能算是一處不起眼的小林地。

  直到龍舞戰爭爆發後,一名少女來到林中的湖畔,為參加戰爭的父親與兄長,向湖中的神靈祈求。

  少女就這樣在湖畔跪了三天三夜,她誠摯的心願感動了某位女神。

  女神將一柄聖劍交給少女,並且傳授她所有的軍事知識。最終,少女獲得了無人可及的力量,並且使當時一度瀕臨衰亡的瑟雅拉王國及其盟軍,獲得了戰爭的最後勝利。

  戰爭結束後,名為夏拉的少女回到了林邊的故鄉。此時,夏拉‧莉安卡的名號早已為人傳頌。

  就這樣,小小的村落為了慶祝少女英雄的凱旋,熱鬧的宴會持續了一周。

  然而,就在宴會結束後的隔天,夏拉的身影在眾人的目送下,進入了森林,從此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這座森林忽然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四周擴張。

  一些獵人曾在國王與村民的要求下,進入林中探查,卻驚訝的發現原本位於森林深處的湖泊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典雅而聖潔的神殿,而夏拉進入森林時所穿戴的衣飾,整齊地放在神殿入口的石台上。

  村民想盡辦法打開神殿的大門,卻都被一股古老的力量輕柔地阻擋在外,無計可施的狀況下,他們只能推測夏拉為了回報神靈賜與自己的力量,因而進入湖中,將自己的身心獻身予神。

  眾神接受了夏拉純淨、勇敢的靈魂,於是在此建立了神殿,讓世人見證這個奇蹟。

  這樣的傳言,姑且不論究竟是真是假,不可否認的是,自從森林逐漸擴張後,豐沛的資源與生物物種,帶給了周邊小鎮的人們,無窮的希望。因此,沒幾年光陰,這些受惠於森林而變得富裕的小鎮便聯合起來,合併成了一個壯麗而繁榮的都市。

  接著,大約在距今一百年前,當時的國王決定遷都,也就選中了這座被「英靈祝福的森林」所環繞的都市。將其冠以國之名號,並且將環繞都市的森林稱為夏拉之森,以紀念那位勇敢的少女英靈。

  現在,森林雖然已經停止了擴張,然而,從龍舞戰爭結束距今五百多年來的成長,人們早已無法再次進入森林深處找尋夏拉的神殿。因此,現在的人們只是將這段故事,當成龍舞戰爭期間,眾多傳說中的一個篇章。

 

  亞爾坐在營火旁,靜靜聽著堤諾述說這段古老的故事,偶爾回望身後陰鬱的森林。

  也許,是自己多心了吧?

  雖然,這片森林在白天經過時,確實有著相當蓬勃的朝氣。但是現在,水族子民特有的感知能力,卻讓他不自覺地對這片受祝的森林提高了戒心。

  那是一種濕黏難耐的陰森感受,彷彿森林中,有什麼東西隨時會衝出,毫不留情地屠戮他們。

  亞爾猛力甩了甩頭,告誡自己別在胡思亂想,明天繞過這片森林就能抵達王城了,接下來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於是,晚膳之後,他向堤諾道了聲晚安,便鑽進自己的營帳中,躺在老管家鋪好的軟墊上。

  然而,他卻無法入眠,不安且陰森的黏滯感受,依舊纏繞在他的心緒上。

  他不禁對自己感到氣惱,畢竟自己早已不是一個孩子了,況且,若是算上自己所帶的衛士,這個車隊的兵力可是由四百餘名精銳士兵組成的啊,自己居然還會如此驚慌?

  他嘲笑起內心的怯懦,強迫自己入眠。或許是由於接連十幾日來的舟車勞頓,在不安與焦躁的情緒中,他緩慢而確實地感受到深切的睡意。

 

  『現在回頭還來的及喔,擁有高貴靈魂的王。』

 

  清晰而哀傷的女性聲韻讓亞爾猛然驚醒,他環顧四周,卻沒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老管家蜷縮在營帳的角落,說著喃喃的囈語。

  亞爾拉開營帳,兩名衛士一聽到聲音便立刻轉身向他致敬,使他不禁為自己荒謬的恐懼感羞紅了臉。

  是自己想多了吧?不可能有人能混進營帳當中,在自己耳邊說話卻不被發現的。

  亞爾很想這樣說服自己,但是那道聲音是如此的清晰……

  他可以感覺到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但他卻無法也無力捕捉事態的面貌,他痛恨這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因為這讓他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於是,他索性躺回軟墊上,再次拿出女孩的畫像,湊著搖曳的燭光凝視著,試著轉移自己焦躁的情緒。

  只是個少年的他,其實對之後的生活還是有著憧憬的。

 

  於是,他決定不論如何,都要跟這位公主見上一面。

 

  忽然,一陣冷風吹拂,將所有人的營帳吹得嘎嘎作響,馬匹也不安地悲鳴起來。

  士兵為此起了一陣騷動,咒罵聲此起彼落。

  然而,亞爾卻注意到冷風中那個不尋常的聲音。

  那是女性悲傷的歌聲。

 

    睡吧 在這即將掀起動亂的時分

    睡吧 在這即將面臨終結的時刻

    黑暗即將湧現

    光明也將遠去

    你終將發現自己 身處在虛無與絕望之中

    所以 睡吧 我親愛的孩子

    所以 睡吧 有著高貴靈魂的王者

    在命運齒輪瘋狂的輪轉下

    睡吧 依偎在我的懷中

    睡吧 在這永恆的黑暗之中

 

  歌聲方落,亞爾只覺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待續-----------------

呼,後記整個忘了打~

大家好,我是作者小光風~

話說這篇終究比較偏向硬奇幻題材

所以使用的寫法與其他兩作有著明顯不同

不過為了方便閱讀

其實有軟化過了XD

不知道這樣的感覺大家看得習不習慣?(哭)

畢竟在下不是什麼高等文學院的畢業生

雖然我很希望我是(遠目)

所以寫文一向只能憑感覺

也沒有什麼大道裡能講

也因此很害怕讀者的反應不良

 

廢話到此為止!!

這次的章節只是帶出整個事件即將湧現的感覺

爆發會在第三章

第二章預計會在修繕時"大幅度的提升"原有的閃光程度!!

所以請記得戴墨鏡觀賞(?)

 

另外

這篇當中的角色幾乎都是各國(假想世界中)的皇室成員或是核心人物

所以主要角色不是王子就是公主或是護衛長之類的顯赫人物

就這方面來看可能蠻老套的

別砲我啊

反正是寫開心的

大家開心看就好~

 

總之

希望你們會喜歡(鞠躬)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4/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