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節三 傳說的序曲(前篇)─血色之宴

 

 

  舉行宴會的場所,是一間富麗的廳堂。

  廳堂的頂端,鋪滿了出自精靈工藝的水晶磚,每一塊水晶磚都附上了精靈特有的光明魔法,為偌大的宴會廳提供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每一枝支撐天頂的石柱,則雕飾著龍族工匠大膽卻不失細膩的巧思;四周的牆上,掛滿來自各地名匠的畫作與織品,就連窗戶也用各種不同顏色的玻璃交繪出華麗的圖紋。

  然而,最讓亞爾由衷讚嘆的,是那片位於廳堂中央的寬廣舞池。

  舞池本身宛如湖面一般,漾著粼粼波光。應邀前來參加宴會的諸位王侯與仕女們,就在那隨著樂聲變換光彩的湖面上漫步輕舞。

 

  「如何?這可是我們最自傲的宴客廳喔。」

  瑟雅拉王國的君王─瑟羅埃爾‧葛拉芬‧吉魯貝塔,以微微的笑意望向年輕的王子。

  亞爾正準備開口應答時,人群中忽然響起一陣掌聲。

  在皇家衛士簇擁下走入的正是這場宴會的主角之一。

  希米莉亞穿著一身高雅的珍珠色禮服,深褐色的鬢髮上,繫綴著妖精贈與的銀飾。

  她低著頭,水靈的杏眼羞憐地垂望地面。由女侍牽領著,在人們細喃的讚嘆聲中,緩踏優雅的步伐,穿越那片漾著波光的舞池,綻開朵朵漣漪。

  走到國王的御座前時,她微微地屈膝彎身,並稍稍拉起裙襬,向吉魯貝塔致敬。接著伸出右手,讓父親牽著自己起身。

  直到這時,她才抬起頭,目光隨即被國王身邊的少年吸引。

  少年有著暗藍的短髮、明亮而深邃的水色雙眸與清秀的五官,襯著青年那充滿獨特魅力的笑容,散放出一股青澀卻渾然天成的王者氣質。

  過了半晌,希米莉亞才不自覺地眨了眨眼,並突然察覺到吉魯貝塔那帶著暖暖笑意的眼神,正落在自己身上。

  一股熱燙襲上她的臉頰,極度害羞的感覺使她連忙低下頭,並在心中詛咒起自己的愚蠢。

  她居然望著年輕的王子望出了神!

 

  「以光之女神希爾娜之名啊──」

  在她身後,早奈川從侍者手中接過酒杯,輕啜了一口。

  她愛憐地看著希米莉亞羞怯的神態,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喃語輕聲笑道。

  「──願諸神的庇佑守護你們。」

**********

  城門南側的區域,在這片歡鬧的慶典中顯得異常寧靜。

  數十名穿著一身黑鎧的兵士正以迅速的動作,將守衛的屍體拖進樹林當中。

  「妳準備好了嗎?伊德貝魯。」

  那名在拉絲蒂號上一路跟蹤亞爾的男子,刻意拉低了帽沿,朝身旁的黑衣女子問道。

  伊德貝魯冷冷地看著對方。

  「從那一個夜晚開始,我就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個復仇的時刻了。回去告訴主人吧,我絕對不會失敗的。」

  她緊握手中的短笛,望向遠處高聳的城堡。深紅的眼瞳,燃燒著熾烈的恨意。

  在她身後,那名穿著斗篷的男子露出殘酷的笑容,高舉手中的火炬,左右規律地搖動著。

  城門外,火光沿著通往夏拉之森的大道接連燃起。

  搖曳的火光,照亮了陰鬱的森林,也照亮了那成千上萬的士兵與魔導師們,不祥的黑色身影。

**********

  晚宴在吉魯貝塔的致詞結束後正式開始。來自民間各地的著名戲團,表演一齣又一齣讓貴族們開懷大笑的短劇。魔導師也紛紛施展他們拿手的宴會術法,將晚宴的氣氛推向高潮。

  吉魯貝塔與亞爾兩人一見如故。

  德高望重的國王對眼前的年輕王子,展現出來的穩重風範相當欣賞;亞爾也相擋敬愛這位幽默風趣的王者。

  不遠處,希米莉亞與早奈川低頭交談嬉鬧著。

  然而,或許是在無意識的動作下,希米莉亞不時地往年輕王子的方向望去。

  早奈川注意到她的舉動,便偷偷喚來一名侍從,悄悄吩咐了幾句。

  於是,在術者精湛的表演後,宮廷的樂師們忽然彈奏起輕緩悠揚的舞曲。

  在華麗的曲調中,貴族們紛紛將目光聚集在希米莉亞與亞爾的身上。

  「今晚的主角可是你們喔。」

  早奈川輕推著希米莉亞,將她半強迫地推到亞爾面前,然後挑著眉梢,俏皮地笑了一下。

  接著,她轉向身形高大的吉魯貝塔,國王伸出了手,而她也微微拉起禮服裙襬,向國王的邀請致意。

  「好好的享受這個夜晚吧。」

  說完,早奈川與國王並肩走入舞池當中,與其他王侯一起等著兩位主角的開舞。

  亞爾深深吸了口氣,努力壓抑腦海中浮現的,傍晚時看見的那個景象。他輕輕牽起希米莉亞的手,以極為優雅自然的動作單膝跪在她面前。

  「那麼,身為薩格爾皇室的繼位者。我,亞爾‧薩塔雷斯,是否能有這個榮幸邀您共舞呢?風之王國瑟雅拉,高貴的公主殿下。」

  希米莉亞的手在亞爾的唇輕觸手背的瞬間,顫了一下。

  「我的名字是,瑟羅埃爾‧愛爾絲‧希米莉亞。來自水之國,薩格爾的皇子啊。與您共舞,將會是我至高的榮幸。」

  希米莉亞羞怯地低聲回應。

  王子心中湧現一股狂喜,他站起身,輕托著希米莉亞的手,將她領進舞池中,在眾人的注視下,輕輕摟住她的腰。

  「希望我能予您一個難忘的夜。」

  他開懷地笑著。

**********

  伊德貝魯輕揮右手,大氣響起一聲尖銳的顫音。

  數名騎士連人帶鎧在轉眼間被斬成無數的肉塊,甚至連哀嚎都來不及發出。

  位於陣列後方的元素導師隨即發動咒力,朝她拋出熾熱的焰彈。

  然而,火焰只是在她前方一步的距離,彷彿撞上無形的屏障而迸散開來。

  大氣再次發出顫音,無形的刀刃準確地劈砍著所有阻擋她的人

  沒有人能夠阻擋自己。

  她是為了復仇,才犧牲了自己僅存的靈魂,從主人的手中換取到這股力量。

  因此,沒有人能夠阻擋她。

  她慢步走在血泊中,不帶任何表情。

  是的,早在那個夜晚,她就捨棄了哀憐、悲憫之類的無謂情感。

  只留下深沉的恨意與怒氣,等待著向他復仇的時刻。

  瑟羅埃爾‧葛拉芬‧吉魯貝塔。

 

  只要按照主人的計劃,當復仇的時刻來臨時,一切都會十分順利。

  應該是這樣沒錯。

  但是……

 

  她看著那名灰袍老者。

  陡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灰袍老者,持著一根木質長杖,昂然地擋住了她的去路。

  「妳是從哪裡得到那個東西的?」

  低沉、沙啞、卻充滿威嚴的聲調,令她感到一股強烈的厭恨。

  顫音響起,卻在撲襲到老者身邊時,化為輕淡的煙縷。

  「果然,要對付桑達拉十二賢者中排位第三的大魔導師,只靠這種程度的攻擊還行不通嗎?」

  伊德貝魯冷冷地說著。

  「妳知道我的身份?」

  「當然,畢竟桑達拉也是我們的目標之一,記住你們十二賢者的長相只不過是成功執行計劃的一個必要步驟。話說回來,不管你現在想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就算將我阻擋在這裡,也是一樣。」

  「哼。」

  在老者高舉木杖的同時,伊德貝魯也同樣揮下了右手。

  強烈的衝擊波紋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四周猛然盪開……

**********

  結束第一支舞後,吉魯貝塔一面與早奈川暢快地聊著,一面遙望舞池彼端那對新生的戀人。

  此時,希米莉亞正凝神聽著亞爾講述旅程中發生的趣事。

  從她那專注且充滿愛慕的神情來看,這樁婚事應該是值得期待了吧?吉魯貝塔飲盡杯中的酒液,為女兒往後的幸福由衷的默禱。

  事情就發生在這一剎那。

  數十支魔法箭矢擊穿了窗戶,其中一支,就在早奈川的驚呼與希米莉亞的目光下,沒入吉魯貝塔的前胸,從後背穿出。

  吉魯貝塔發出一聲痛苦的狂吼,向後倒下。箭矢精準地貫穿了他的心臟,幾乎可以說是當場斃命。

  廳堂中的衛士慌亂地拔出兵刃,正準備護衛貴賓疏散時,卻突然遭受來自後背昔日同袍的無情砍殺。

  轉瞬間,富麗的宴會場所成了煉獄,哀嚎與怒吼取代了樂聲,在廳堂中激烈迴響著。

  早奈川撲倒在國王的屍身旁,難以置信地看著國王那早已失去靈魂的雙眼。

  亞爾與希米莉亞在數名衛士的戒護下,越過早已成為激烈戰區的舞池,希米莉亞一路跌撞地哭喊著父親的名字,爬到吉魯貝塔的身旁。

  她拉起父親尚未冰冷的寬厚大手,緊緊壓在自己滿是淚痕的頰上痛哭失聲。

  緊接著又是一陣驚惶的喊叫,第二波的魔法箭矢再次襲來。

  早奈川猛一咬牙,催動體內所有咒力,雙掌向前推出。

  耀眼的純淨燦光形成堅實的盾牆,將襲向三人的魔法箭矢盡數彈開。

  廳堂左側的大門在此刻被人撞開,堤諾率領數十名精銳騎士趕到。這名勇猛的老將發出狂怒的咆哮,掄動手中巨劍,僅僅一劍就劈倒兩名急攻向他的叛亂士兵。而他麾下領導的騎士也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們跟著提諾一起發出戰嚎,靠著精湛的武技,在一陣激戰後終於將叛亂者暫時打退。

  跟在堤諾後面衝入的瑪莎發現了希米莉亞等人,連忙飛奔到他們身旁。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早奈川一面喘息,一面看著瑪莎,方才一次消耗過多魔力的緣故,她似乎感到有些疲憊。

  「現在還不是能夠悠閒交談的時候,各位殿下。」

  眼看戰況暫時穩定下來之後,堤諾也跑到了眾人身旁。看到國王的屍體,他凝重而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

  「目前只是稍稍擊退了對方潛伏在我軍當中的叛亂份子與術師,可沒辦法保證能夠抵禦多久。雖然不知道他們是用什麼方法調動了這麼多人而沒讓我們發現,總之他們的實力跟人數都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想。」

  堤諾試著拉起趴在國王屍體上,不停哭泣的希米莉亞。

  「走吧,殿下,這裡不能久留……」

  瑪莎輕輕拍著希米莉亞的背部,想將她攙起,然而,她卻甩開了瑪莎的手。

  「希米莉亞殿下,陛下他已經──」

  瑪莎話沒說完,眾人身旁的牆壁忽然在一聲巨響當中炸開。

  強烈的震波將早奈川、堤諾等人捲開,只見一隊穿著黑色鎧甲的騎士正準備從牆上的洞口衝入。其中一人認出了希米莉亞的容貌,連忙吆喝夥伴舉起弓弩,瞄準了她……

  一道身影竄進希米莉亞與致命的銀箭之間。

  希米莉亞感到一股溫熱濕黏的液體噴灑在臉上,接著,從那道身影後背疾速穿出的鋒銳箭芒,劃過她的左頰,留下一道粉色的淺痕。

  她愕然地看著瑪莎頹然倒下的身影,連忙伸手托住她的身軀。

  瑪莎顫抖著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因為血沫哽在喉間,只能發出嗚咽般的聲響。淚光從她滿是皺紋的眼角流下,她微微笑著,伸出顫抖的右手,輕輕拂過希米莉亞臉頰上的傷痕,然後在她懷中閉上雙眼,吐出了最後的一口氣息。

 

  在逐漸漂離的意識中,希米莉亞似乎可以了解瑪莎想要說的那句話。

  那是從小,每次自己不小心受傷時,瑪莎都會帶著無奈的微笑,告誡自己的話。

 

  「女孩子要更懂得愛惜跟保護自己啊,傷痕累累的可就不漂亮囉。」

 

  至此,她只覺得自己腦中一片空白。

  她看不見提諾領著士兵殺入敵陣的狂怒身影,也聽不見早奈川與亞爾在她耳邊的急切呼喚與拉扯。

  她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沾染在自己手中,吉魯貝塔與瑪莎的殷紅鮮血。

  以及那股從內心深處響起,逐漸清晰的細語……

**********

  「退開!」

  早奈川在大氣劇烈顫動的瞬間,驚覺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連忙拉著亞爾向後跳開。

  猛然爆發的龍捲當中,希米莉亞以混濁而冷冽的殺意瞪視眼前的敵人。微微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

  銳利的風刃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將衝向她的黑鎧騎士們,攔腰斬成兩段。

  接著,她猛蹬一步,搶在堤諾反應過來之前,以令人驚異的速度竄過他的身旁。

  嬌弱的掌底拍在另一名騎士的黑鎧上,將敵人胸鎧猛力擊碎的同時,希米莉亞纖瘦的左手腕骨發出一陣破碎的響聲,但是她的表情卻不見絲毫痛苦。

  她只是猙獰地大笑起來,狂亂的氣旋凝聚在她身旁。氣旋當中,一柄樣式相當古老的長劍在眾人眼前緩緩成型。

  她優雅地抽出長劍,身形一晃,衝入了劇烈交戰的陣線中。

  青色的劍芒不分敵我地砍殺她眼前的活物,而她,在這片淒麗的血雨當中,只是欣喜而狂亂地笑著。

**********

  看著摯友突如其來的異變,早奈川過了許久才控制住自己驚駭的情緒,思吋了一下之後,她用手肘頂了頂身旁同樣陷入驚愕之中的亞爾。

  「聽好了!」

  在亞爾猛然回神之後,早奈川急促地說著自己的計劃。

  亞爾面有難色地思考了數秒,然後堅決地點了點頭。

  他旋動右臂,以最小限度的詠唱驅使體內的魔力。三道水流如同鎖鍊一般,陡然出現在希米莉亞的身旁,將她緊緊捆住。

  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銳利的風壓斬斷了水鍊。接著,已將身旁敵友砍殺殆盡的希米莉亞,把那混濁而冷冽的眼神轉向了亞爾。

  她在瞬間迫近到亞爾面前,手中的長劍僅以半瞬之差掠過他的胸口。

  險險躲過死神邀約的亞爾,趕忙拔起腳邊兵士屍身上的長槍,吃力地擋下希米莉亞如流水般的快速劈斬。虎口傳來的陣陣悶痛,使他難以相信這種沉重的攻勢,竟是來自一名少女單手的斬擊。

  一旁的堤諾雖然很想上前幫忙,然而希米莉亞對亞爾發動的快速纏攻,卻讓他找不到絲毫空隙介入。

  最後,亞爾終於力不從心地跌坐在地上,希米莉亞睨視著他,猛力刺下手中的長劍。

 

  「翁‧伊絲卡‧巴亞薩拉‧瓦隆塔!」

  一團柔和的光芒凝縮在早奈川的掌中,沒入了希米莉亞的後頸。

  「沉入甜美的夢境中吧,在希爾娜的護佑之下……」

  早奈川苦澀地誦唱咒文的末詞,光芒包覆住希米莉亞嬌弱的身軀。狂怒的身影轉眼間平息下來。

  陷入夢鄉的少女,就這樣跌入了亞爾溫暖的懷抱當中。

 -----------------待續-----------------

呼,又隔了一周,大家好嗎~

我是目前沉溺在工作之餘來罐啤酒之樂趣的小光風~

 

這次的字數算是比較多

因此先向各位耐心看完的讀者朋友說聲謝謝

 

作為接承與轉折劇情的一個章節

這一節真的是花了很多心力去改

不知道各位讀者賞閱後的感想是怎樣的呢?

會不會小小被感動一下呢?

(抹臉)

 

總之

接下來這些主人公的每一步都會是相當辛苦的

還請各位多多支持他們囉(苦笑)

 

下次更新暫時預定為《騎士‧少女‧月光石》

有時間的話會連帶更新這篇故事的1-4節

不過別抱太大期望就是了(被巴)

 

(謎之音:放心啦,誰期望妳啊~~)

(我:閉嘴啦!<哭奔>)

 

PS

本周算是提早更新,一方面是因為提早完成

另一方面是本月的班表又改時間了,變成連休二三四,所以之後如果提早完成的話都會提早更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reka0079 的頭像
eureka0079

銀白色月光的家

eureka00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