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節二 瑟羅埃爾‧愛爾絲‧希米莉亞

 

 

  高塔內,少女在女侍的攙扶下,從灑滿花瓣的浴盆中走出。

  水珠在夕陽的餘暉下,閃著剔瑩的光彩,從她無瑕的身軀上滑落。

  一名稚齡女侍連忙跑到她的身邊,將手中的寬厚浴袍披掛在少女的身上。

  女孩緊張的神情逗笑了她。

  「妳是昨天才被指派進來的吧?名字是?」

  「法蘿……法蘿‧奧米茲。希米莉亞殿下……」

  法蘿緊張地回應了少女的問題,害羞地低下了頭。

  希米莉亞拍了拍法蘿的頭,取下沾在自己胸前的紫紅色花瓣,輕輕放在女孩掌中。

  「那麼,以後請多指教囉,法蘿。」

  「欸?」

  法蘿有些受寵若驚地愣在原地,希米莉亞只是微微地笑著,在兩側侍女的引領下,走到窗邊的鏡子前。

  褪下輕輕拂乾了水珠的浴袍後,另外三名侍女也靠了上來。

  一名女侍以嫻熟的手法,替她化上淡雅的妝扮。

  兩名女侍托起她及腰的深褐色長髮,高雅地盤紮在她頸後。

  另外兩名女侍則替她穿上早先預備好的衣服。

  「父王也真是的……」

  希米莉亞朝一旁捧著禮服的年長女侍,輕嘆一聲。

  「人家長大後就沒見過對方了啊,瑪莎。」

  「親愛的希米莉亞殿下。」

  瑪莎搖著頭,接過侍女手中的束帶,將少女身上的襯衣用力束緊。

  強烈的窒息感使希米莉亞不由得抽了口氣。

  沒等少女轉身抱怨,瑪莎伸手按住少女的頭。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不過反正目前也只是口頭約定,對吧。就趁著這次的機會,觀察一下對方再下定論也不遲啊。」

  果然是瑪莎會說的話呢……

  希米莉亞苦笑了一下,轉身望著窗外的夕陽。

  距離宴會開始只剩下不到兩個時辰了吧,這樣說來,薩格爾王國的王子應該也已經抵達了。僅管父親擅自約定的婚事令她心煩,可是……

  這時,門口傳來衛兵的通報聲,瑪莎還來不及回應,房門便忽然被人打開。

  在驚呼聲中走入的是一名金髮的少女。

  她看著希米莉亞近乎半裸的背影,愣了一下。

  「艾瓦‧喀拉弗龍。」

  金髮少女頭也不回地揮動右手,以她為中心,一道無形的波動迅速漾開。

  瞬間,希米莉亞的身影便消失在金髮少女身後眾人的視線中。

  「你們都退下吧。」

  將隨侍在自己身後的衛士們遣開後,她帶著歉意的笑容關上房門,解除了屏障。

  瑪莎瞪視的眼神中盡是責難之意,但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金髮少女一面看著希米莉亞在瑪莎的服侍下,穿上珍珠色的晚禮服,一面逕自坐在床邊。

  「蠻好看的嘛。」

  她一面打量著希米莉亞,一面以俏皮的語氣說著。

  「這下子,我敢肯定亞爾那個害羞的傢伙肯定會被妳迷的暈頭轉向了。」

  希米莉亞搖了搖頭,帶著一臉無奈地苦笑,看著金髮少女。

  「說真的,光,妳跟父王怎麼能期待人家對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動心呢?」

  金髮少女大笑起來。

 

  身為光之皇室─亞理斯的第二皇女,名為早奈川‧光的少女,自幼便與希米莉亞十分要好。

  同時,由於亞理斯與薩格爾兩國互為盟國,因此她與亞爾自然也相當熟捻。

 

  「放心吧,那傢伙現在雖然還只是個軟弱的小鬼,不過以後會是好男人的。」

  這根本不算回答問題吧……

  希米莉亞不禁在心中這樣咕噥起來。

  「話說回來,這次在旅途上倒是聽聞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呢。」

  早奈川語帶玄機地說著。

  「喔?」

  「妳應該也知道夏拉之森的事情吧?」

  希米莉亞愣了一下:

  「嗯,是有聽說最近不少人在進入森林後就失蹤了。而且,似乎也有魔導師在森林周圍探知到相當不尋常的氣息,雖然說不上是邪惡,不過……」

  「那些都只是傳聞而已,兩位殿下。」

  在仔細確認了公主的妝扮後,瑪莎打斷了她們的交談。她緊緊摟住希米莉亞,在她前額輕輕吻著。

  「別管那些小道傳言了,好好享受今天晚上的宴會可是你們這些孩子的義務唷。」

  「是的,瑪莎!我尊愛的義母大人。」

  希米莉亞依偎在瑪莎懷中,撒嬌似地說著。

  「您又這樣捉弄我了,殿下。」

  膝下無子的瑪莎,在皇后因難產過世後,就一直做為希米莉亞的義母,盡心盡力地撫養公主成人。

  但是,雖然她將公主視為己出,卻也知道自己的身分,終歸只是一個下人。

  因此,當公主長大後,她總是在有意無意間與希米莉亞保持一定的距離,以免踰矩的行為。

  然而,那並不是希米莉亞會在意的事情。

  她緊緊抱著撫養自己長大的第二個母親,用手背拭去瑪莎皺紋滿佈的雙頰上,靜靜滑落的淚珠。

  「放心吧。」

  希米莉亞暖暖地笑著:

  「人家永遠、永遠都會是您心中那個淘氣的天使。」

**********

  亞爾獨自一人坐在迎賓塔的床上沉思。

  早上醒來後,他的頭便一直劇烈地疼痛著,直到現在才消退了些。

  令他詫異的是,不知為何,他完全記不起來前一晚的所有經歷。

  而且,包含應該擔任衛哨的兵士在內,所有人都是睡到接近中午時分才猛然驚醒,為此堤諾也大動肝火地訓責擔任戍衛的士兵。

  不過,除了亞爾之外,似乎沒有其他人發現另一個更令他感到恐懼的事情。

  不單單是蟲鳴或鳥叫,就連風都像靜止了一般,空氣中滿溢著令他窒息的黏滯感。

  夏拉之森在前一天所展現出來的生命氣息,一夜之間全都消失無蹤。

  現在這片蔭鬱的古老森林,給他的感覺只有無窮的虛無,以及令人作噁的恐懼。

  所幸,在車隊以疾行態勢繞過森林,進入王城東門前,沒有發生任何事端。接著,在王城百姓夾道的歡呼聲中,他也就漸漸淡忘了那陣感受。

  直到剛剛才又重新想起,但是,任憑他怎麼努力回憶,對於前一晚的經歷,依舊只有模糊的片段印像。

  就在他為此感到懊惱時,老管家打開了房門,告知他晚宴將在兩個時辰後開始。

  他點點頭,在老管家退出後,站起身走到窗邊,向下眺望著主城外圍的繁華街景。

  他深深吸了口清冷的晚風,順著夕陽的餘暉望去,卻不經意地瞥見一旁塔樓內,一個赤裸的身影。

  少女清麗的容貌與那纖瘦玲瓏的身材,在瞬間使他呆愣了數秒。

  宛若天使一般,白皙的肌體在紅霞的映射下,泛著令他癡醉的光澤。

  直到數秒後,亞爾才感到臉上猛然襲上一陣滾燙,連忙慌張地背過身,將窗簾拉起。

  急促的喘息是為了平緩心中的緊張,還是那股令他暈眩的悸動,他已經分不清。

  他只知道,自己的心確實已經為她所傾倒。

他靠著窗台坐下,好不容易才稍稍定住了心神。

  眼前的空間倏然閃動了一下。

 

  少女近乎半裸的身影就這樣憑空投射在他眼前。

 

  他先是吃了一驚,接著馬上理解到這是光系的視覺扭曲術法之一,可以將特定的人物身影在一定範圍內消失,投射到遠方。

  也就是說,少女並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他注視著……

 

  意識到這點,他不禁一面顫抖地伸出手,一面喘息著起身。

  看著少女驚惶中似乎有些嬌羞的表情,他的指尖輕輕點觸在她的臉上。

  手指沿著臉頰滑下,他的視線也隨之下移。

  在他腦內,屬於理性的方面不停地拉著警報,但他只是茫然地忽視理性的聲音,癡迷地將手指滑過她的頸部、鎖骨……

  此時,少女的身影再次消失,亞爾的手指就這樣懸停在半空中。

  茫然的空虛感劇烈地湧上,使他只能呆愣地站在原地,茫然地凝視眼前的空間。

  過了半晌,門扉上的扣擊聲才讓他一臉驚慌地回到現實。

  老管家似乎有些詫異地看著年輕王子慌亂的舉止,接著搖了搖頭,身為下人不該隨便臆測主上的行為。

  況且年邁的管家也曾經年輕過,他了解,王子終究也是個正常的男孩,大概也難免在四下無人時有些正常的衝動。

  於是老管家低下了頭,避免直視王子因慌亂而赤紅的臉

 

  「晚宴就要開始了,殿下。」

 -----------------待續-----------------

按照慣例被痛巴一頓的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生命力媲美外星小強的小光風

為什麼說是外星小強呢?

因為小強絕對是外星人啊!

美麗的藍星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令人膽寒的生物啊!!!

 

上週停刊了一次

本週無論如何都得擠出來

所以就有了上面這些啦

 

跟舊稿比起來

更動的部份其實不算少

也更大膽的放了些景像進去

 

煽情但不露骨的氛圍是我這次想玩玩看的手法

不知道大家感覺如何呢?

能喜歡且有一些些被挑動到(?)的話

我會很開心的(咦?)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囉~(華麗地轉圈圈)

 

下一篇開始

會是很慘烈的景象了(茶)

 

-----光與風的孩子 2013/05/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